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龚永福:包装是上市步骤

2013-05-27 13:52:43 证券市场周刊 

  龚永福的梦想就是让一粒稻谷产出茅台(600519,股吧)酒的价值,他理解包装是正常的上市步骤,没想到最终让上市给毁了。他说他很后悔。【证券市场周刊】(本刊记者 戴小河)龚永福有个梦想,就是“让一粒稻谷产出茅台酒的价值”,为此,他想上市融资建设新的生产线,购买新设备。这本是一名农民企业家的朴素愿望,但他今天却面临出师未捷身先死的窘境,还有马失前蹄的尴尬。

  自从4月份被证监会移交公安机关后,龚永福每日要向专案组请假后才能到公司上班,等侦查完毕他也将被刑事拘留,继而等待法律审判。眼下,他正忙于交代企业运营“后事”。

  “一切都是无知犯下的错,我诚实了大半辈子,没想到毁在这件事上。”龚永福对《证券市场周刊》记者道出了 “心声”。

  包装是上市步骤

  《证券市场周刊》:万福生科(300268,股吧)业绩造假是怎样东窗事发的?

  龚永福:湖南证监局到公司例行检查,以前也检查过,但是都通过了,其他人跟我讲,2012年9月那次,我们的财务总监覃学军把几套账全都交上去了,连银行卡什么的都交了。但我想了好久,觉得她不至于那样做吧。到现在我还没搞明白,我想也不需要搞明白,重要的是要认识和整改企业存在的问题,才有实际意义。

  《证券市场周刊》:您没弄清楚这个事情的来龙去脉?

  龚永福:我也不晓得,他们为什么造了那么多的假,造那么多的假干什么呢,多造那么多业绩,税费就平白无故多交了八九千万元。说心里话,虽然大家都叫我龚总,但我其实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民企业家,对手下的人,只要是为公司的事,我都很相信他们,也很支持他们的工作,在上市过程中,他们向我汇报了不知多少个问题,我因为生产经营很忙,加上不懂(资本市场),信口开河地表态支持。万福生科从一个小米厂做到湖南稻谷加工的龙头企业,我都是诚实经营的,没想到诚实了大半辈子,由于错误理解包装是正常的上市步骤,让这个上市的事情给毁了,成了一个不诚实的人,我很后悔。

  《证券市场周刊》 :“他们”指的是谁?

  龚永福:覃学军在我的安排下,带领近20名财务人员在平安证券和中磊会计师事务所的指导下具体操作,我平时主要负责公司的生产经营。上市的事情,他们向我汇报,我都按照他们的意见给予支持。

  《证券市场周刊》:覃学军懂上市公司的财务业务吗?

  龚永福:说实在话,她也不懂,就是一名普通会计员,但是万福生科从小做到大她都在,以前她都不经常来公司上班,要不要到公司坐班她自己安排, 后来我跟她说既然一起做上市,就要来公司坐班。

  《证券市场周刊》:覃学军在这个事件中是什么样一个角色?

  龚永福:保荐人是平安证券,会计所是中磊,但是人家也不会指导他们去造假啊,我们也不能把这两家机构害了,中介机构是来帮助我们的,现在出事了,我不能反咬一口吧。所以说来说去,是我自己的责任,我得承担,不怨任何人。覃学军在公司拟上市期间她不知熬了多少个夜,有时眼睛都是肿的,她也不是为个人,是为了企业发展,是为了帮我这个朋友,是我害了她,她不会害我,还是只能怪我自己。

  不上市该多好

  《证券市场周刊》:你曾经说上市不是你的初衷,这句话怎么理解?

  龚永福:当时政府做了一些推动工作,现在回头想来,不上市该多好啊,我2000年时就是亿万富翁了。网上说处罚轻了,造假成本低,其实融资融了4个多亿,但是前期中介机构费用,还有发行费,这些人力物力花费巨大,募集资金还有1.7亿元现在被冻结在银行没法使用,募投项目建设投入一个多亿,现在募集资金被冻结,募投项目建设正在进行中,加上企业正常生产因企业上市造假银行对企业的信誉产生怀疑,不予贷款,我只好把自己的积蓄3000万元投进去。我和妻子的股票3000多万股,现在也被抵押在深圳交易所,剩下的为企业抵押到河南信托,为赔偿投资者,平安证券现在先拿出3个亿,不知道够不够。

  《证券市场周刊》:上市公司在常德是稀缺资源,所以万福生科被选中了?

  龚永福:万福生科从小到大,地方政府都给了大力的支持,政府一方面要求有关部门支持我们上市,另一方面还给了一些奖励,没有党和政府,哪有万福生科和我龚永福的今天呢?我是个知恩图报的人,加上自己有一个梦想,把稻谷加工后产生的附加值,做得像茅台酒那么大,实现这个梦想需要新的生产线新的技术和一大笔资金,因此,我就积极地做起上市工作来了。

  《证券市场周刊》:出事后地方政府是什么态度?

  龚永福:地方领导认为万福生科的发展前景很好,对当地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都有一定的影响力,所以省市县领导在自己的职责范围内为企业做了大量工作,但是企业因我人生中有这个劫数,我个人承担的责任应该是相当严重的。

  《证券市场周刊》:你怎么看待你说的这个“劫数”?

  龚永福:现在的形势来看,我肯定是要承担刑事责任的,判个5年不知道够不够,但也无所谓了,我在对越自卫反击战中,同我一路当兵的战友就牺牲了二十几人,我被子弹打中成了残疾人,比他们多活了这么多年,也很幸运了。

  《证券市场周刊》:平安证券已经宣布拿出3亿元作为投资者权益保护基金,你有什么打算?如果赔偿时再拿出一些资金,企业经营会不会受影响?

  龚永福:每天想办法都快想破头,我们公司马上要收购早籼米了,再苦不能苦粮农,资金有困难也得收啊,不然粮农怎么办,你说我大半辈子了,在税收、就业、收购粮食致富百姓、慈善事业等方面,也为国家和社会做了一些贡献,总想通过上市后做出更大的贡献,怎么也不会想到走到今天这一步。

  《证券市场周刊》:你想过办法挽救吗?

  龚永福:市里省里证监会都去沟通了,在沟通过程中才知道问题的严重性,没法化解了,3月份的时候,我就到公安机关去自首了。

  《证券市场周刊》:听说过云南绿大地案吗?

  龚永福:听说过,但不太清楚。有人告诉我,我们公司和他们有几点区别,一是证监会查的时候,我们积极配合,态度很好;二是万福生科的产业链从购到销是实实在在一条龙的,不是虚无缥缈的;三是我们募集的资金都是按规矩使用的,没有挪作它用。

  《证券市场周刊》:有没有什么话想对投资者说?

  龚永福:由于我自身文化程度不高,法律意识淡薄,从办米厂到今天为止,每天都是为企业日常经营奔忙,没有挤出时间学习法律法规,我确确实实不懂资本市场的法律法规,才导致今天这个结局,这个结局牺牲我个人是小事,为投资者带来损失,为各级领导带来许多麻烦,我深感罪孽深重,对不起支持公司上市的各位领导和各级部门,以及中介机构,愿意为无知主动承担责任,竭尽所能赔偿股民损失,万福生科是我的心血,这段时间专案组准我请假交代一些企业运营上的事情,并落实证监会相关处罚决定。万福生科是踏踏实实做实业的公司,在案发期间,感谢各位公司同仁的努力使企业得以正常运行,若有可能的话,请投资者来公司实地看一看。

  《证券市场周刊》:你目前最着急的事情是什么?

  龚永福:我再过一段时间就要进去了,现在最着急的是合适的企业负责人和经营班子,万福生科是我的心血,我不想看它倒下去,我担心企业的资金链,还有募投项目的如期投产,募投项目投产了,产生效益了,才能减少投资者的损失,也才能为自己赎罪。当然也着急监管与司法部门对企业和我个人的处罚,最主要的还是对企业的处罚。万福生科是我的第二生命。企业如果在我的手里死了,那我是罪人,桃源县的罪人,中国资本市场上的罪人,历史的罪人。

(责任编辑:周忠祥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