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左晓蕾:IPO不应该成为调控工具 持续盈利条款不应修改

2015-12-10 12:50:02 和讯股票 

  和讯股票消息 12月10日,21世纪报在深圳举办“2015亚洲资本年会”。本次会议首要聚焦与中国地理毗邻、合作最为密切的亚洲区域,邀请亚洲知名的金融机构舵手、宏观经济学家、风投资本大鳄、创新产业上市公司董事长等各行业领袖,进行一次广泛而深刻的产业资本交流与研究,剖析当下,寻求合作,探讨未来,赢取更大的发展。和讯网作为特邀媒体全程直播。

  银河证券首席总裁顾问、经济学家左晓蕾在会议上表示,每当市场下跌,IPO就暂停,其实,不能轻易让IPO停下来,我们应该让资本市场为实体经济服务。IPO不应该成为调控工具,因为有供求,增加IPO就增加供求,大家都买新股,把二级市场股票卖掉,但到这里买新股,二级市场跌下来,这是市场供给调节,不应忽略。

银河证券首席总裁顾问、经济学家左晓蕾
银河证券首席总裁顾问、经济学家左晓蕾

  其次,不应该修改持续盈利条款,持续盈利这是非常难判断未来是不是能持续盈利。以马云为例,阿里是15年之后才上市,马云当年就是救死一生,15年前没有人知道,中国电商模式,会发展到今天这个光棍节一天之内就可以900多亿,电商主要就是80、90后,80、90后是互联网的原住民,他们非常容易受交易模式的吸引,在15年前这些人根本不是消费主体,怎么知道未来有这样的成长,有这样的机会。

  以下为部分发言实录:

  现在创业板超百倍市盈率的公司,跟价格成长严重违背,市盈率什么意思?超百倍市盈率是什么意思?盈利非常低,用这样的增长速度,达到现在的价格,有人计算过可能需要一百年以后,甚至更长时间。我们先不说,这是一个中小企业,就象道琼斯30家成分股,到今天来说,最开始进去的公司,现在一家都没有,连这样大公司都很难有百年老店的发展,更何况中小企业,一百年之后才能实现的价格,这个合理吗?

  当然没有,这跟它发展严重背离,我们很多公司第二、第三年都在严重亏损,如果严重依靠价格上涨带动市值上涨,这是虚拟的,有泡沫的。此次半年之内我们市值翻一番,但有一句话怎么说,出来混总要还,所以现在就跌回去,幸亏救一下,当然方法值得探讨,如果不救我觉得连一半都没有了,荡然无存,什么推倒从来都有可能,所以价格增长一定要基于实际的市值增长,否则就是虚拟、有泡沫、有风险的。

  如果企业做好了,经济也会发展,因为原则上来说,所有微观主体,他们都可以健康发展,都可以盈利,都有很大的增长,那么微观主体的成长、增长、利润、收益合起来就会对经济增长产生贡献,企业是我们最重要的市场主体,是我们最重要的经济主体,那上市公司,也是一样。他们不能说怎么样改变整个经济的状态,但至少是一个正能量市场,所以资本市场为实体经济服务意识就是要把企业做好,让企业把资本市场作为一个做大做强的平台,这应该是最基本的道理。我觉得不是大家不懂,只是回应,来把这些基本道理,更多植入与我们的思路中间,企业做好才能双赢。

  做好企业必须做好几件事情,第一让企业上市融资。公司未来有发展,现在已经具备很好的发展空间,已经赚钱,已经开始要成长,这需要扩大规模,需要扩大经营,这样就有更大的发展空间,那么必须让这些公司能够得到资本市场的长期融资这样的支持。

  当然一定要注意,资本市场的融资是长期投资概念,这也是资本市场缺乏的很常识性的基本认识。中小企业贷款难、贷款贵,所以我们就要让他上市融资,这是非常错误的概念。企业贷款难、贷款贵,这都是盈利资金,你不可能让他每年都去贷款,这是一个概念,大家需要把直接融资,间接融资需要扩大需要改变,但不能这样改变、扩大。资本市场长期融资,企业做大做强就要围绕这个平台资金支持,这样才能扩大规模,扩大经营,所以必须扩大IPO,扩大直接融资,长期直接融资的活动。

  二让不好企业退市,一定要退市,否则劣币驱逐良币,在市场上占用资源,我们市场需要实行优化配置,资源配置到好公司上面去,而不是让该倒闭不倒闭,该退市不退市公司,这才是鱼龙混杂,这样市场永远都在无序状态下,这对资本市场发展百弊无一不利的事情,一定要让不好公司退市。

  三、发挥场外三板市场孵化器作用,培育更多优质上市资源,这是培育优质上市资源,这是孵化器,让公司做大做强,不是说阿猫阿狗都可以上来,一定是未来可以借助这个平台,可以做大做强这样的公司,这样的公司不是随便一个创新创业公司就可以包装一下上市的,所以需要孵化,需要场外市场的孵化,而且孵化的时间可能按照企业发展规律,3-5年是短的,所以充分发挥三板市场孵化器作用,如果要培育更多优质上市资源,我建议三板市场不需要设任何门槛,让更多公司上去,投资、支持这些公司,降低他们的成本,更有利于三板市场的公司挂牌,公司孵化、资金支持。

  四、培育场外多层次创新、创业企业的资金支持体系,这个非常重要,多层次资金支持体系,场外多层次资金支持体系,这是我放的一个名字,这非常形象,因为全球成本案例都有争议,以天使投资开始的基金,经过风投基金、PE基金在不同阶段筛选后,延续了多轮的截利式的资金支持体系,或者我们称之为“耐心资金组成多层次、场外长期资金扶持体系”,这是我对它一个定义。

  这是最合适,最有效的支持初期创业创新企业发展,基金支持的方式。一定不同阶段大家很熟悉,天使、风投、PE是什么意思,他们在什么阶段下会介入,A、B轮是什么意思,他们在每一轮过程当中,可能都有一些筛选,而不是所创新创业公司,最后都可以成就霸业这中间淘汰率很高。李克强总理提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我同意,大从中可以孵化出未来可以上市、可以成长、可以做大做强的企业,所以这中间天使非常重要,初期可以承受更大风险,这个很重要,这对于我们孵化优质上市资源,这些资金体系,才能成就这种孵化过程,才能成就孵化的体系。

  所以这里很明确一个概念,创新创业企业的资金支持体系,在场外而不是在场内,这是全球成功案例证明。从道理上来说,这也才能说得过去,按照企业发展规律。

  意思就是说,在场内的资金是交易资金,交易资金是不能孵化企业的,在场外而不是场内,场外多层次资本市场发展,资金体系发展是扶持创新创业企业重要金融生态环境。但我们现在非常大家都知道,我们资金都要赚快钱,急功近利,所以天使承受风险,有耐心资金很缺乏。

  我们建议政府企业引导基金现在有几百家,国家层面、各个地方都有很多,政府引导基金要成为培育企业的引导资金,而不采取过去补贴作用,补贴容易产生腐败,你为什么补贴这个企业,不补贴这个企业,我觉得政府可以作为有限合伙人,参与、支持中国现在的天使投资基金的投资活动,参与他们、引导他们、跟他们共同承担风险,培育我们的天使投资基金层面的投资。这是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最重要的基础设施建设。这是我们应该做几件事情。

  做好企业不应该做几件事情:一、IPO不能再作为调控工具,二不同意把《证券法》中间的关于企业发行人、持续盈利的条款修改为持续经营,为什么?三、不能把市值管理列入《证券法》,不能把操纵价格成为合法化。四、三板定位孵化器不应变成场内一样的交易市场,创新创业公司成长是交易不出来的。

  为什么IPO不应该成为调控工具,一到市场下跌的时候,IPO就停下来,我们不能轻易让IPO停下来,但下来我们动不动就停下来了,我们应该让资本市场为实体经济服务,现在这是违背的。

  IPO为什么不是调节工具,因为有供求,增加IPO就增加供求,大家都买新股,把二级市场股票卖掉,但到这里买新股,二级市场跌下来,这是供给调节,这是市场,大家对市场调节、供求调节缺一个东西。在商品市场上,供求变化调节价格,这是所谓市场价值,中间有一个非常重要因素,这是不能忽略的。中间约束因素,约束因素是效用最大化,如果没有这样一个东西,供求怎么样发生变化?供求自己变化?不可能。

  效用最大化这个有一点抽象最简单一个例子,我吃饭,作为女士来讲吃一碗饭就可以了,效用最大化就满足了,这个时候出现什么情况,我就不会卖第二碗饭,这样市场需求就降下来,原来供求那么多,我不卖这就降下来,降下来之后,需求一降,供给就会过剩,过剩价格就会受到很大冲击影响,因为卖不出去,这样供给就会下降,降下来的供给、需求就会形成新价格,供给、需求发生变化得到新价格,这叫做市场调整。效用最大化就是一个非常理性的约束条件,没有这个约束条件你市场怎么变化?

  在资本市场上不是效用最大化,资本市场效用不可能有最大化约束,因为赚钱,赚钱效用就是欲望,欲望就是永无止境,资本市场什么在调节这个供求?风险。为什么一发IPO大家都会二级市场会掉,最重要就是我们这个市场没有风险意识,本来现在大家都好像不说这个话题,这个市场需要分不同的风险承受能力的群体,就是风险变化不同,有人可能承受风险能力大,有人承受风险中性,在这种情况下,风险划分是根据自己风险能力的承受能力划分出来。

  这个IPO发行,如果大家有风险意识,有这样偏好风险,风险偏好划分,这样同样一只股票,对这些人来说是不同需求,有人可能认为自己应该就是买,有人认为自己不应该买,但这个市场没有风险意识,只要是股是就跑,只要新股就必须涨,当然就会出现这种情况,所以我们市场在这个问题上,真的没有把道义讲透,没有用合适的方式,去建立这个市场正常的风险意识和体系,所以简单就把IPO停下来,这是解决不了问题,是培育不出来的,正向反要培育风险能力任何时候都要让IPO发行,最后出现发行失败,让这些没有风险意识这些人,去承担各方面的,包括发行人,包括保荐人、投资人去承担失败代价,承担没有风险意识代价这样才能把住IPO。

  因此IPO不是调节工具,变成调节工具这是我们这个市场极大扭曲,要建立我们的风险意识,最重要还是需要让IPO发行,让他发行失败,让大家承受风险,付出代价,这不是非常恶意,这就是道义。为了把企业做好,必须让IPO正常化,不能动不动就停下来,我觉得这是我们第一件不能做的事情,就是要把企业做好。

  第二、为什么不应该修改持续盈利条款,非常重要大家举一个例子,持续盈利这是非常难判断未来是不是能持续盈利,大家看看马云,大家都为其成功喝采,但马云是15年之后才上市,马云当年就是救死一生,15年前没有人知道,中国电商模式,会发展到今天这个光棍节一天之内就可以900多亿,电商主要就是80、90后,80、90后是互联网的原住民,他们非常容易受交易模式的吸引,在15年前这些人根本不是消费主体,怎么知道未来有这样的成长,有这样的机会,而且从国外来说,说实在也没有几个电商项目像阿里巴巴这样,一些国家很早就开始电商也没有发展到这样程度,日本因为线下服务非常好,很有体验性,人性化,所以电商也不是那么吸引人。所以怎么判断其未来有持续增长的前景?这是很难判断的。

  在阿里巴巴年代,像马云这样创业公司,又有多少?早就销声匿迹,早就不存在,是马云自己救死一生,所以修改这个条款,非常不具有科学性,不具有合理性,也很难判断。还不说中国的创业板,包括其他第二第三年上市之后就亏损,这种公司比比皆是,有几个是创新这个概念,这是一个新概念,所以上去了,以后有成长性,市盈利那么高就因为有创新,但创新跟你们不一样吗?刚才已经解读过。这种例子,你当时认为有成长性,用概念包装的形式,但有这样的案例吗?大多数公司上市2、3年就亏损了,这些如何解释?

  还有最大教训就是90年代的泡沫危机,我叫做纳斯达克非盈利企业概念包装上市泡沫危机,当时就是现在,现在操作这种概念,我记得非常清楚,IMT一个老师,一个技术或者一个什么概念,然后早几个学生包装,谁谁一起来两千万包装,两年上市。这种在那个年代像神话一样。还有一个叫MBA老师在学校一年上400门新课,我非常钦佩他们的创新速度,现在这些概念都是一个概念,真正要把这些概念变成市场,变成经营主营业务,不是那么简单现在美国也不是这样创新发展,所以我认为我们现在重新包装概念上市,然后引领企业上市,第三第二年就亏损,燃烧还不退市,然后我们这个市场就完全无序了。

  去年中国概念股退市潮,就是因为不盈利企业进行财务作假,上市惹出来的祸端,大家不妨看一看,现在又说现在有一些不盈利公司已经上市了,最后发展得很好,实际上现在为止说了半天,大概就是小米等这些就是不盈利上市,然后可持续经营的特别案例,但不能普遍化。大家知道这些公司上市之前,他已经具备未来互联网盈利的所有条件,他流量巨大,大家都知道,这里已经非常明确判断,虽然现在还没有盈利,但现在这种规模、这种增长速度,但已经具备所有成功互联网公司所具备的东西。

  所以这些东西都要仔细研究,不能事实而非,需要讲道理。前面我们也说,优质资源需要配置在好公司上,这叫做优化配置,如果不盈利,前景很危险的公司你让他上市?我觉得这样做的好没有什么案例,我们真的做不到这样的案例,找不到这样的很多案例,而且做不好根本不可能给投资者带来回报,这样投资者就短炒,我就买新股、抄新股,这样市场就永远解决不了融资弊端,资本市场也不是扶贫济困,而是长期融资,做大做强的平台,而不是扶持中小企业发展,我觉得这是不可能,这也不利资本市场发展,也不利企业,还不说我们还有其他理念,而且我们前面说,公司做好才对资本市场做出贡献,才能对投资者回报,才能让市场有信心,如果都没有前景,你让他上市,这些东西都做不到,我觉得未来把公司做好,未来把市场做好,未来把资本市场能够很好为实体经济服务,让我们投资者获益,获得共赢机会,我们非常赞成修改条款,修改条款弊端。

  

(责任编辑:徐汇 HF069)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