我已授权

注册

权证诉讼马拉松

2012-04-09 15:45:21 证券市场周刊  秦颖

  从上海机场(600009,股吧)到赣粤CWB1,五年来张义山及其伙伴“死磕”权证诉讼,尽管屡诉屡败,但他们屡败屡诉,法庭之外,张义山们所诉求的赔偿,实际已经以“困难补助”的名义获得。

  本刊记者 秦颖/文

  3月28日下午5点30分,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为一起诉讼标的仅五千余元的案件已经审理超过6个小时。

  案件的当事人张义山,也不是第一次跟上海的法院打交道了。之前的数起诉讼,均与权证维权有关。每起诉讼中,虽屡次败诉,却仍坚持上诉。

  而此次的公开庭审,则源于一个已经结束的投资品种——赣粤CWB1(580017)(下称“赣粤权证”)。五位被告分别是:上交所、保荐方平安证券、宏源证券(000562,股吧)(000562.SZ)盐城解放北路营业部、宏源证券和赣粤高速(600269,股吧)(600269.SH),其中,为上交所代理的有两位律师。

  权证异动

  根据赣粤高速的《认股权证上市公告书》,其权证是2008年2月28日上市的,行权期为“上市满24个月之日的前十个交易日(行权期间权证停止交易)”。

  而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权证管理暂行办法》,权证的终止交易日为权证存续期满前5个交易日。可见,赣粤权证的终止交易日提前了5天。

  张义山在诉讼中的主要观点是:在参与赣粤权证的过程中,赣粤权证提前5日终止交易属违规,系上交所监管失职,侵犯了原告利益,导致原告的交易期限缩短了5天,致使原告在交易中蒙受了损失。

  赣粤高速的代理律师在庭上称,赣粤权证交易日的提前终止,是经过了上交所审批的,但上交所的代理律师则表示,上交所对于公告内容没有实质审核义务,与原告损失没有因果关系,另外,就权证交易日的终止日期,而被告方的代理律师一致辩称,上交所对公告内容没有实质审核义务,与原告损失没有因果关系;发行方可以有“个性化约定”等。

  一位保荐代表人对记者表示,既然赣粤高速已在发行权证时声明了“终止交易期为上市的24个月之日的前10天”,因此公司已履行了告知义务,投资人既然购买了权证即表明同意了相关文件。

  另外,张义山还认为,在交易终止后,原告进行行权,根据相关法规,权证的买卖必须为100股的倍数,但原告尝试委托购买20股标的证券,却被宏源证券营业部以1:2比例申报、上交所配合成交,保荐人平安证券未尽持续督导义务。

  据了解,张义山为了留存证据,在明知会产生亏损的时候申报行权,结果上交所不接受海通证券(600837,股吧)(600837.SH)低于100份行权的违规申报;却接受宏源证券低于100份的行权申报。

  让张义山难以接受的,并不是自己在赣粤权证中遭受的数千元经济损失,而是赣粤权证的“个性化设置”,让上交所、券商、权证发行方和散户之间的关系对立了起来。

  谁说了算?

  更让张义山感觉存在疑问的是在武钢CWB1(580013)上的遭遇。

  2009年4月13日,武钢股份(600005,股吧)(600005.SH)的收盘价为8.03元,离行权价9.58元有19%的上涨空间,而武钢权证的行权期到16日才结束。

  但在4月14日,武钢股份却发布公告,称因媒体报道需要澄清,全天停牌。这就意味着在剩下的15日和16日两个交易日内,武钢股份必须连续涨停或接近涨停,才能满足行权条件。否则散户手中的武钢权证将等于废纸一张。

  “武钢股份所谓的媒体报道,早在半个多月前就有了。在14日之前或者之后都可以停牌,但他们却偏偏选择了14日停牌。”张义山表示,之后手中持有的武钢权证沦为废纸一张。

  而武钢股份关于“武钢CWB1”认股权证行权结果公告也显示:截至2009年4月16日,共计152,333份“武钢CWB1”认股权证成功行权,剩余未行权的727,347,667份“武钢CWB1”认股权证将予以注销。

  本案代理人、同时也是南航权证案的亲历者陈雨田向记者介绍了其在南航JTP1(580989)投资的过程。

  陈雨田是在海通证券武汉中山北路证券营业部开的户,其客户经理叫吴瑛。

  据陈雨田描述,之前自己也买过多种权证产品,这个客户经理之前从来不会主动打电话对她的交易作出“提示”。但是在南航JTP1中,吴瑛却连番打电话给陈雨田,对其交易作出“指示”。

  2008年5月24日,在经历南航JTP1低谷之后,上午还未开盘,陈雨田即接到吴瑛的电话。据陈雨田转述,吴瑛在电话中称:南航权证已经不值什么钱,再持有下去很可能成为废纸一张,早点出手为妙。

  陈相信了其话,于是将手中持有的大部分南航JTP1在开盘后不久即抛出。

  意想不到的是,至当天下午,南航JTP1即大涨超50%,陈又慌忙回购了一部分。

  但更意外的还在后头。当陈完成操作仅不到10分钟,即接到吴瑛的电话,据陈转述,电话中吴瑛如此质问陈雨田:你不是答应我卖出南航JTP1了吗?

  这让陈雨田发现,原来自己的操作一直都被别人盯着。更让陈雨田吃惊的是,自己一进一出已亏损12万余元,而同期的南航JTP1却因券商的大量回购注销而出现报复性上涨。

  数据显示,南航JTP1自2008年5月23日的最低价0.305元企稳后,仅用了几个交易日至6月2日便冲高至1.35元,最大涨幅高达342%。

  案外补偿

  尽管张义山、陈雨田两人多次在权证案中败诉,但事后却得到了相应证券公司的款项。

  据他们介绍,证券公司称这些款项的名目为“困难补助”。

  张义山称,其共获得39.8万元的“困难补助”。张义山出示的相关资料显示:该款项于2009年11月底通过工商银行汇入张在当地信访局的账户。张义山告诉记者,当地信访局后又将上述款项转交给自己。

  而陈雨田告诉记者,其获得的“困难补助”共计7万元。“这7万元也是历时近一年才拿到手,每次去和营业部的人沟通的过程,我都有录音资料。”陈雨田告诉记者。

  据两位当事人认为,这些“补助”是证券公司等出于理亏而做出的赔偿,相关私下协调解决的事很可能是受上交所的授意。“一般让我们写一份收条,并包括‘不再找某某证券索赔’等条款。”陈雨田说。

  记者注意到,既然这些权证案均是败诉,上述补偿款项又师出何名呢?

  仅观察权证背后的获利情况就可发现:真正的赢家从来都只有券商等大型机构,而不是散户。

  据统计,2007年共有26家券商对15只权证进行了781次的创设和注销,实现利润约263亿元。具体到南航JTP1,截至2008年1月25日,券商在该权证的创设中一共获得约201亿的账面盈利。

  而据了解,参与南航认沽权证买卖的散户累积亏损额超过200亿元。

(责任编辑:木四 HN027)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