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大投资”曲径通幽

2015-04-27 06:53:05 证券市场红周刊 

 

证券市场红周刊2015年第24期
证券市场红周刊2015年第24期

   ◎策划:《红周刊编辑部》 责任编辑:谢长艳

  编者按:投资,作为拉动经济的三驾马车之一,曾经饱受诟病。但在经济新常态的大背景下,其稳定经济的重要性不容忽视。没有投资,消费就成了无本之木、无源之水。无论是央行释放流动性活跃大金融、还是发改委启动的多个工程包、以及“一带一路”大战略,多项举措都是在提振投资、稳定经济。投资正成为拉动经济的新引擎。而二级市场中被资金包抄的热点板块,如“一带一路”、高铁、核电、水利、“互联网+”等等,也无不和国家的投资大方向一致,未来大投资的题材依然值得关注。

  提振投资驱走经济寒冬

  《红周刊》特约作者 谢长艳

  下滑!这两个字足以概括目前进入新常态的中国经济。2015年一季度,我国GDP同比增长7%,增速较去年四季度下滑0.3%;固定资产投资累计增长13.5%,较上月下滑0.4个百分点;进出口总值同比去年下滑6%。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10.69%,同比回落1.4%。可以看出,经济下滑的背后是三驾马车持续减速。而与消费和出口相比,投资下滑得最厉害,是断崖式的下跌。因此,关于提振投资、拉动经济的呼声也越来越高。政府也陆续启动多领域的项目投资,从传统的铁公基,再到环保、健康、互联网等多个新兴行业。那么曾经饱受诟病的投资,在经济新常态下又该如何行使稳定经济的使命呢?

  提振投资是对症下药良方

  “稳定经济必须靠投资,并没有这个说法,消费和出口也同样可以稳定经济。关键要看投资、出口和消费哪个环节出了问题,病在哪里就得从哪里下手。”经济学家、万博兄弟资产管理公司董事长滕泰对本刊记者说。他认为,中国经济从2014年年初以来加速下滑,病根就在于固定资产投资增速断崖式的大幅回落,拖后腿的就是房地产和制造业。原因就是融资成本太高、或者是资金链断裂。

  连续多年来,我国固定资产投资增速都在20%以上,在2005年之前一度超过30%,在上世纪90年代甚至超过60%。而这一比例在2014年迅速回落至15%,这是非线性的变化,也叫断崖式变化(见图1)。滕泰解释说,在经济学里,线性变化是小幅连续的变化,如我国出口和消费的增速,一年内回落一个百分点或者半个百分点,都是预期中的变化,并不可怕。而在投资领域,房地产和制造业投资增幅,分别从2014年年初的20%和18%跌至年底的10.5%和13.5%,这都是大幅的非线性回落。

  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邵宇也表示:“人们都觉得中国投资比例过高,其实这是个错觉。因为无论从短期还是长期看,投资都是经济增长最重要的要素。没有投资,只谈消费增长拉动经济增长,就是无本之木、无源之水,毫无意义。GDP是生产出来的,而不是消费出来的。没有生产,居民自然就没有收入,消费也就无从谈起了。”

  有效投资需继续扩大

  多年来,投资在拉动经济上饱受诟病,甚至被过度的妖魔化。究其原因,就是重复投资以及由此带来的产能过剩。为什么会出现这些问题呢?邵宇认为,中国投资总量并不过剩,而是结构不合理,长期存在三多三少问题。即政府主导的“铁公基”投资偏多,民营资本参与和主导的关键产业投资偏少。传统行业投资偏多,新兴产业、教育、医疗投资偏少。依赖银行贷款进行的投资偏多,依靠直接融资手段完成的投资偏少。“我们需要的是智慧投资或叫有效投资,这种投资并不过剩,而且还远远不够。”邵宇说。

  邵宇的这种说法,与发改委所提的今后投资方向如出一辙。在去年,发改委就表示,投资主要用于补短板、调结构、增加公共产品和公共服务供给,而且还推出了七大工程包和六大消费工程,生态环保、养老健康、清洁能源、信息电网等新兴行业都被包括其中。“大家都在提的新常态,两个很重要的构成就是新的需求和新的供给。新的需求是消费升级的需求,新的供给是新技术、新产品、新业态和新模式。国家正在加大投资的环保、养老健康等工程都符合新的需求和供给。”邵宇说。南方基金首席策略分析师兼基金经理杨德龙也表示,环保、节能和医疗健康这些领域是经济转型的方向,与传统行业的投资相比,投资这些行业对经济拉动的效率更高,并有望成为拉动经济的一个新增长点。受投资提振影响,“互联网+”、新兴消费这些概念在二级市场炒了很久都高烧不退。

  除了改善投资结构,在传统的铁路、基建等基础项目的投资也没有停止。从去年二季度以来,中央政府还有意识地加大了基础设施的投资,如水利、高铁甚至包括“一带一路”的大战略,且效果立竿见影,在2014年,我国基本面的投资增速没有下滑。对于铁路项目,业内人士表示,与发达国家相比,我国的路网密度和人均铁路里程仍有差距,建设空间巨大。因此,2015年及“十三五”期间,中国铁路投资额将维持在高位,中国铁路市场仍将是世界上最大的铁路市场。

  而对于房地产投资,邵宇则认为,我国二三线城市的产能过剩非常严重,再进行投资肯定是无效的。但在一线城市和城镇化核心区域,房地产投资还是有效且需求很高的。“未来的城镇化,是深度城市化,平价的住房、医疗、卫生和教育都是有效的投资。”邵宇说。

  邵宇和杨德龙也都认为,由投资带来的二级市场机会中,“一带一路”带动的高铁、核电、白电、设备都还有机会可以挖掘。

  降融资成本活跃企业投资

  提振投资,就要有投资主体用真金白银去投资。对此,滕泰更主张用市场化的手段去刺激市场主体自主投资,也就是通过降息、降准的方式降低企业的融资成本,通过减税来鼓励企业投资。滕泰表示,和传统的搞项目修建只能解决点上问题不一样,这种方法具有普惠性,全国各行各业都会受益。

  “现在企业的毛利率在10%左右,而融资成本也是百分之十几(见图2),实业本来能挣到钱,可融资成本一高就不挣钱了,融资贵已经搞死了一大批企业。”滕泰说。而且这个问题自2013年6月份的钱荒之后就越来越严重。中国有着100多万亿的储蓄总额,这一数字高于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钱最多的国家却出现了钱荒。老百姓(603883,股吧)存钱时是水的价格,企业借钱时就变成了油的价格。由于融资成本高实业不赚钱,再加上民间借贷一年百分之三十、四十的利率诱惑,让很多制造企业不做实业而是做起了贷款生意。可随着去年信托违约风险的蔓延,企业通过信托渠道融资的链条也开始断裂,又把这些做贷款的实体企业带入死亡边缘。

  “企业都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怎么会有主动投资的热情!如果把中国企业的实际融资(不是名义)成本从10%降到5%左右,就会有上亿的企业从亏损变成盈利。企业一盈利就会主动扩大投资。”滕泰说,“统计数据显示,中国企业的平均税负在40%以上,有的甚至高达60%,而美国只有20%。如果综合税负能降到30%,众多在垂死边缘挣扎的企业也会生机勃勃,那么企业自己就往前奔,积极去投资了。”

  2014年,中国人民银行两次降准一次降息,但依然有研究报告显示,中小企业融资成本并未降低,而且今年一季度企业融资的实际利率较去年四季度还有上升。“还是降准、降息的幅度小,未来还应加大降息、降准的力度和频率。我给央行4月20日一个百分点的降准点赞!”滕泰说。

  为了降低企业的融资成本,大幅降准、降息会不会带来流动性的泛滥,让股市和楼市再起泡沫呢?对此,邵宇表示,目前流动性说不上宽松,只是相比之前略微放宽。对于释放的流动性而言,肯定先去有盈利的地方,资本市场是首选。虽然会有一定的泡沫,但要看到“水至清则无鱼”。如果一点投机价值都没有,也就没人关注这个领域了。最重要的是,在资本市场泡沫中,会有更多IPO和债券发行。企业融到钱,就可以到实体经济中去投资。“股市上涨,股民赚了钱,企业融了钱,又扩大了投资,一举多得。虽然有一定的泡沫,但代价完全可以承受。”对于楼市,邵宇表示,由于不动产登记和房地产税政策的预期,房地产不是特别好的投资值标的,不大会形成房地产泡沫。“3·30”房贷新政也只是托底不是刺激政策。

  好项目做PPP让利民间资本

  除了降息降准,释放银行的钱,民间资本的力量也不容忽视。政府正在大力倡导的PPP模式,就是通过政府和社会的合作,吸引民间资本注入来拉动民间投资。发改委官员也提到,PPP项目是真正让利于民间资本,项目必须是现金流比较充裕、有稳定回报、预期好的项目。

  4月21日,国务院通过PPP管理办法及《基础设施和公用事业特许经营管理办法》,在能源、交通、水利、环保、市政等基础设施和公用事业领域开展特许经营。并允许对特许经营项目开展预期收益质押贷款,鼓励以设立产业基金等形式入股提供项目资本金,支持项目公司成立私募基金,发行项目收益票据、资产支持票据、企业债、公司债等拓宽融资渠道。而且,对于政策性、开发性金融机构可给予差异化信贷支持,贷款期限最长可达30年。

  杨德龙就非常看好PPP模式的发展前景。他表示,PPP模式是基础设施建设投资的创新模式,把政府和民间资本连接起来,只要民间资本和政府的利益分配合理,民间资本都会很积极地参与到公共事业上。PPP模式在一定程度上转变了政府职能,既解决了地方政府投资公共事业的资金难题,又是民营资本投资回报的一个好途径。由此带来的投资机会在二级市场也有反映。而那些积极参与PPP模式,正在改变传统生产和销售的企业,以及适合做PPP项目的环保领域机会值得挖掘。

(责任编辑:马郡 HN022)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