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传化“智能公路港”提高货车行驶率

2014-03-25 13:04:13 和讯股票 

传化集团董事长徐冠巨
传化集团董事长徐冠巨

  和讯股票消息:传化集团董事长徐冠巨在接受和讯采访时表示,我国的公路物流运输效率非常差,公路物流的网络化体系没有建立起来,需要信息化的手段,需要应用大数据、云计算等手段提高物流水平。

  对于化工行业,他认为,专业化学品就是中国轻工业发展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提升它的科技附加值的内容,比如说纺织品。中国的纺织品能够发展到今天,纺织化学品起了重要作用。

  他相信专业化学品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如果能够配合好整个制造过程中的工艺,能够达到工艺所要求的一种标准,就能让我国的服装等等系列轻工产品能够达到世界水准。

  以下是文字实录:

  和讯网:因为传化集团做了公路信息港,建立了一个信息化的平台,使得那些分散的公路信息能够网络化,节省时间,提高效率。我们在做这样一个工作。请您分享一下,这跟我们的大数据之间的一些关系?介绍一下您的信息港。

  徐冠巨:现在你们知道,我们整个国家的运力的保障,公路应该说是第一位的,因为公路占据了整个物流运输70%以上的总量,但公路也是1000多万辆卡车有90%以上是个体私人经营的,所以,有一千多万辆卡车,750多万户个体司机和物流企业所组成的。所以,物流工具现在是碎片化的,而且散落在各地。

  这样就造成了我国的公路物流的运输效率非常差,公路物流效率差,严重影响了我国物流效率差。西方发达国家物流效率占GDP比例8%左右,如果向上10个百分点,它主要的原因是公路物流没有形成体系化、网络化运营,这样造成了公路、铁路、航空和海港形成不了联运,它的核心是公路物流的网络化体系没有建立起来。公路物流的网络化体系建立起来,就是要运用各个系统化的手段,把那么在公路上跑的个体司机,这种碎片化整合到一起,这里面就是需要信息化的手段,需要应用大数据,为大数据创造环境、创造条件,首先能够赢得云计算的这样一个目的。所以,现在的互联网时代,就是像物流那么传统的都离不开信息化,离不开大数据、离不开云计算。我们传化在多年的公路物流网络体系构建方面做了十多年的努力,认识到这个问题太重要了,我注意到中国公路物流网络运营体系没有建成或者建不起来,我国的物流水平是不能提高的,同时,它会严重制约整个经济的转型升级。

  和讯网:所以,传化的责任之大可见一般。徐总,不知道您年年看不看春晚,时间去哪儿了特别流行,每个人都知道。我在您的议案里看到从田间到餐桌,层层增加的成本费用都到哪儿去了?我比较好奇,您能给大家解释一下,根据您的企业管理的经验,通过这个公路信息港,您觉得这个成本费用都到哪儿去了?

  徐冠巨:从田间到餐桌,我们知道田间的大白菜是几分钱或者几毛钱一斤,但是到超市里卖有时候就要几块钱一斤,这么大一个差异,就是都在中间物流过程中消耗了。有人认为,我们现在高速公路上收费多,过桥费、过路费多,这是一个方面,但还有很重要的一个方面大家忽视了。我们的卡车在公路上面跑,它有40%是空跑的,这是第一点。第二,一个卡车要找到活干,要好长的时间才能够找到活。比如说杭州的车,我要到山东寿光去拉白菜,你特意赶过去买,那要双向收费,如果我本来就顺便带一车货,他可能要在寿光那里待一两天也是成本,这两个成本加到一起,我们运费可以说是成倍增加。这个谁买单呢?一个是农民减少收益,还有市民提高价格。所以,无赖,这些是公共的,基础性的,为生活资料运输和区域工厂生产资料运输的物流是公共保障的,这个如果不上去以后,大而言之,这是一个区域的竞争力,小而言之,就是我们一个市民的生活质量都受到严重的影响。

  物流在我们老百姓中间,尽管有时候我们看到卡车司机,车伯看了一个大卡车,其实他对我们城市、对我们市民、对我们经济和工矿企业都是有直接的联系和影响。

  和讯网:我听起来不知道这么理解对不对?我感觉通过您的公路信息港,它获取一些及时的信息可以减少这种空跑率,以及货物到达的信息对称,使得资源配置更加合理。

  徐冠巨:我们的努力,比如我们在成都的公路信息港,我们在苏州的公路信息港,司机朋友的车到成都去,他给你货配好,你往全国各地跑,你到苏州去,我苏州的货给你配好,你往全国各地跑,让过去司机朋友没有人服务变有人服务,减少空车率,让你满车去跑。这样既节约了成本,还减少了排放,这是很重要的。

  比如雾霾天气,这次总理报告中提出要淘汰600万辆黄标车和老旧车,这些车是排除最严重的,它排除最多的东西就是PM2.5,所以,这些给它降低,它就少排放40%,还有公路上面跑会多带来扬尘的机会,对空气和大气都是非常不利的。

  和讯网:我们的生活经验和理论可以看每个读者的这种感觉,但如果用一个数字来说话,其实我也是在您的议案里看到了,以烟台苹果为例,烟台苹果每年它的产能是10亿斤,如果说每一斤增加成本是0.10元,这个成本就是1亿元,我就感觉如果用数据说话大家可能更能理解。

  徐冠巨:我给你算笔帐,山东烟台苹果一概一年生产10亿斤,假如他的苹果卖到杭州,我给算一笔经济帐,假设一个苹果背后的一笔经济帐,就是有那样严重,它的苹果10亿斤,假如说卖到杭州我们的农贸市场,一个苹果大概三两重左右,如果每个苹果运费下降相差0.03元,10亿斤苹果的运费就有1亿的差异。这一亿,或者是我们市民消费者要掏腰包,或者是农民减少收入,其实我们农民也是不容易的,也相差1亿,这里面中介在物流的过程中,由于空跑,由于货与车之间的信息不对称就消耗掉了,这是一种无谓的消耗。这就是我们公路、物流信息系统,它已经成为信息对称的一种重要性。我想互联网思维就是要形成信息对称,我们的世界充满了很多的信息不对称,比如物流这边要有货物运输,这边有车想做生意,相互之间信息不对称,我们的努力是怎么能够把信息对称起来,信息对称以后形成有效的匹配以后,降低物流成本,提高物流效率。

  和讯网:我之所以举这个例子,就是因为平时我们如果跟普通人大家聊天,可能感受不到一线企业到底为我们国家做了什么,如果用您这个例子,我们就说今天的苹果便宜了一毛钱,我们就想一想物流环节是不是帮大家省了钱了。

  3月5号李克强总理所做的《政府工作报告》,他说我们要像对待贫困一样,坚决向污染宣战。您的公路信息港都是和货车打交道比较多的,您怎么理解总理的这些话?您的企业又是怎样参与化解“霾”呢?

  徐冠巨:这次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当中,对我们社会所关心的许多问题,都做了回答和部署。包括对环境的污染,已经提出来要像对待贫困一样宣战,这个语气用得大家都感觉到政府力度是非常之大的。

  对于这一点,尤其是我们经济战线,过去我们穷的时候,生存水平低的时候,我们确实看到是蓝天白云,现在我们国家富强了,但是也给我们带来的是环境,大家都感觉到,尤其是一个空气躲都躲不了的。所以,其实各个方面我们都可以为环境出力,政府提出的,当然政府有政府的手段来解决这方面的问题,但我相信我们有责任感的每个人,包括我们的企业都应该在这方面发挥我们应有的作用。

  我们每个人平时对垃圾、对环境就注意一点,我觉得也很好。为什么现在看到有些国家对中国游客不欢迎,中国人就是乱丢东西,有这么一个习惯,包括大声嚷嚷的。我想我们企业过去不懂就过去了,现在应该知道了,我们再也不能够影响环境或者有损于环境来发展我们的经济。这个我们坚决不能再这样做了。但与此同时,我们都应该积极行动起来,做有助于我们的环境改善的事情。所以,我又要回到我们物流的环节——卡车。我认为卡车本来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我们看欧美公路上跑的卡车,一般一个国家的颜色是统一有标准的,卡车司机照样是穿西装、带领带,白手套,听着音乐在那里开车的,也不像我们现在是什么型号的车子都有。车辆能够在公路上跑,能够得到比较强大的后台的支持,开车的人负责开车,有人负责帮他配货,形成非常默契的一种社会化分工。我想有人说我们工业文明时代该到来了,工业文明时代的到来就是专业化分工合作的时代到来。

  现在一个司机买了车子,既要保养车子,还要找货源,他自己又没有品牌,他怎么办呢?单个的这种碎片化、无序化的行动,这个对环境、对空气的污染没好处。还有他个人的心情不好,对社会形象也没有好处。所以,这方面工作我们需要人人都努力,为改善我们的环境,硬环境、软环境、氛围环境等等组成,我们都需要努力,都是可以做出努力的。

  和讯网:徐总,接下来谈谈行业的问题。我知道传化主营业务是化工,所以请您谈一下专业化学品领域目前的行业现状以及未来的一些趋势?

  徐冠巨:专业化学品就是使我们中国轻工业发展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提升它的科技附加值的一个内容,比如说纺织品。中国的纺织品能够发展到今天,它就是纺织化学品在这里面的作用。比如说中国的造纸业发展到今天,还有皮革等等。

  我们有时候谈化色变,但它的化学品,我们不能说和石油没关系,我们每个人身上穿的东西都是和石油有关系的。专业化学品,中国的轻工产品的品种的提升,它的作用是非常大的。换句话说,当然它像服装要靠设计,当然也要靠制造的工艺,它后面就要靠后整理的工艺,后整理的工艺也决定了一切,这个是非常重要的。

  我们国家从无到有,改革开放以来获得了巨大的发展,我们到了一定的阶段,但是我们可以说不回避地讲,就是与欧美国家相比还有另一个阶段。为什么我们现在大家买服装的时候,还要买别的国家进口的,其实有些都是中国人自己制造的,但它贴的品牌是别人的。这一个是整理方面的技术、工艺和工艺技术指导路线和标准化的安排设计,这个都有非常大的一种关系。所以,现在我们转型升级,首先升级是一片很大的文章,中国有那么多人,制造业不可能没有,我们哪些可以转移出去,哪些必须我们国家提升上去,我们已经做到99的时候,剩下的1是最难的。所以,未来对于我们轻工业的挑战,在于1的问题上。我相信专业化学品在这个问题上也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能够配合好它的整个制造过程中的工艺,能够达到工艺所要求的一种标准,让我国的服装等等系列轻工产品能够达到世界水准。

  和讯网:是。徐总,其实刚才在您的描述中,我也听到了转型升级这个词,像化工产业转型升级,包括它的技术创新,你是怎么看待的?是不是比一般的行业更难?

  徐冠巨:转型升级对于所有行业都是一个挑战,化工的话当然就是情况又更特殊。现在的化工行业也不例外,所以,我们传化就是专化起家发展到今天,现在看来中国的化工产业的发展,包括传化,相对于其他行业来讲还是落后的。我们去看欧美,尤其是去看德国,他们制造业做得那么好,化工也同样做得比较好。各个产业要发展好都有它的顶层设计,我们发现它做化工是从上游到下游全部系统打通,石油化工也是这样,都是系统打通,但我国这方面的顶层设计和行业的整体性规划不够,这也严重影响了我们化工行业企业的一种发展。

  你看我们这次有一个化工园区,往往是一个洒大堆(20:57)的一批化工企业,这个对我们化工企业的转型升级是一个问题。在这个问题的后面,其实对于我们化工企业也是一种机会。尤其是相对来讲,我们专用化学品的某一些独立性相对要强一些,我们传化28年来努力在专业化学品领域进行探索实践,我们早就走到了国内的前列,现在我们就是在向国际一流企业、国际水平发展。我们这一步也不远了。这个我们有市场机缘,因为这些轻工产品都往中国转移,市场在我们身边,我们当然应该做好。现在市场也在向全世界转移,而且世界顶尖的加工工业又向中国走来,所以,我们要适应这样一种需求,一种趋势,一种发展的需要,我们作为领先化学品制造商,我们应该引领这个产业的发展。这方面我们也做了全面的部署和安排,往这个方向走。

  和讯网:其实也是选择性的专业。我是自己注意到包括您刚才讲的下游、轻纺、服装、鞋类去年的表现还是不错的。需求方面,估计您自己也有体会,未来2013年和2014年,感觉整个趋势上应该好一些。

  徐冠巨:趋势上,专业化学品越来越向着有品质、有品牌的企业集中,去年我们已经是30%多的增长。当然行业是没有那么高的增长,但是我们有这么高的一种增长,它越来越向有品牌、有品质的优势企业集中,食品行业,对于这方面它不像过去那样拿来都可以用,它要评价一下,我们的这种专业化学品对它的行业的贡献,对于它的质量和品质的一种贡献,它需要考虑这一点的,这是一个非常好的转型升级的先兆。

  和讯网:徐总,最近南宁打造区域物流中心,我看传化集团也参与了,当时去的也有阿里巴巴,说是商贸物流谋划进驻南宁,您能介绍一下这个情况吗?是咱们也触电了吗?是有些合作吗?

  徐冠巨:南宁,我刚刚在两会前也在公司里面接待了南宁市的党政代表团,这次像南宁市这样,其他省也是这样,南宁市在这方面的意识还比较强的,这有它的一个特殊地缘位置和它特殊的使命。

  东盟的一些国家。南宁要成为广西的经济中心,我说南宁必须成为物流中心。如果南宁是中国或者是东盟贸易自由区,那首先你要成为东盟联系中国的物流中心,东盟贸易自由区才有它的一个支撑和基础。这一点我和南宁的于书记、周市长,我们在交流当中,大家非常能达成共识。所以,传化在经营全国化的智能网络,智能公路港网络体系布局中,我们已经跟南宁市政府搭建了协议,我们将首先在南宁进行布局,南宁布局以后,如果南宁布局布好了以后,当然还要向昆明,我们可以往东盟、东南亚这个方向去走。中国的产品通过南宁往东南亚走,东南亚的产品,我们自由贸易区往中国走,对这个区域都是非常有利的。所以,我说现在经济要研究公路经济、空港经济。我们这一带公路是不能少的,南宁也是同样。

  和讯网:跟阿里,你们之间和他们有什么样的商谈还是针对?

  徐冠巨:我们都是这样的企业,应该是有交流的,但是我们做的内容不一样,因为我们服务的是卡车,卡车服务的对象是拉白菜的、拉生产资料、原料的,拉城市的基本建设材料的。阿里是网上,网上拉的是什么呢?它要的是个人消费品,它是小车快递业,像四通一达会把它保障好。但这都是物流。所谓物流,未来是整个市场会细分,因为物流的蛋糕很大,占GDP的18%,差不多10万亿,它的量很大。所以,它相对来讲在快递行业,我们做的是公路物流,公共的,其实按照西方国家,我说的这件工作是政府要做的事情,是公共性基础物流。

  和讯网:实际上是物流的多元,两条线,差异化需求。我以为您可能会跟它触电一下。

  徐冠巨:但是我们如果做起来以后,有合作的点,还是可以考虑一下。比如我们这样做以后,每个城市都会建设物流中心。我们在建设物流中心过程中,它最后一公里的配送,我们也可以兼容起来,这个领域一般是合作,没有什么竞争,而且这么大的蛋糕要更大的社会力量,更多的资本来承担这个力量。

  和讯网:目前这个工作刚刚开始?

  徐冠巨:我们已经做了十多年了。

  和讯网:不是,我是说在南宁这个工作。

  徐冠巨:南宁这个工作是刚开始,而且中国太大了。

  和讯网:刚好我是今年4月底要去南宁出差,我还说你们那边有动作要去那边看看。

  徐冠巨:现在我们还没有正式谈好,刚刚谈。

  和讯网:最后一个问题,可能问比较私人的话题,可能感性一些。我们每个人小的时候都有一些梦想,可能有不见得实现或者不实现的,像您今天做到传化集团董事长的职位,您小时候原本是什么样的理想?和现在的差距是不是非常大,是您自己始料未及的这种吗?

  徐冠巨:可以说什么事情都是想都没有想过先去做了。我告诉你,小时候每年首先希望能够吃饱,我们是六十年代的嘛,首先能够吃饱,吃饱以后是不是能够吃一餐白米饭,这是一个追求。每年能够换一双鞋子,穿一双新鞋子,就是那么过来。

  就是那么简单,所以,我说了,我们从小是怎么穷的,后来我们碰上了改革开放那么好的年代,给了我们特别的机会,成就事业的一个舞台,所以,我们这一代是很荣幸的,因为小时候要说怎么穷就怎么穷,现在有句话说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我是老二,我哥一般是穿新衣服的,我穿的都是旧衣服,能够有件新衣服穿已经是很不容易了。你说我们有多大的包袱呀,包括我们办企业的时候也是为了脱贫致富,但是随着我们脱贫致富以后,我们受党的政策的春风沐浴,领导的教育培养,我们会感受到我们这一代不容易。与此同时,我们就应该做一点对社会有益的事情,就是那么简单。我们也没有那么伟大。

  和讯网:原本就想着脱贫致富。

  徐冠巨:原本小时候就是为了吃饱饭,有件衣服穿,就是那么简单。

  和讯网:是,没有想到今年能够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徐冠巨:我们说句话,我们原来小时候读书的时候,我们身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这是已经很骄傲了,所以,改革开放又让我们成就改革开放这么个好年代,所以,现在我们真是非常感恩这么一个时代。所以,我们的努力,如果是有益于这个时代的进步和发展,做一点工作,我们感觉到已经是非常的容幸。过去我们也在田间地头浇大粪的,今天可以领导一个企业干事业,这是多好的事情。

  和讯网:您种过水稻这些吗?

  徐冠巨:都做过。我们15岁就是跟着生产队里面干活的。

  和讯网:所以,是不是可以说小时候的这些素质,让您带领企业的时候,是不是这些吃苦耐劳的精神,可以比我们年轻人坚持得好。

  徐冠巨:这倒不一定,我们那个年代那么多人都是那么苦过来的,我认为现在的年轻人有他们的福气,但也有他们的使命和责任,一样,都有他们的挑战。

  和讯网:是,您现在到这个职位上,您还在追求什么?或者您觉得您对自己的挑战是什么?

  徐冠巨:我刚才好像已经想了,我现在特别想把物流这篇文章做好,现在公路上面太乱了,太差了。如果能够把我们的卡车司机朋友,也能够像我在欧美所看到的卡车成为公路的一条风景线,卡车司机能够听着音乐,能够穿着西装,能够带着领带,又带着白手套在那个地方开车,到那一天到来的时候,如果我在这个过程中有所成就,我认为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也是我的梦想。大家不是说中国梦嘛。

  和讯网:徐总,谢谢您的观点和时间。

  (结束)

(责任编辑:朱昶伟 HF024)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