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金花股份财报疑点重重 子公司数亿销售款不翼而飞

2014-09-07 14:52:28 证券市场红周刊 

  8月23日,金花股份(600080,股吧)(600080)公布了2014年半年报,主营收入增长30.9%,净利润增长4.41%,其医药工业产品线的毛利率达到84.8%,同比提升6个百分点。表面上,这些数据都基本符合医药公司的经营发展情况,但记者在仔细拜读公司中报后,却发现其中疑点重重,其财报中存在着许多重大问题,特别是子公司的数亿销售款去向问题有待公司去澄清。

  公司有虚增毛利、利润之嫌

  从金花股份披露的今年半年报数据来看,其医药工业和医药商业两块主营业务实现销售收入25474.58万元,同比上年同期这两块主营业务实现的收入金额18736.53万元增长了35.96%,看似情势喜人,然而实际上金花股份却为此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该公司在销售费用项目下包含了三个与产品销售密切相关的费用科目,分别为“业务推广费”、“宣传费”和“广告及策划费”,三项合计发生额为8400.28万元,而在去年同期这三项费用科目合计发生额则仅为5591.47万元,同比增长了50.23%。

  对比可以发现,金花股份的这三个与销售关系密切的费用科目发生额同比增幅,显著超过了同期医药销售收入的同比增幅,可见金花股份产品的销售难度在增大、销售成本在大幅增加。

  与此同时,金花股份的医药工业产品线的成本结算也颇耐人寻味,今年上半年实现收入1.76亿元,相比去年同期的1.41亿元增长了约24.82%,然而同期该产品线的成本结转金额仅为2678.72万元,相比2013年同期的2998.15万元不仅没有增加,相反还出现了10.65%的下降。

  在正常的生产经营逻辑下,医药工业说白了就是药品的生产,其主营业务成本中包括了医药原材料的成本、人工成本等,而这些成本都是与药品生产量呈正相关关系的,也就是说药品生产量越大、销售量越大,产生的营业收入越高,相应所需的原材料成本、人工制造成本也就越高。

  而从金花股份的数据表现来看,在药品生产收入大幅增长的同时,主营成本却呈现下降,这除非是该公司出现了药品销售量下降,同时伴随着药品销售价格大幅上涨,然而从半年报董事会报告部分针对营业收入同比增长的分析段落来看,“销售业务量增长”却是主因之一,而非是产品提价。因此可以判断出金花股份的收入增长属于数量驱动型,则主营业务成本应当伴随着销售量的增加而出现增长。

  然而金花股份的账面数据却显示,主营成本伴随着销量的增长而缩减,毛利率得到了大幅提升。回看过往三年金花股份医药工业产品线的毛利率水平,基本上维持在76%到80%之间,呈现上下小幅波动的状态,惟独在今年上半年,其毛利率水平一跃升至84.8%,显著超过了过往三年表现稳定的毛利率区间。

  尽管金花股份在其半年报当中并未披露更加详尽的生产经营数据,但是主营业务成本异乎寻常且违反常理地的出现下降,很有可能对应着该公司在医药工业产品线方面的成本结算存在很大的疑点,甚至不排除存在人为压低成本结转金额,进而虚增毛利、虚增利润的行为。

  开发项目长期挂账存疑点

  此外,金花股份针对其开发项目的结算也存在可疑之处,根据半年报披露,该公司目前被列入到资产负债表“开发支出”科目中的项目多达14个,截至期末,累计投入金额高达1065.31万元,而在今年上半年当中新增投资额则为219.9万元。

  这其中很耐人寻味的是,金花股份如此众多的在研项目中,竟然没有任何一个在今年上半年结转费用或者结转成无形资产,全部挂在“开发支出”这个过渡性财务科目当中,处于待核算状态;回顾金花股份发布的2013年报,针对当年末已经存在投资的11个在研项目,也是无一例外的没有任何费用或无形资产的结转。

  尤其令人疑惑的是其中的TSLC项目,根据今年半年报披露的信息,TSLC第三期项目在今年上半年都已经开始投资研发了,投资金额还多达135.22万元,然而此前TSLC项目仍然未能完成研发,期末仍然以156.98万元的余额挂在“开发支出”科目当中,这符合常理吗?

  还有TSSCD项目、APTC项目、GFT项目和JTGCD项目,在今年上半年都没有任何新增投入,那么这4个项目的研发进度又是如何?如果尚未完成,为什么金花股份没有再进行追加投入呢?如果已经完成,为什么会予以结转费用或结转无形资产呢?这4个项目对应的312.93万元累计投资余额,就这样不明不白地挂在资产负债表当中,实在令人大惑不解。

  我们知道,如果针对在研项目进行结转,要么会计入到当期管理费用当中,并冲减当期实现利润,要么会计入到无形资产当中,通过计提无形资产摊销,在以后各年度中逐期抵扣当年利润,总之造成的结果便是金花股份账面利润的下降。因此,金花股份针对其多达14个在研项目,不予进行结转核算、始终挂在“开发支出”这个过渡性科目当中,不排除是人为推迟费用确认的财务操纵,目的则无非也是为了虚增目前的账面利润。

  金花药玻的数亿元代销款去哪儿了?

  此外,子公司金花药玻的经营数据也存在问题。在红周刊(博客,微博)此前刊发的《世纪盛康罗生门》文章中曾提到金花药玻承揽了世纪盛康销售代理一事,且列出相关证据证明了这种代理关系的事实存在。在那篇文章中,红周刊记者曾提出疑义,“对于停留在金花药玻账面上的数亿元销售款,不知金花化玻将以何种方式反映到账面上,且如此大额销售合同代理,上市公司金花股份又将如何反映到其2014年中报或年报中去”。对于记者当时留下的疑问,从公司所发布中报内容看,对其子公司销售代理世纪盛康产品一事却只字未提(金花药玻代销相关内容详见《世纪盛康罗生门》一文)。记者了解到,自红周刊发表《世纪盛康罗生门》一文后,金花药玻仍在继续代销世纪盛康相关药品。中证万融相关人士对记者透露,在世纪盛康近几个月销售中,据不完全统计进入金花药玻账面的资金已经高达数亿元以上。

  记者认为,金花药玻作为上市公司金花股份纳入到合并范围内的子公司,其各项经营数据应当被包含在了金花股份的合并财务报表数据当中,进而意味着金花药玻代理世纪盛康的销售金额高达数亿元之巨。然而从金花股份发布的今年半年报数据来看,实现的全部营业收入不过才2.73亿元,其中可能对应着医药代理销售的医药商业类业务实现营业收入更是只有7853.45万元;至于金花药玻,公司在半年报中并未披露这家子公司实现的营业收入,只公布了净利润仅为-32.87万元,同时金花股份合并口径下母公司营业收入和合并口径下营业收入的差额为1亿元,也就是说,归属于子公司的对外销售部分应当不会超过1亿元。而即便这1亿元全部都是金花药玻一家实现,也远远不及中证万融所透露的世纪盛康所销售金额。

  那么到底是中证万融一方无中生有,还是金花股份有大量业务存在体外循环?对此,本刊不得而知,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世纪盛康和金花药玻之间不清不楚的代理销售,给上市公司金花股份留下了一个巨大且难解的谜团,而最终的谜团仍需上市公司给予相应澄清,而不是低头不理。

12

(责任编辑:陈志杰 HF026)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