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国家信息中心高辉清:中国的未来主要靠创新经济

2015-12-10 17:08:44 和讯股票 

   和讯股票消息 12月10日,21世纪报在深圳举办“2015亚洲资本年会”。本次会议首要聚焦与中国地理毗邻、合作最为密切的亚洲区域,邀请亚洲知名的金融机构舵手、宏观经济学家、风投资本大鳄、创新产业上市公司董事长等各行业领袖,进行一次广泛而深刻的产业资本交流与研究,剖析当下,寻求合作,探讨未来,赢取更大的发展。和讯网作为特邀媒体全程直播。

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发展战略处处长高辉清博士
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发展战略处处长高辉清博士

  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发展战略处处长高辉清博士指出,以前中国宏观经济很难预测,但比较好分析,现在宏观经济很容易预测。

  他举了一个例子,过去温总理说4万亿,我们GDP有明显的上升,但不知道大家是否注意到,今年以来国家发改委批的项目金额就有4万亿左右,过去4万亿只是一个概念,今年4万亿是实实在在的项目,过去概念催生中国经济30年,今年是实实在在的项目,但是经济增长还是有一点困难,所以今年跟去年不太一样。

  “大家说这很好理解,为什么?这是新常态。”高辉清认为还是应该回到我们熟悉的概念,叫做大转型经济,只是现在大转型经济跟我们过去转型经济有一点不太一样,过去经济转型是人为更多,客观比较少,更多希望自己转,但现在转型经济更多就是环境逼迫,而且没有退路,这一点确确实实跟过去不一样。

  高辉清提出两个值得注意的现象,“一、今天中国成为全世界大博弈的中心,这个好像跟我们没有关系,是国际博弈问题,但实际上就是经济问题,就是经济增长的争夺战,因为有这个现象出现,导致我们宏观经济倾向出现一系列问题,导致我们经济增长格局也有很大促进作用。 二、中国现在进入中等收入陷阱的状态,我从来不认为这是陷阱,为什么?如果说陷阱只会陷2、3个人进去,但实际情况就是全世界绝大多数中等国家、发展中国家都在这个陷阱里面,所以不能说这是陷阱,我也有相关文章介绍这个情况。在十二五期间、十一五期间我们都没有这个问题,这些问题都是前几年开始出现,而且我们很多宏观政策,实际上出发点都是为了解决全球问题。”

  长期以来,我们国家有一个不言而喻说法,当我们GDP跌破8%的时候,我们会放弃一切其他的需要,来把GDP推上去,但现在我们看到了,我们GDP已经根本不奢望达到8%,而且政府没有这个想法把GDP推上8%,更重要我们花很长时间、更多精力处理看起来跟我们经济增长不太相关的“一带一路”、亚投行去了,为什么?因为我们有一个很大的需要,我们过去从来没有遇到过处于被世界头号竞争对手打压的状态,这个状态对我们经济影响怎么样?

  在今年这个情况下,奥巴马采取措施就是TPP,希望打造一个新的国际游戏平台,制定一套新的国际合作游戏规则,在这个过程当中,希望把中国排斥出去,达到打压中国目的。

  这个威胁在前几年已经降临中国,只是国内很少人知道,或者很少人讨论,当时对中国也是一个挑战,所以为什么这些年我们花很大精力处理国际问题,其中很重要就是“一带一路”,我们可以看到“一带一路”和TPP,实际上标志着一个世界新时代来临。

  这个形势从现在来看是两类格局,TPP是一个“正规战”,美国主导,成型的推,但我们的“一带一路”没有那么成型,有一点像“游击战”,谁会赢,正规战好像有优势,但现在来看,“一带一路”获得成绩远远高于TPP。

  提出TPP之后,尽管国内很多学者对此有反对,为什么?我们现在自己中西部建设(002302,股吧),还需要很多资金,有数据表明,我们整个国家的交通大概是北美三分之一左右,中西部交通只有东部三分之一左右,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中西部有大量基础设施需要投资,这种情况下为什么我们要花很大精力去建设“一带一路”,“一带一路”很重要项目就是建设交通设施。

  很多国家对中国“一带一路”的支持力度,超乎我们想象,因为很多国家比如说蒙古,他对“一带一路”的需求实际上应该比我们还大,蒙古希望中国推动他。

  “刚才为什么谈新常态是一个转型时代,今天研究发现正确对待新常态如何看待?从经济角度来看,经济新常态就是经济起飞结束后,经济发展的旧常态,我们今天发现中国经济为什么那么困难?有很多特点,我们经济增长速度放缓,传统企业,特别传统制造业大量死去,这些现象以前发达国家都出现过。经济起飞期结束后,这些国家都有这些现象。”高辉清指出。

  “当一个国家靠内需来增长为主要动力的时候,这个国家经济起飞期基本上结束,为什么?没有一个国家经济起飞可以靠自己拉动自己,没有一个国家的经济起飞可以靠内需拉动。所以当我们实际上十二五规划提出以内需为主的时候,基本上标志着我国逐步结束经济起飞期。”高辉清说,“这种情况下,我们必须要破解中等收入陷阱。”

  高辉清指出,一个国家经济从落后地区一直发展到中等收入阶层,这条路是通的;中等收入到变成高等收入阶层,从发展中国家变成发达国家的时候,这中间没有路,这路是断了。发达国家GDP含量里面70%以上再也不是低成本要素推动,而是高科技含量推动。基本上所有发展中国家在GDP含量里面科技贡献都没有超过40%,我们中国的科技含量里面大概就是32%左右,这就是告诉大家一个什么道理。中等收入国家再往前发展,就要面临跟发达国家高科技经济转型。

  所有发达国家除了美国之外,基尼系数都在0.36以下,绝大部分发达国家都在0.3以下,中国是0.46。一个社会出现分化的时候很难找到一个共同的前景方向,一个共同奋斗目标,这个国家很不幸就会调入陷阱里面,出来很难,实际上这些问题在中国都存在。

  从现在角度来讲,中国传统经济模式需要打破,如何打破?十三五规划前所未有把创新放在前所未有的高度,对创新表述就是摆在国家发展全局核心位置,而且是让贯穿党和国家一切工作,所以创新是可以打破“中等收入经济陷阱”的核心。

  为了破解中等收入陷阱,我们还提出市场化改革红利。同时,国家还提出要借助新经济模式,实现弯道超车,借助现有互联网+这个手段。对中国来说,非常大的好处就是三次产业革命以来,我们第一次跟全世界其他国家站在同一起跑线上,而且我们市场规模很大。研究发现,原来一个国家要破解中等收入陷阱,必须要进行社会文明建设。简单来说就是四个方面,法制建设、廉政政府建设、市场建设、社会公平建设。  

  高辉清指出,当前宏观经济趋势来看,中国经济还是靠房地产,房地产应该还在支撑一段时间,但最后中国经济、中国能否成为发达国家,能否成为高收入国家,还是要看中国创新经济是否会来临,因为我们把中国未来都基本上押在这边,从这个角度来讲,中国资本市场要发挥更大作用。

(责任编辑:徐汇 HF069)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