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本·因克 vs贝莱德:激辩全球市场

2014-08-05 02:16:36 证券市场周刊 

  陈予燕/编译

  因克是美国GMO投资公司的资产配置联席主管,管理着GMO无标的配置基金III(the GMO Benchmark-Free Allocation III Fund)和富国银行绝对回报基金(The Wells Fargo Absolute Return fund)。

  斯坦特曼是贝莱德环球资产配置基金的经理,管理着贝莱德环球资产配置基金(the BlackRock Global Allocation Fund)。

  美国GMO投资公司的本·因克(Ben Inker) 最担心的是新兴市场,他发现了新兴市场中的许多“投资陷阱”。而全球最大的资产管理公司—贝莱德集团(BlackRock)的丹尼斯·斯坦特曼(Dennis Stattman)却不这么认为,他不惧利率上升,相中了日本市场的股票和黄金。

  在芝加哥最近举行的晨星投资会议上,他们对全球市场发表了看法。

  关于欧洲价值型股票

  尽管因克在欧洲价值型股票中发现了一些机会,但他说:“真的很难买到要买的东西。”在周期性杠杆型的欧洲公司还存在着机会,但这些公司价格便宜是有原因的,它们多少都有些问题。比如,欧洲的公用事业、电信、汽车制造和能源公司不太受宠,其股价在一定程度上被低估。因克说,GMO投资公司几乎没有投资欧洲银行,因为这些银行的资产负债表透明度不是很高。因克不去投资自己不了解的公司。

  斯坦特曼认为,位于欧洲的国际石油公司还存在着机会,另外就是处于“双低”周期的股票,即低利润率和低估值的股票。但是,欧洲各国政府存在着诸多问题,如“承诺多、收税少,各国财政政策和欧洲央行(ECB)所控制的货币政策之间不匹配等。”这些问题让投资者的热情备受打击。不过,欧洲央行确保流动性的举措打消了市场对欧洲银行系统崩溃的恐惧,斯坦特曼认为,去除这个尾部风险后,欧洲股市的估值会上升,更多有价值的股票会随之出现。

  斯坦特曼表示,恐慌指数(VIX指数)显示股票交易波动性已处于历史低位。而因克说,约4%的GMO投资组合看涨欧洲和日本市场,这些地区隐含波动率较高。但因克认为这是一种获得股票风险投资回报的方式。

  关于美国小盘股

  因克说,他还没有发现美国小盘股能够可持续地增加盈利并且不断地矫正其估值。美国市场中的公司利润率比全球市场中的公司要好很多,小盘股已经受益于其国内导向型发展,利润率也已经得到改善。

  斯坦特曼也表示,虽然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发生,美国小盘股的利润率将不会继续增加,并迟早会回归均值。他认为,劳动报酬份额是一个重要的指标,劳动报酬份额增加,公司的利润就会减少。

  关于新兴市场

  因克说,他最担心的是新兴市场国家,这些国家目前正处于财政危机的边缘,并且处于信贷周期的危险边际。中国、土耳其巴西等国家信贷增长迅速,有很多不成熟的投资。这些债务将会恶化,并对这些国家的经济产生很多不利影响。

  斯坦特曼最看好日本股市,他认为,今天日本股市的机会是其他金融市场无可比拟的。日本的货币政策为股票价值提供了有力的支撑,并且日本有可能进行结构改革。目前日本的经济规模是美国经济规模的40%,日本央行正在推行量化宽松政策,每月回购700亿日元资产,这相当于美联储每月回购1800亿美元。而美联储目前回购债券的速度是每月550亿美元。此外,斯坦特曼表示,日本央行已告知贝莱德集团,在美联储退出量化宽松后的两年内,日本仍将继续推行本国的量化宽松政策。

  斯坦特曼表示,日本股市现在正处在牛市的初期阶段。因为日本公司采用稳健的会计政策,并推行对股东有利的策略。此外,日本很少有估值上的行为偏差。因为日本家庭持股比例很低,人们也不看好未来的股票市场。斯坦特曼表示,相对于美国股市,日本股市目前实际上是被低估的,这是罕见的。东证指数(TOPIX)的市盈率为13.6倍,市净率为1.2倍,市销率仅为标准普尔指数的三分之一。而标准普尔500指数的市盈率为16.3倍,市净率为2.7倍。

  当问及日本市场的安全边际时,斯坦特曼表示,衡量日本市场安全边际的标准显然要比美国市场高。如果投资者能够在估值低折扣价位开始持有,并在估值高点卖出的话,就不必考虑日本股市与美国股市孰优孰劣了。

  因克发现了新兴市场的很多“投资陷阱”。如,俄罗斯的能源股很有吸引力,因为这些能源股正以4倍的市盈率进行交易;但因克警告说,这些公司都是国有企业,其利润不会全部分给投资者。此外,这些企业需要庞大的资本开支去探寻未经发现的石油。因克这样总结:“石油真正的重置成本要比资产贬值的隐性成本高得多,所以这些公司不像人们看到的得那样便宜。”考虑到这些因素,这些公司的市盈率并不算低。

  关于利率、债券以及市场流动性

  因克对2015年或2016年即将上升的美国利率并不担心,他认为市场可以消化利率上升的影响。虽然他不确定量化宽松政策到底给低利率造成了多大的影响,但因克认为,利率增加不会把市场“吓坏了”。

  由于“大萧条以来最全面、最严厉的金融改革法案—多德-弗兰克法案(the Dodd-Frank Act)的颁布实施,因克担心企业信用问题。在当前的环境下,尚不清楚当投资者需要流动性时,它会不会出现。

  斯坦特曼也赞同因货币政策和监管环境的改变,流动性也会有所改变的观点。 他说,目前的债券市场是一个“不同于以往的世界”。

  斯坦特曼说,由于通胀持续上升,我们正处在低利率时代的末期。他最担心的是利率持续上升对债券市场的长期影响。因为低投资级别债券以及高收益债券的息差处在10年来低点,贝莱德集团正在规避这种信贷风险。

  因克暂不考虑延长固定收益投资的期限。他说,GMO投资公司正在摆脱现金压力以及其年均负回报的影响。现在的难题是要找到能替代现金并且没有什么风险的投资品。收益率曲线最吸引人的部分是在5到7年期的国债,“市场定价基本上依照利率的正常化”,收益率被通胀推高了一点点。

  在欧洲固定收益投资方面,在希腊最近的两次违约后,投资者仍排队购买希腊债券,因克对此感到非常吃惊。希腊债务与其GDP的比率是不可持续的。他担心的是投资者是在赌博:如果希腊出现进一步的经济问题,欧洲央行一定还会出手相救。

  斯坦特曼对固定收益投资比较谨慎,他认为投资者可能在债市上会损失得更多。目前,他很喜欢巴西本国货币债券10%-12%的收益率(实际收益率约为4%-6%),并持有部分仓位。截至3月1日,斯坦特曼的投资组合中现金约占18%,以保持固定收益组合的较短持有期限,并参照标普500指数以维持较为合理的总贝塔系数。

  2013年CPI通胀率上升了2%,斯坦特曼认为,劳动力成本这匹“黑马”会持续推高通货膨胀。美国的劳动力市场是不平衡的,市场需要大量熟练并受过良好教育的工人。低利率环境刺激了这种需求,但企业却无法吸引到足够的技术熟练的工人。相比之下,对较低技能的蓝领工人的需求丝毫没有受到刺激。

  在当前低通胀的环境下,和美国财政部发行的通货膨胀保值债券(TIPS)相比,斯坦特曼认为股票市场更能抵御通胀。几年前,贝莱德集团投资组合的12%持有财政部通货膨胀保值债券,但现在已经不持有了,尽管价格比2013年同期更优惠,但斯坦特曼认为其收益率太低。

  因克认为,如果通货膨胀保值债券能上升40个基点的话,它就比现金更好。通胀保值债券具有类似现金的特性,并且持有时间周期短。但随着通胀保值债券利率的下降,最近几个月GMO投资公司对TIPS的配置已经从15%下降到了5%。

  斯坦特曼在黄金投资上收益颇丰,近两年,贝莱德集团在贵重金属方面的配置比率从6%降低到1%。他认为利率上升必须削减黄金配额。但他说,黄金为发达国家不可持续的社会保障体系提供了对冲。

(责任编辑:王钠 HN025)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