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简单投资,其实也不错

2015-09-14 15:00:06 证券市场周刊 

  黄祖斌(博客,微博)/文

  据说清朝康熙时的大臣索额图(韦小宝的把兄弟),曾得到他父亲索尼做官的四字心法“揣摩上意”。在股票投资上,也有一些非常简单但有效的原则,比如著名的价值投资者李剑提出的“好股好价,分散投资,长期持有”。在经历了两轮暴跌后的当下的A股市场,有必要品味一下美国投资大师约翰.邓普顿对股市规律的总结:“牛市在悲观中诞生,在怀疑中成长,在乐观中成熟,在兴奋中死亡。最悲观的时候正是买进的最佳时机,最乐观的时刻正是卖出的最佳时机。”

  听着似乎很简单,老生常谈。但顿悟其实在于个人。

  《邓普顿教你逆向投资》一书,介绍了不少邓普顿的人生与投资智慧,虽简单却有效。

  节俭对成功投资的重要性

  巴菲特李嘉诚等几十年前就已是亿万富翁,但生活并不奢侈,令不少未达到财务自由的小资们百思不得其解。其实节俭是积累投资所需的资本金的必由之路。

  前两年网上有一文章,说在北京月薪1万元,扣除社保、个税和其他“必要”支出后,月节余只有24元。有趣的是这些消费中居然没有读书学习的预算。这完全是一种社会亏欠自己的消费观。

  反观邓普顿,父亲在期货投机中亏得精光,甚至无法提供他的大学学费,这让邓普顿养成了极度节俭的生活习惯。年轻时在纽约为有5个房间的公寓配齐家具只花了25美元(相当于2006年的351美元)。

  在同等收入条件下,节俭的生活习惯能更快积累资本金,毕竟绝大多数投资人都要靠劳动所得积累资金。投资、事业、生活不顺利,就需要储蓄渡过难关。邓普顿买下一家只有8个客户的投资咨询公司,最初惨淡经营时,靠的就是储蓄。节俭的人更容易取信于人。邓普顿在股市中的第一桶金,是1939年向前任老板借款1万美元抄底股市,大赚3万美元。一个讲究生活品位、没有储蓄习惯的人,谁会愿意借钱给他投资股票?

  当节俭成为一种习惯,还容易养成投资于高安全边际股票的思维习惯。即使是伟大的企业,以过高的估值买入,也只能取得长期平庸的投资业绩。以巴菲特长期重仓的可口可乐为例,1998年的高点市盈率高达40多倍,如果在这个高位投资,在随后的10多年时间内收益率都为负。A股创业板指数年内最大涨幅曾达到174%,整体市盈率100多倍。真正计较生活、投资成本的人,不大可能会重仓这种利润不变且全部分红100多年后才能回本的股票,这也能回避前期创业板股票纷纷跳水70%的风险。

  对个人素质要求可能非常高

  如果真正掌握有效的投资策略、交易模型,则或许像郭靖那样的更容易取得最好的成绩,如同他背诵《九阴真经》或是练习降龙十八掌那样坚持不懈。不过对于广大的A股投资者来说,最好综合提高自己的能力,切忌把股票投资看作易如反掌之事。

  拿邓普顿来说,他是美国的基金经理中最早开始进行海外投资的,早在1960年年代就开始对日本股市的投资,取得了一定的超额收益,但他几十年的平均收益率为13.5%,与温莎基金的约翰.聂夫相当。很多人看不上这个收益率,但邓普顿可谓天资聪慧又勤奋过人。因父亲被迫中断了他的大学学费,他靠记牌、正确估算出牌概率,赚取了约25%的大学学费。家乡乡镇高中不开设第四年数学课(这是进入耶鲁大学的必要条件),他向校长提出自己当老师教自己的同学,顺利考上耶鲁大学。耶鲁大学经济学专业毕业后,又在牛津大学获得法律硕士学位。显然这种学术水平代表的学习能力,多数投资人是不具备的。

  再看巴菲特、索罗斯、彼得.林奇、罗杰斯,这些人都是硕士学历,而且都是名校毕业。虽然学历不是成功投资的充分条件,也未必是必要条件,但投资人应当认识到自己在学习能力上的差距,并不可低估成功投资的难度。

  坚定地把资金投入投资洼地

  1960年代初,日本经济平均增长速度是10%,美国大约是4%。但日本很多股票的市盈率(4倍)却只有美国平均股票市盈率(19.5倍)的20%之多。美国投资者普遍对海外股市不屑一顾。邓普顿的基金在日本投资之后的30年内,东证股价指数上涨了36倍之多。

  2001年“9.11”事件后,美国股市休市几天。显然这起事件不可能动摇美国的根本,更不会导致全面的经济衰退。书中列举了美国股市经历朝鲜战争、古巴导弹危机、艾森豪威尔总统心脏病发作、肯尼迪总统遇刺等利空后市场见底的时间。“9.11”事件的利空未必超过这些,但市场对美国航空股的悲观情绪必然导致极大的抛压。邓普顿决定在开市后,如果备选的8只股票跌幅超过50%就买进,于是成功抄底3只航空股。6个月后,分别收获了61%、72%和24%的回报。

  亚洲金融危机时,韩国股市市盈率从20倍跌到10倍以下。邓普顿在1997年后期投资了马修斯韩国基金(该基金当年亏损64%)。结果从1998年开始的两年内,该基金取得了267%的收益率。邓普顿又成功抄底了韩国股市。

  股市中代价昂贵的一句话就是“这次不一样”。在2015年A股的小盘股崩溃之前,不少人认为中国的创业板和纳斯达克不一样。实际上,低估值的股票中长期收益率高于高估值的股票,这是最普遍的规律之一。

  申万风格指数始于1999年末,截至8月28日,低市盈率指数收益率明显高于高市盈率指数(指数均由200只成份股组成)。高市盈率指数的累计收益率为61.55%,年化收益率为3.3%;中市盈率指数分别为233.12%和4.5%,低市盈率指数则分别为450.38%和10.8%。

  就目前A股市场来看,以金融股为首的大盘蓝筹股没有足够的资金来炒作,但却是长期价值投资的首选。

  趋势与价值不可偏废

  对于很多急于赚大钱的投资人来说,邓普顿、巴菲特、彼得.林奇等人不到30%的长期年化复合回报似乎太低了一些。显然这些人根本不了解什么叫复利。不过如想尽可能实现更高收益率,股市或股票的趋势也应重视,这样可能拥有比价值投资者更多的投资优势。

  不论是股市还是个股,涨跌过度是常事,甚至能达到非常离谱的地步。以下介绍邓普顿的两次相当成功的投资,只是从完美角度,才能说他忽视了趋势对提高收益率的影响。

  1939年因忧虑欧洲的战争阴云和美国国内的经济衰退,美国股市在12个月内大幅下跌49%。邓普顿大胆借款1万美元,买入104只惨淡经营的上市公司股票。但邓普顿未预料到涨势远超预期。他在买入后约4年,即1943年全部卖出了股票。而道琼斯指数在1944年和1945年分别上涨了11.80%和26.97%。

  1981年9月,邓普顿大部分基金已经从日本股市撤出,“因为日本股票正变得越来越热门,其市值在不断攀升。”事后看,邓普顿错过了日本股市80年代的持续大牛行情。1981年-1989年,日经225指数年涨幅分别为8.76%、4.36%、23.42%、16.66%、13.35%、43.85%、14.58%、39.86%和29.04%。

  在一个明显的上涨趋势中,预测顶部的正确率低,也不会有来自监管部门的奖金(李大宵上半年对创业板的顶部预言就屡屡落空),不提前离场,哪怕是分批离场,都能轻松获取较多投资收益。而在明显的下跌趋势中,不必深究股市下跌的原因是什么,关键是不能早早地满仓抄底,以避免满仓后迎来最后一跌。这甚至是2015年不少私募基金清盘的原因。

  关注股市反向指标

  本书提到了两个有趣的反映股市大拐点的反向指标:在美国纳斯达克世纪性崩溃前的最高点当天,《华尔街日报(博客,微博)》刊发《保守的投资者们跃跃欲试,科技股并非昙花一现》的文章,19个月后,纳斯达克指数暴跌79%。《商业周刊》则在1979年8月封面上赫然有一个标题《股票的死亡》,美国股市确实在3年之后才开始长期的大牛市,但并未死亡。

  这种反向指标在中国股市也并不少见。2014年7月,某著名券商分析师提出改革无牛市。到2015年5月,他又说牛市不言顶。某位刘姓著名学者在4月24日股市已大涨之后(当日收于4393点)表示:“股市只要一跌,很快就有新的资金进来,所以会很平稳地走到一万点,如果说从2014年6月份的2000点开始,最晚到2016年6月份的时候,上证指数会达到一万点,资金完成了从银行向股市的转移。”4月21日,人民网(603000,股吧)发表《4000点才是A股牛市的开端》一文。所以,没有持续准确预测记录的人,在一个涨跌趋势持续较长后,再出来预测,很可能就是个反向指标。

  寻找A股市场的反向指标需要长期的积累,有可能的话可以组成团队,准确定位几十位知名财经人物,建立A股反向指标指数,做成APP,以1万元的价格出售,限售100个,或许是个好生意。

(责任编辑:马郡 HN022)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