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企图利用市场失效是在浪费时间

2015-01-26 13:00:27 证券市场周刊 

  克里斯蒂娜·格罗瑟尔/文 本刊记者 石伟/编译

  达特茅斯大学塔克商学院的教授肯·弗兰彻坚持相信市场效率,这一点不足为奇。他曾经告诉很多基金经理,跑赢大盘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弗兰彻曾经与尤金·法码共同提出了价值效应和三因素模型,并以其创造性研究而闻名,但是弗兰彻并不只是一名老学究,他来往于新罕布什尔州和洛杉矶两地。

  在洛杉矶,他是多维基金顾问公司(DFA)投资策略部门的主管,这家公司管理着780亿美元的资产。但是,弗兰彻不愿意多谈科技股泡沫,却很乐意去讨论均衡、资产级别投资和顺势投资,他认为顺势投资是“市场效率”的异常现象之一。

  问:市场到底多有效?

  答:我不能肯定是否存在一个标准的度量,我认为市场效率大概是87.32%。

  问:您能比较一下绝对价格与相对价格吗?

  答:首先,我觉得,认为所有价格在任何时候都是完全正确的看法是不理性的。市场效率只是一个模型,它像其他所有有趣的模型一样是虚假的。我们只是在讨论到底虚假程度有多高,也就是市场定价出现错误的概率到底会有多大。对于这个问题,你可以有很多种回答的方式。

  你要问我是不是会花时间去寻找市场里的错误?答案当然是否定的。首先,我自己也不清楚我是否有这个能力。其次,即使我有能力,我敢肯定有很多人在这方面比我强。这些聪明人都应该去试图跑赢大盘吗?我认为对于他们当中的绝大多数来说,答案是否定的。

  假设我去拉斯维加斯玩扑克,在一个桌子上有10个人,而我觉得自己比他们中的一半要强,我是不是应该期待着赢钱?情况也许不是这样。实际上,我几乎可以肯定这个桌子上最出色的玩家看到我来时一定很高兴。对于他来说,我只是又一只将被剪毛的羊而已。如果我错误地认为自己会赢钱,他会更高兴,因为这将使他能够更容易地赢我的钱。

  所以,市场里可能有错误,但是我不认为这些错误已经巨大或明显到足以值得我花费精力去寻找它们。其他人最好也不要浪费时间去寻找超额收益,我们几乎所有人都应该认为价格是正确的,并以此行事。

  问:如果市场真的如您所认为的那样是有效的,那些追求平均基本收益的基金经理是不是会笑到最后?

  答:在一个平衡的体系中,一些人可以获取正的风险调整预期收益。然而,即使有一些人可以跑赢大盘(在极端的情况下),事实证明大多数的投资者不可以。要去发现那些可以跑赢大盘的投资经理似乎同样的困难,试想一下,如果投资者发现了一个有出色投资业绩的经理人,会发生什么事情?在投资者追求收益、资产规模迅速膨胀的情况下,那些胜人一筹的投资技巧通常会开始下降,同时会提高管理费用。

  这就可以做出合理的解释。传统的经济理论告诉我们,稀缺资源可以寻求有效的分配和利用。流动资本将流向任何可获利的地方,从而让那些超级经理人的预期收益下降。在一个平衡的体系中,对于所有经理人来说,风险调整后的预期收益应该是一样的。为什么投资者认为他们可以获取一些优秀基金经理所能提供的超额回报呢?真正获取超额回报的是经理人本身。一旦被证明能够跑赢大盘,经理人就会去做一些事情来使其能够获取超额回报,没有理由让其他人来分享。

  如果碰巧你很幸运,在别人发现之前就选择了这个超级基金经理来管理资产,你就能获取超常的收益,不过这全是凭运气的。在一个平衡的体系中,你幸运与不幸运的概率相等。

  当然,你可能会说你知道如何去寻找出色的经理人,但这比要找到可以带来收益的股票更加困难,特别是在积极投资逊色于被动投资的大背景下。

  问:目前市场对于追求超额回报、绝对收益的投资战略十分重视,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答:我讨厌一直强调市场均衡理论,但是事实上,我很难相信市场上能有足够的投资机会去支持那些积极型投资经理人去寻求被价值低估的股票以及投资者雇佣这些投资经理人所花费的钱。这对我来说没有一个很合理的解释。

  我们知道一些人会比较幸运。当你拥有的资金要比你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持有股票多的话,你需要找一些渠道去投资。总有一些人能够得到风险调整后依旧是正的收益回报。然而,要事先找到这些人是相当困难的。

  回顾35年的投资回报数据,我们才有信心说股票的预期收益要比无风险利率带来的收益高。

  在大多数时候,人们追求收益的行为往往是徒劳的。他们所追求的那些数字不能提供任何信息,例如有些投资者会因为对冲基金表现不好而在六个月以后就选择离开,这是世界上最愚蠢的事情。你基本上不可能从六个月的收益中看出一个投资经理人的能力和未来的收益。投资者唯一所学到的是,他们所支付的费用比以前要低。因为投资者现在还没有触及他们的“深水线”,他们所获取的扣除费用的预期收益比他们最初投资的时候要高。如果他们在过去喜欢投资这个基金,现在也应该喜欢。如果对冲基金的投资人认为他们在经历了基金六个月糟糕表现以后就应该离开,那么最初就不应该去投资。

  问:请谈一谈DFA对资金管理的专业方法。

  答:我们从平衡的角度看待事物。我们认为,如果不把时间和精力浪费在和其他人争着去寻找下一个微软,我们会给客户提供更好的组合。我们不会去寻找被低估的股票,而是集中精力设计并以最高的效率实现资产级别组合。

  例如,我们典型的小盘组合可能持有3000只股票。我们有钱投资时,重点关注多样化、风格倾向和市场状况,包括那些合格股票目前的流动性。如果某些股票供应量大,其他股票供应量小,我们就多买入那些容易买到的。

  相反,假如我们是主动投资的经理,刚刚花了三周时间进行极其复杂的分析去发掘哪些股票低估、哪些股票高估。现在我们知道,或者说我们认为自己知道必须买入那些低价股,卖出那些价格过高的股票。但是,我们已经失去了灵活运用短期内供需不平衡状况的机会。

  或者,假设投资者对税收很敏感。主动投资的经理可能不管持有时间的长短和未实现的资本收益,就卖出他认为高估的股票。例如,他不大可能等待7个月的时间将短期收益变为长期收益,因为担心股价会在抛出之前下跌。但是,我们不会自称知道哪些股票高估或者低估,所以对于根据税收管理的组合,我们会耐心等待时机出售股票。

  问:为什么大部分人不这样做呢?

  答:事实上,他们是这么做的。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主动管理并不是投资的最好办法。

  正如你所期待的,随着投资者转向被动投资或者资产级别投资,愿意提供投资技能的经理就会越来越多,不仅在我们公司是这样的。我们认为自己比其他任何人做得都好,但很多其他人也是这么认为的。

  问:主动投资和被动投资的区分是否仍然有意义?

  答:我们努力在主动投资和被动投资的范围内定义自己趋向哪一端。我们肯定不属于主动型投资者,但是我们也不符合被动型的标准定义。当人们说被动投资时,他们通常指指数投资,我们算不上指数投资人。事实上,我们知道很多指数在用作投资策略时有严重的缺陷。指数只是衡量业绩的工具,而非管理组合的金科玉律。

  问:那么您所说的方法是什么呢?

  答:我通常使用“资产级别投资”,但当你买入比较全面的市场组合时,这个说法也不准确。

  比如,我们有几个组合买入了主板中的大部分股票,但我们重仓持有某些股票,低仓持有另外一些股票,这样就有了仓位和风格倾向。“资产级别投资”这种说法显然不能很好地描述这些组合。

  问:顺势投资和市场效率关系如何?

  答:依我看,顺势投资是对有效市场假设的最大挑战。可能会有人给我们讲述如何使市场效率和走势相一致,但是至今我仍未听闻。我知道很多人曾经力图尝试,我这样说肯定会冒犯那些坚信自己有合理模式可以使这两者相一致的人,但我至今尚未发现成功的例子。

  虽然对于主动投资经理来说,顺势投资是个很大的挑战,但难以付诸实施,因为换手率高,实施成本高。但当交易的时候,我不明白为什么这些人不说“我会把顺势投资策略融入交易中”。

  马克·卡哈特曾经在一篇著作中认为,将积极投资和顺势投资结合起来将是件非常困难的任务。他观察了共同基金的业绩,并且发现有些经理的业绩有持续性,但基本上都归因于人为的顺势投资,因为他们不会将组合里的股票在一年内重新置换,上年最成功的基金经理会继续持有一些让其组合大幅上涨的股票。股票的走势表明,它们前一年依旧会保持良好势态,这给拥有它们的基金经理更大的优势。由于这个所谓的走势,去年业绩优异者今年伊始就领先于他人,而去年业绩不佳者今年伊始就面临困难。

  这种走势的持续性在绝大多数情况下都是不经意间产生的。当卡哈特考察那些试图利用走势积极交易的经理人时,发现他们似乎难以抓住顺势收益,这是有道理的。交易成本可能消耗了潜在收益。

  问:为什么最好的经理人应该拥有最高的资本成本?

  答:我想他们并非理应如此。在投资基金时,我所预期的收益就是基金经理预期的资本成本。如果他是一个优秀的经理人,我可能告诉自己,“太棒了,我会获得相当高的预期收益。”

  现在从他的角度来考虑这个问题。我们真的认为他会说“我情愿我不是优秀的经理人,资本成本太高了”这样的话么?当然不会!但是如果我的预期收益真的很高,他的资本成本同样也会很高。

  这又回到了我之前指出的问题。如果他真的非常优秀,高收益会让他拓展规模,在更多的资金上施展才能,并提高他的佣金。获得超额回报的是他而非投资者。

  问:这听上去是对的,但为什么没有发生?

  答:我相信是对的。我们看到,目前对冲基金收取的费用是所管理资金的3%以及收益的30%,这和我的结论完全吻合。当然,我认为投资者愿意支付这些费用是因为他们对过往业绩反应过度,但这是另一个问题。

  问:我猜想大部分资金经理人都不会因为您对他们跑赢大盘能力的悲观预期而感到紧张,这种猜想是否正确呢?

  答:我并未对很多从业者表达过这一观点,但是每一次我都能够获得积极的反应。我对均衡市场的看法很灵活,不管市场参与者持何种观点,他们都能接受。

  每一个主动投资的经理人在与我交谈之后都会说这样的话:“哇,其他人真的很愚蠢,不是吗?”当然了,我可能犯了“选择偏见”的错误,因为那些讨厌我的人以后就不来听了。

  我现在要说的是,不是在座的每一位都可以超出平均水平。这屋里的一些人,事实上可能是大部分人都在浪费顾客的钱去试图跑赢大盘,或者选择那些能够跑赢大盘的主动投资经理人。我还要提醒他们的是,过分自信可以说是行为金融中最大的偏见,但大部分人仍然认为我指的并不是他。

  本文原载于2005年9-10月份的《CFA》杂志

(责任编辑:王钠 HN025)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