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宋一欣:应效仿美国将罚款分给投资者

2013-09-12 12:50:06 和讯股票 

(上海新望闻达律师事务所 宋一欣)
(上海新望闻达律师事务所 宋一欣)

  和讯股票消息 周四上午,由和讯网中国股民呼叫中心主办的“光大证券(601788,股吧)内幕交易索赔认定及程序研讨会”在北京泛利大厦11层举办,和讯网中国股民呼叫中心本着保护投资者利益为出发点,希望借此次研讨会,通过专业律师来帮助投资者界定是否属于内幕交易的索赔范围内,以及索赔的法律程序。在研讨会上,投资者老梁讲述了在乌龙指那天自己是如何遭受损失的,上海新望闻达律师事务所宋一欣律师听后表示,应该学习美国的公平基金制度,美国证监会把违法行为人处罚以后的民事罚款罚没款项拿过来以后分给投资者。而我国不同,罚没以后全部款项归财政部,因为这种罚款罚没实际对价方是证券市场的受害者,是否应该上缴财政部值得商榷。

  文字实录:

  宋一欣:梁先生这个话我听了之后(感到)很悲哀,想起苏东坡的一首诗“谈笑间强弩灰飞烟灭”,我自己感受非常悲哀,在“乌龙指”的一瞬间,大批财富瞬间有没有了,灰飞烟灭。我的第一个感受,交易所真不能免责,是不是要赔偿是另一回事,但不能免责,交易所应该向前提受害的投资者到道歉,向证监会呼吁,否则无以面对证券市场。投资者在光大证券事件是不是可赔的呢?我认为是可赔的,第一要等证监会的处罚决定,第二要等一等证监会可能会在近期出台赔偿方案,我们几个律师已经写了呼吁书,希望中国证监会督促光大证券设立赔偿基金。

  《证券法》上还要完善证券投资者保护基金体系,目前有保护基金体系的,要设立证券交易风险基金,证券交易公司的结算风险基金以及为证券公司破产服务的,证券投资者保护基金。如果光大证券赔不了,既然这是交易事件,应该拿出来赔。我查了,这个基金到底多少钱,什么功能,怎么运作一概没有信息,我认为这个信息和证券结算风险基金一样,都应该公开。亚新客车事件的时候我就提出,亚新客车事件应该用证券交易所的风险基金来赔,没有赔,今天这个话题又提出来了。

  还有证券结算登记公司的基金,证券投资者保护公司的基金,据说现在有380亿,昨天大家提出来,拿了这么多钱,对中小投资者赔了多少?好像没有一个人赔。撇开过去的问题不说,具体地我也希望陶律师能把我的意见带回公司。

  第一,除了为证券公司破产服务的功能以外,应该变成虚假陈述、内幕交易、操纵股价受害者的赔付基金。这是基金体系里下一部分。

  第二,由于违法导致上市公司破产的时候,受害的投资者可以救济,比如蓝田股份、久发股份这些投资者应该得到合理的救济。

  第三,证券市场出现重大的事件,比如“乌龙指事件”这笔基金应该作为后续补充的保障基金。

  光大证券建立基金,证券交易所基金,证券投资者保护基金,已经有三个基金,我认为还不够,还应该建立第四个基金,学习美国的公平基金制度,美国证交会把违法行为人处罚以后的民事罚款罚没款项拿过来以后分给投资者。我们这个案子至少5亿,美国现在实施的效果,从2004年—2011年一共收了152亿,已经通过这个基金分掉110亿。我们不一样,罚没以后全部款项归财政部,我想问一个问题,凭什么归财政部,因为这种罚款罚没实际对价方是证券市场的受害者,你罚没了以后给国家干什么?国家连私人的财富都要,显得太小儿科了吧?所以我想问问财政部你要那么多钱干嘛。法律制度上是可以救济的,把《证券法》、《公司法》最后一条里有一条,两个法都明确规定,民事罚款和刑事罚金、行政罚款发生冲突的时候,民事赔偿优先,但这一条实际是个“冬眠条款”,从来没有人用过,过去我们做虚假陈述、民事赔偿的时候是想用来着,最后都赔了,没去用。

  如果股民一分钱拿不到,我们会告财政部,问题是没有发生,这个条款因此是个冬眠条款。但这个条款当中实际演绎出建立证券市场公平基金是完全有可能的。所以,我认为,光大案当中应该建立一系列的保护基金来保护投资者,对基金可赔范围和计算方式,在证监会公布方案以后,应该进行公开的听证,听证完结以后进行登记,而不像申科案以后公布方案之后没有任何改进的余地,应该出一个方案,让大家公示,召集社会闲杂和相关股民进行听证,使公正新大幅度提高,而不是基金公司自己搞一套,要么赔要么不赔,这是证券市场的大问题,不是你一家的小问题。

(责任编辑:马聪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