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了解更多关于《 》的报道,那就扫码下载和讯财经APP阅读吧。
放弃阅读
注册

关注小市值次新股的中报行情

2016-07-11 14:57:47 证券市场红周刊 

  

证券市场红周刊2016年第26期
证券市场红周刊2016年第26期

    ——专访天津易鑫安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栾鑫

  《红周刊》实习作者 彭峭

  外形俊朗、为人低调的栾鑫,虽然刚步入不惑之年,却已在证券市场摸爬滚打了23年,对股市有着自己独到的见解。其旗下管理的多款私募产品,自2011年成立至今,累计收益均超过200%。除了高收益,更为抢眼的是他管理的产品在2015年股灾期间回撤极小。在栾鑫看来,选股只是基本功,风控才是底线,相比取得超高盈利,他更看重的是如何为投资者的资产保值。对于近期市场普遍期待的吃饭行情,栾鑫表示谨慎看好,同时他比较认可次新股板块的投资机会,建议重点关注上市未满一年、总市值较小的次新股。

  根据市场反馈随时调整交易策略

  《红周刊》:炒股23年,您对资本市场想必有着很深的认识。从公开资料来看,您管理的多款私募产品,累计收益都超过200%,可谓“战绩骄人”。您之前说“选股是基本功,是保持盈利的利器”,能否给我们分享一下您的选股经验和方法?

  栾鑫:我选股的方法十分多变,不会主观地去建设各种框架,也不会通过公司的财务数据等去做传统意义上的价值投资。我认为很多时候市场有自身的一个选择,作为参与者,我希望感受的是市场想选什么,或者说,我选择什么能得到共鸣,能得到其他投资者的认可,能受到资金共同的追捧,所以很多时候建仓我也是一种试探性的,我会关注市场给我的反馈,根据市场的反馈随时调整交易策略,如果我某一个倾向性的假设,市场印证了,我就会顺着这个趋势去操作。

  《红周刊》:很好奇您想得到的市场反馈,是一种什么样的反馈?

  栾鑫:如果某一样东西,市场的注意力“哗”一下,完全被吸引,这就不是我想要的。只有在市场还没有高度关注的时候,它的表现以及行业趋势都是良性的,我才愿意去参与,因为随着行业发展趋势的印证,关注度会越来越高,会源源不断带来认同的人,它的价格才会健康地上涨。

  《红周刊》:听您说的这些好像比较偏理论性,可以用个例子给投资者们再具体说说吗?

  栾鑫:就以近期市场上关注度比较高的无人驾驶来说吧。在我看来,如果现在有10%的汽车是使用的无人驾驶技术,那这个阶段配置这部分的股票在未来一两年获得高收益的可能性就比较大。因为10%的市场渗透率可以说明无人驾驶已经解决了主要的技术问题,再往后市场渗透率发展到30%或者50%,无人驾驶的发展速度会更快。但是等到它的市场渗透率达到50%的时候,我就会退出来。因为从10%发展到50%,会有四五倍的空间,但从50%哪怕发展到100%也才一倍的空间。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我建议最好选择那些市场渗透率还处在10%或者30%阶段的行业及股票。

  《红周刊》:这个思路确实很值得参考,但目前A股市场上行业诸多,我们怎么才能从中选出符合您上述标准的股票呢?

  栾鑫:从大逻辑上来说,什么阶段投资哪些行业,这个是比较重要的。比如说,翻看美国的证券史,第二次工业革命后美国的铁路运输获得大发展,之后逐渐变成拉动其经济增长的新动力(310328,基金吧),所以在当时那个阶段当中,铁路股一路高歌猛进,最终撑起了华尔街大部分的市值,那会儿投资铁路股就是恰当的时机。国内市场也一样,2003年~2013年被誉为中国房地产的“黄金十年”,在这段时期,有色金属、钢铁、煤炭以及地产板块的一些股票就是我选择配置的重点,也就是说,你选择的股票最好和当下拉动经济增长的动能相重合。

  《红周刊》:那按您的意思,在接下来我国经济的发展过程中,都存在哪些可以挖掘的投资机会呢?

  栾鑫:我国经济再往后发展的话,我认为机会还是蕴藏在一些新兴的科技创新型行业当中,在这些行业中,谁会发展得更好,可能就要再看细分下来的技术成熟度。比如1999年市场炒作网络股,虽然大家都觉得网络科技会改变未来,但其实当时上网还要依靠接入电话线拨号,这还是个很早期的技术,所以网络股涨上去之后很快又跌回来了,就是因为当时网络技术还没有达到一个可以快速爆发的阶段。可是现在就不一样了,随着技术的不断发展成熟,再加上安全性有了保障,移动支付、互联网金融等已成了当前主流的生活习惯,这些也是我们投资关注的一个重要方向。

  按规则办事,风控是盈利的前提

  《红周刊》:去年股灾以来,大盘重挫,许多私募产品损失惨重,甚至难逃清盘的命运,但就您管理的几只私募产品净值来看,回撤幅度都很小,股灾期间您是如何操作的呢?

  栾鑫:其实在股灾之前我就感觉到市场已经很不理性了,比如有些股票的估值高达300倍,还有大家的情绪都很亢奋。但我不是一个主观的投资者,虽然这时候我认为市场风险很大,但我不会空仓,还是保留了40%的仓位,如果市场继续涨,我还是能跟随市场获利,如果市场下跌,那我也要等到市场告诉我该撤退的时候再撤退,所以6月中旬大盘出现了几根长阴线,我就感觉信号可能比较明确了。

  《红周刊》:能在股灾期间控制好回撤确实很不容易。这是否与您在很多公开场合提到的“在交易过程中要把风控放在第一的位置”理念有关呢?

  栾鑫:确实,我在交易过程中,会把回避市场当中的一些风险放在比盈利更靠前的位置,我整体的仓位都比较低,就是因为我的资产配置不能承受较大的波动。实际上,从2014年下半年到2015年6月份的大牛市,我的仓位基本上也保持在半仓以下,期间除了极少月份我认为后市会有较大概率的连续上涨,才会把仓位调整到上限八成,而仓位到八成之后,风控部门每天都会提醒,如果没有充分的理由就肯定要降下来,还有就是单一方向的一个板块配置不会超过三分之一的仓位。

  《红周刊》:虽然风控对于保住股市的胜利果实十分重要,但很多投资者在交易过程中,往往做不到严格按照风控纪律操作,您是如何意识到风控的重要性的?

  栾鑫:我其实也是建立在对过往经验的总结上。从1993年入市买第一只股票,一直到2003年,期间盈盈亏亏,回过头来看,在那十年间我可能都没有从股市中挣到多少钱。于是我就在不断反思,为什么我投入如此大精力的一件事情却没有做好。通过不断地总结我发现,在之前盈利的基础上,有几笔高位追加的资金最终损失幅度超过20%,而这些损失恰恰比较“致命”,导致之前的盈利及本金逐渐被蚕食,而如果没有这几笔大的亏损,我就是赚钱的,从这之后我就开始比较注重完善风控系统。

  《红周刊》:除了强调风控,“有所为有所不为”的投资理念也是您经常提到的,这是否也和您前面提到的严格风控有关系?

  栾鑫:对,我应该属于风险回避型的投资人。如果我认为盈亏比对我不利,我就不会去操作。赚20块,可能最多亏掉5块,这个我参与,但赚20块,可能最多也会亏掉20块,这个我就会放弃。很多时候我们会发现一些投资机会,但实际上它前期已经涨了很多倍,再去追,风险就会很大,所以我不管预计最后它的涨幅会有多大,我都会强迫自己放弃,虽然开始会比较难,因为人的欲望总是无穷无尽的。

  在现在的交易过程中,当净值在1的时候,我的仓位都会低于30%,随着盈利水平的提高,才会慢慢放大仓位限制,但同时也还要依据对市场的判断,这两个条件缺一不可。最重要的是,在操作的过程中,要严格执行自己制定的标准。相比获得超高盈利,我更看重的是不能给投资者造成亏损。

  关注上市未满一年的小市值次新股

  《红周刊》:我看到您现在管理的产品的收益曲线,好像从2016年1月份开始就几乎没有什么波动,是一直空仓吗?

  栾鑫:我们在今年6月份之前的仓位都很轻,但6月份之后我们选择加仓了。当时感觉市场情绪比较悲观,大家都在担心英国退欧会对我国经济造成多么负面的影响,但真正退欧的那一天外盘都有跳水,但A股跌下去又马上被拉起来,似乎不为所动,我就感觉利空出尽之后,市场并不想跌,那天我就开始加仓了,不过仓位也不是很高。

  《红周刊》:就大盘走势来看,在底部盘整数月之后,近期似乎大有向上突破之意,市场普遍认为在6月风险事件集中释放之后,随着7月中报行情即将展开,以及伴随超跌蓝筹股的估值修复行情和中小创等高成长股的高送转预期再次升温,A股在7、8月有望迎来一波“吃饭行情”,不知您如何看待后期市场的走势。

  栾鑫:你说的这些逻辑都比较对。近一年以来,大盘从高位跌下来确实跌幅比较深,在3000点附近的位置盘整了差不多一个季度,往下走的空间也不大,再加上从政策面来看,今年的货币政策等可能主要都倾向于维稳股市,也没有太多利空消息,大家还是想在股市中寻求机会,所以我认为可能会有“吃饭行情”,只是对这一波行情能达到的高度不是很乐观。

  《红周刊》:您做出上述推断的理由是什么呢?

  栾鑫:从资金面来看,确实能看到有一些资金流入股市,但另一个问题是现在A股市场有些股票的估值偏高,高估值会造成一级市场的股票解禁之后卖出压力较大,比如我们看到近期产业资本减持激增,这会导致市场再往上走缺乏动能。

  就后期走势来说的话,我认为会震荡上行,走得比较纠结,可能会呈现一种N字形,反反复复整体涨幅不会很大。当然这只是我现在的一种假设,可能往后走又会出现新的变化,因为市场不是排好一种阵型就一成不变的,是一种动态博弈。我所能做的是及时地采取一个最优的方案。

  《红周刊》:从您的意思来看应该是对后市谨慎看好,那在这样的市场行情中,接下来您会比较关注哪些板块机会?

  栾鑫:从“选美”的角度,我觉得因为现在个股估值都比较高,所以大家还没有新的想法和标准,像之前的OLED、锂电池这些板块都已经炒过了,也形成了“审美疲劳”。之前说一级市场解禁的压力比较大,大家会希望二级市场不要变成一级市场的“接盘侠”,所以在整体估值都比较高的情况下,突破的逻辑可能就是找没有抛盘的方向,也就是那些上市时间还不到一年没有解禁压力的次新股。我觉得按照这个逻辑,场内资金才敢去参与,才敢去抱团博弈,因为你的对手不是那些成本极低的原始股。我们6月份加仓的板块主要也就是我之前说的次新股。

  《红周刊》:虽然股市几经调整,但次新股在估值方面仍处于较高位置,在具体操作上,您对普通投资者有何比较好的建议?

  栾鑫:近期次新股板块相比大盘来说的确已经积累了相当高的涨幅,投资者如果想介入,还需注意风险。个股的选择方面,次新股当中按行业划分来选股都是其次,我比较关注的一个指标是总市值,会选择总市值偏小的。再加上7月份之后中报会陆续出来,我会关注他们的分红方案对股价的支持力度。在个股的选择上虽然会有所侧重,但不会太多,我会把板块中的这些股票做一个统一的配置,基本上是全配。

(责任编辑:马郡 HN022)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关注小市值次新股的中报行情》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