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刘宏:券商量化产品畸形发展 重安全不注重收益

2014-01-17 15:50:19 和讯股票  白金坤

摩期投资管理公司董事长刘宏
摩期投资管理公司董事长刘宏

  和讯网消息 日前,由中国量化投资研究院主办的中国量化投资国际峰会在深圳举行,和讯网《中国宽客访谈》栏目对参会嘉宾进行专访。摩期投资管理公司的董事长刘宏表示,做好任何一项投资都不容易,量化投资并不是遍地黄金,都是要付出努力,承担风险。

  在对上海自贸区和前海比较时,刘宏表示,上海自贸区对于一些大企业或者国际公司,比如世界500强比较有吸引力。而对于对冲基金,自贸区不如前海更直接,特别是前海离香港比较近,香港是全球主要的对冲基金的这种集中地之一。

  对于目前量化产品收益率不高的原因,刘宏分析说,首先,大家都挤在期现套利上,原来做期现套利,现在期现套利已经无利可套了或者是非常薄的利了,后来演变出形形色色的阿尔发策略,反正是对冲的方式,总而言之是以市场中性为基础的。这种东西收益率肯定是低的。

  其次,无论是券商发产品,还是银行发产品,都不希望伤害他们的客户。只要不给客户赔钱,客户就不会不闹事。因此发出去的产品只要增强管理规模、增强它的经纪业务交易量就行了。所以,他们对私募基金要求一年周转多少倍可能很重要,但绝对不能给客户赔钱。所以,这种思潮下做出来的产品就这样比较畸形了,变成了打成交量的工具。但是数量化投资并不意味着一定等于市场中性投资,也可以选择更大风险的敞口。

  刘宏表示,相比国内的固定收益类产品,对冲基金发行的产品具有流动性的优势,可以每月赎回,而信托产品的赎回期需要一年之后。但在收率说上并没有太大优势,国内的对冲基金,稍微发挥点技巧,能够做到8-10%,甚至更高一点都有可能,但风险敞口就更高了。

  最后,刘宏表示,量化投资对于价值投资不会造成冲击,因为价值投资是本源和支柱,数量化投资的分析和运行的方式并没有办法去抗衡价值投资。另外价值投资也可以把它数量化,尽管数量化投资在很多情况下对基本面的研究没有过多的强调,但是不管怎么说,价值投资还是本源。

  以下为访谈实录:

  和讯网:各位和讯网友大家好!欢迎收看《中国宽客》系列访谈,今天我们请到的嘉宾是摩期投资管理公司的董事长刘宏先生,刘总您好!

  刘宏:您好!

  和讯网:我在网上看到一个关于您的介绍比较有趣,说您2005年主要致力于做定增,2005年之后主要钟情于量化投资了,但我看您的介绍在1996年的时候您就开始涉足于程序化交易,为什么后来没有精耕于量化呢?

  刘宏:这其实是媒体上的一些错误,把时间段都匹配错了。2005年没有定增这个东西,定增是从2006年5月在有了第一单的。博弘投资确实有一段时间致力于做定增投资,那是从2010年开始的。2005年时间段怎么来的呢?应该是有一些媒体把它搞错了,因为2005年我们进行了真正的数量化投资程序化交易的第一笔交易,就是2005年2月23号第一支上证50ETF上市,从上证50ETF的套利开始,也就是说2005年这个时间结点,实际上我们做了真正的数量化、程序化交易,这是和ETF的诞生直接相关。因为2005年2月23号出现了第一只ETF。

  1996年确确实实我们就已经开始了程序化交易的实践,我相信这在中国一定是第一家,但当时是有当时的一个特殊背景,因为当时我的IT企业当时是个柜台商,就是证券交易柜台系统的一个软件开发商,虽然这个公司没做起来,但毕竟当时也是有一些客户的,所以,我们自己有我们自己的一套柜台系统,那个时候也比较早,数据库是FoxPro的,也有一些券商用户,在这个基础上我们就可以很方便的和柜台系统做接口,所以,我们做了最早的程序化交易,当时我记得还是DOS环境底下,因为券商用的都是无盘工作站,也只能在这个环境下做,这个应该说是最早的。

  所以,整个这三个时间结点,1996年做程序化交易是真的,2005年不可能做定增,因为2006年才有定增,但2005年我们开始了做程序化的数量化交易。应该是这样的。

  和讯网:您就是说从博弘离职后,您在公开场合说,可能是未来的主要精力将会放在量化投资的交易上,您觉得未来量化投资,中国的发展前景如何?

  刘宏:是这样的,退出博弘以后,专门集中精力致力于做一个我感兴趣的事情,指的是什么呢?指的是高频交易,我后来这几年,国外这种高频交易,就是说相关的信息量比较大,相关的这种报道也比较多,我们也做了一些尝试,发现我对这个东西还真的是在骨子里有兴趣,因为它非常IT,因为我一直在这种投资领域、这种证券市场和它相关的IT边缘地带干事,所以,对我的兴趣特别匹配,而且我觉得因为它太过于IT了,所以把它放在无论是摩旗投资还是放在其他的我创办的企业里,做都是不是特别和资产管理业务特别匹配,所以,专门注册了新的公司来做。是这样的。

  和讯网:我看到国内的一些期货报道当中,以前期货传统投资者的老总,他们对于高频交易也是持质疑态度,认为就是忽悠,那您是如何看待这种评论的呢?

  刘宏:其实你做好任何一项投资都不容易,从交易频率最低的天使投资或者是风险创业投资,再到风险频率稍微比较低的像巴菲特的那种价值投资,再到我们正常所谓的交易频率、炒股票、炒期货,还有快一点的日内交易,你一直到把交易频率提升到TF层面(音),在每一笔层面做××(04:35)程度都不容易,并不是说哪个领域你去做,那个地方遍地是黄金,你随便去捡,都是要付出努力,承担风险,而且都是只有少数人是成功的,这是一样的。我不仅仅我选择的这个领域是一样的,我以前选择其他领域也是这样的,至于说你干得好,干不好两方面。第一方面,你的努力,第二方面,外界环境。外界环境一个是市场给不给你这个机会,还有一个在你竞争当中,市场的竞争过程中,你是竞争的胜者还是败者,这都是一样的。所以,不存在说这个领域都是忽悠,那当然了,你做不好肯定是忽悠,也不存在这个领域就是说你去了以后,那就是遍地是黄金,你随便,你只要去就意味着辉煌的成功,不可能的。

  和讯网:您刚才说,在离职博弘之后,又在前海成立了一家新的公司,这家公司是什么样的公司呢?

  刘宏:我没有成立一些,其实就是成立了一个新公司,专门做高频交易,就是刚才说到的这个。这个公司我们给它起了一个比较调侃的名字——好菜鸟。怎么来的呢?据说这段时间美军的无人机全球鹰比较厉害,在各地执行任务表现非常出色。据说操纵着无人机的这些士兵,管这个玩意儿叫菜鸟,所以我觉得这个东西如果叫做菜鸟的话,它至少有两方面的属性和我们是一致的。第一,它是程序化运行的,就和程序化交易一样,不需要人在上面驾驶,不需要人在上面交易。第二,它的性能非常好,把拉登都搞定了,然后它执行任务非常厉害,性能非常棒,它能够取得非常惊人的效果。那么我觉得程序化交易也一样的,也是程序驱动的,无人驾驶的,到最后也是一种非常先进的,能够取得很好的效果的东西。所以,我就想干脆就叫做好菜鸟,就是这样一家公司。

  和讯网:我们知道上海现在成立了上海自贸区,您觉得上海自贸区和前海哪个更具有吸引力呢?

  刘宏:我觉得上海自贸区对于一些大企业,比如世界500强,国内的一些集团企业、大概念来部署的企业,自贸区肯定是非常好的选择。而对于一个对冲基金,Hedge Fund这个东西,我感觉自贸区不如前海更直接,特别是前海离香港比较近,你要知道香港是全球主要的对冲基金的这种集中地之一,而且非常主要,我觉得有可能不排第一就排第二了。这里的人才、法制环境以及这种资金、信息都是世界一流的,所以,在前海注册也和做的行当有关系。

(责任编辑:李坚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