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安娜:农业与资本对接过程中的风险控制

2017-05-23 13:14:15 和讯股票 

华文大观执行董事、上市公司风控专家 安娜
华文大观执行董事、上市公司风控专家 安娜

  和讯网消息 由和讯网主办,中城银信控股集团战略合作的《中国农业创新发展资本论坛》在北京农广大厦召开。本次论坛以“深化供给侧改革?资本助力农业创新”为主题,邀请农学产业专家、金融投资大咖及新农创新先锋企业共聚一堂,首次以“金融助农”立意,以“资本”为核心逻辑贯穿全线,挖掘“新农金”——激发行业创新、促进产融结合、强化资金效力、解困市值管理。

  华文大观执行董事、上市公司风控专家安娜在发言时表示,和大家分享了她对农业与资本对接过程中的风险控制的看法。中国农业有巨大可挖掘的资本,巨大成长空间和巨大潜在影响力,但是由于自然条件和发展历程,造成了事实上农业有一个巨大的风险敞口。由于行业的周期长、时间长、利益回收时间慢,投资过程中会产生非常多的变量。

  以下为发言实录:

  安娜:大家上午好,非常感谢和讯的邀请。我们本身是为上市公司来做整体的风控的,所以我们今天这个题目是《农业与资本对接过程中的风险控制》。我们也一直很欣赏和讯的专业精神,对它的整个构成的母公司联办在整个中国资本市场和金融市场发展中的示范作用有一个很深入的了解。今天谈到风险控制的问题,我们先看一下整个的资料。可能很多下面的专家很清楚,我很快的过一下。

  第一中国农业的发展现状。

  中国人均耕地的整体情况是比较少的,这是我们目前的现状。我们在研究中国农业整个风险控制的企业下,我们做了几个国家大概的概况,我不知道大家能不能看得清楚,荷兰、中国、法国美国澳大利亚。每平方公里需要喂养的人群上,澳大利亚是最少的,才3个人,而荷兰是最大的,荷兰每平方公里要养育409个人。在整体状况上看,中国和法国是比较接近的,中国是146个人,而法国是121个人。这个事实上在中国一直以来我们认为在舆论里面事实上是有一个误解的,经常中国人有时候会说我们地大物博,这几年这个概念一直在进行一个重新的定义。我们说社会公知的一个误解,事实上等于给了农业现代资本投入有一个相对不是特别好的背景。对于中国人来讲,可能现在在农业这一块,是需要在保证安全的基础上来提高土地的效率。这个图上大家可以看到荷兰,荷兰是土地现状非常艰难的国家,但是他们的经验是非常值得我们借鉴的。

  中国耕地的破碎化程度比较高。这个主要的特点可能会引起后面我说的一个现状,就是中国各个地区机械化的程度,发展水平非常不均一,这也导致了一些区域性的风险特点和风险敞口。

  土壤退化严重的现象,这个现象是经过几十年中国农业发展滞后带来的一个副产品。但是这个事实上提示了一个很重要的风险敞口,从当下开始,从我们现在开始,从这个时点到未来,我们整个的从投资到农业企业的成长发展过程当中,事实上由于中国在土地安全和食品安全上法律的升级和意识的加强,这个时候对于未来的农业企业和农业企业的投资方面,在这一块的法律风险敞口将会非常大,而且整个的损失会进入一个比较严重的程度。

  大家看这两个图,这是中国机械化程度比较大的差异。这两个图事实上提示了一个问题,我们可以看一下,后面我们罗列了一些关于机械化程度的一些因素。但是事实上我们在这个里面发现一个问题,因为我们介入了很多上市企业内部的风控,在这之后会发现一个问题,中国农业企业投资比较倾向于一个全产业链的投入。在全产业链的投入上,他必然会涉及到不同的发展成熟度的区域。这些不同发展成熟度的区域,事实上现在整个规模和整个地块的农业特征,以及相关的风险敞口的规律上,从小逻辑上会有非常大的差异。这种情况下,当你投资一个全产业链的时候,你必然面临整个风险敞口,即便在同一行业和同一产品上都会面临一个非常大的差异。这种差异的处理方式会给整个企业未来健康发展和能不能成功的介入一些新的资本或者国际化带来一个很大的挑战。我们认为现在一个非常核心的问题是农业标准化水平相对比较低。这个问题在后面我会集中做一个说明。

  与国际农业大国的比较。我们关注了几个国际农业大国的情况,大家可以看一下,这是美国的情况。美国有一个问题,由于土地的破碎化程度比较低,农业呈现了三个特点。这三个特点里,高度的极夜化的农业生产,是美国二战以后发展出来的非常重要的竞争力,我们国内在技术方面比他落后的时间还是相当长的。大家也看到农业信息化程度,农业信息化程度比较高这件事刚才我们演讲当中也提到了,中国在现在新的网络技术的实现,包括深圳做航拍机的大疆,现在也开展了和农业的合作,这个地方中国现在的尝试还是很靠前的。

  我们始终认为,美国事实上跟中国的模式可借鉴的意义不太大,因为中国整个国家的发展情况、土地情况和美国差距比较大。我们看一下荷兰,刚刚也说过了,荷兰每平方公里要养育400多人,中国是100多人,几乎是中国的3倍,它成为全球第二大农业出产国,这个里面一定有它的优点。我们看看实务是怎么操作的,荷兰的特点,跟一线的比较接近,最大的特点就是投入的资金很大,在技术开发方面,实际上是投入非常高的。但是荷兰在农业方面最出名的并不是荷兰高投入的情况,事实上是一个基本特色。这是刚才汤教授说过的,是农村信用合作社的问题。事实上荷兰合作银行的前身就是农村合作信用社,我们觉得它是全球在农业里面,信用合作社这个经济通过这种方式来支持农业一个非常好的案例。咱们国内金融机构有一些,比如平安的农业事务部,他们也经常去荷兰跑,去考察这个东西,我们觉得这个借鉴意义是非常大的。

  荷兰的这个合作银行从诞生开始就是由农业催生出来的,不是金融反哺农业,是农业催生了整个荷兰合作银行的业态。这个银行现在已经是世界两百强的企业,这个跟荷兰整个农业在全球非常大的核心功能地位和它产生的国际的现金流,以及这样的一个金融的基础,是它能够成为这样一个企业非常重要的条件。

  我们来看一下它的产业链金融。我觉得第二点其实是非常重要的,大家可以看一下,90%的客户是集中在农业和食品行业,等于荷兰合作银行事实上是一家非常专业专精的专门服务于农业的银行。我们去调研发现,荷兰的合作银行里面所有的人员在农业上面的专业程度绝对不逊色于任何一个所谓的农场主或者相关的专业人员。这个就意味着,我们看到这是很重要的一点,当他的专精度达到这种程度,人员的专业度和整个评估风控能力达到这种程度的时候,这个金融机构在给农业进行金融服务的时候就变得非常的有控制力,而且很自信。大家看给这个企业提供了很多多元化的金融产品,事实上很关键的一个问题就是,在于他能通过这些专业人员,尤其是一些非常了解农业,关注农农业的金融人员,非常大的特点就是这是一个复合型人才,只是专业的金融人员,同时又是很专业的农业专家,这个复合型人才,事实上在这个银行中是一个起着非常决定性作用的,这也是中国很多系统目前处理农业问题的时候非常挠头的问题,你要么懂金融,要么懂农业,农业投资是来个风险敞口的迅速叠加。在这种叠加过程中,人员的复合程度,在一个人身上累计的知识程度的组合非常重要。荷兰合作银行能够掌握这个风险点,这个活是非常难的。通过这些风险点的控制能够设计出一套风控体系,这个对于金融系统是非常重要的。我们今天提资本面临农业的时候,其实资本在面临任何一个投资的时候,核心就是考核它的风险,一个风险和收益的平衡点是所有金融机构风控最核心的一个要素。国内现在也在进行一个积极的尝试,但是受限于中国“一行三会”相关金融控制的底线要求,可能会受到一些限制。

  这是法国的情况,刚才我也说了,法国的整体地块的情况和中国从风险控制上来讲,模式的相似度比较高。法国这个国家既不是葡萄酒最大的产出国,目前事实上并不是最优质的葡萄酒的产出国。但是法国经过了差不多将近100年整个标准化的过程,在他的整个标准化的基础上产生了大量的个性化和精细化的农业,这个是非常值得借鉴的,尤其在我们现在农业产品的升级过程当中。大家可以看一下,我觉得很有价值的一点是,大家可以看到,在法国葡萄酒整个的标准化过程中,事实上大量运用了我们现代所谓的金融学的一些知识模型和数理化的过程。这个可能在当下整个农业控制里面是离我们相对比较远的东西,比如大量的应用了统计学、拓扑学和量化的手段,将整个天气情况,各种情况进行了一个非常精细的量化,这个东西是非常厉害的。一提到农业投资,大家有一个话经常提,叫我是靠天吃饭的,这句话我们从风险控制的角度来讲是觉得非常有待商榷。大家回溯中国的历史,所有人类的历史,在几百年前,很多完全无法达到的一个东西,实际上通过人类历史的发展和科学的发展都进行了一定程度的控制。比如说以色列的农业,大家应该很了解的,以色列的农业事实上其实我们,不止是科学化和技术化的问题,事实上改变了一个命运。就是一个国家如果天然和自然环境非常受限的一个很极端的情况下,依然可以通过科学的办法,使他的农业达到一个非常高的成就。事实上这个是部分的颠覆了一个靠天吃饭这个话的基础,中国现在的标准化和推行国际化事实上也在极力的向国际标准靠近。国际的标准从来都和纯粹的靠天吃饭是有一个相当远的距离的。

  第二农业与资本对接中风险的敞口。

  我们一直都说中国农业有巨大可挖掘的资本,巨大成长空间和巨大潜在影响力,这个和中国的情况,中国的体量和中国农业第一产业的国家战略地位是相关度很高的。但是我有一句话没有写在上面,我们认为中国的农业由于自然条件和发展历程,造成了事实上农业有一个巨大的风险敞口,这也是为什么在前一轮的投资进来之后进入一个小高潮之后出现了很多负面的声音和负面的失败案例,所以这个我觉得是大家要清晰认识到的一个问题。正是由于它的周期长、时间长、利益回收时间慢,这个过程中会产生非常多的变量。而这些变量之间又会进行互相扰动,这是一个动态的风险产生的过程,这个过程事实上表现出来很多敞口。

  大家可以看一下这个表我们大概写了一下,就是2006年以后的那一次农业投资的高潮。这个高潮事实上大家可以看到很多知名的机构和知名的个人都参与其中。这个也直接导致了,当这些在农业投资上相对经验不是很充分的一些资本在投入之后,经历了一些阶段性的失败之后,可能由于这些人和机构都是社会媒介特别关注的一些对象,所以导致了他们的一些失败可能会被放大镜放大,这是在环境上的一个影响因素。中国现在有些银行在做一些农业事业部的尝试,我们之前调研过平安银行(000001,股吧)的农业事业部,他们从2013年成立到今年2017年大概4年时间,整个体量应该已经进入到几百个亿的阶段。这个发展还是可圈可点,有些很积极的尝试。

  资本面临的问题,我们两个角度来讨论。首先一个问题是农业的特殊属性,刚刚我提到了,它是一个长周期的不确定性,会被资本市场放大。这个变动因素过多之后,尤其是农业标准的缺失,这个标准的缺失不是说中国没有标准,而说标准清晰化和一个比较高级的标准的缺失。这个导致的经济学和管理学的一些控制参数,没有办法找到它的标的。也就是说,金融去评估或者是去估算它的一个收益或者风险点的时候需要一个数理化的基础,不能凭空猜测。现在大部分中国的投资企业可能很多在这方面更倾向于寻找一个合适的个人或者是一个合适的企业家,他可能在农业产业里面经营很多年,对这个行业的明规则、潜规则都有一些比较确切的认知。但是大家知道,人是一个非常有变动性的因素,我们说人不是一个纯理性的要素,他必须要有一些理性的要素和数据进行平衡,整个的判断。

  风险收益点的平衡,这个是我刚才提到的,在金融的投资过程中,如何确定风险和收益的一个平衡点,这个平衡点最终出来是一个结论或者是一个现象,但是过程是需要大量运算和需要大量的模型去控制,这个部分对于农业来讲确实比较难。这个会使得现在银行业跟我们提到的一个问题,就是说农业企业投资里面对资金风险的承受力和时间的要求,和目前比如说咱们大量的国有资本的银行设计的这种金融的风控底线之间存在一个很大的差异。这个差异导致在大量资本进入的时候面临很多的障碍,这个据我们所知,也是现在很多银行系统、金融机构正在跟银监会,包括人行各方面进行沟通,也希望在这一块能够有一个有效的办法能够迅速推进这个东西。因为经历了一轮互联网的投资泡沫之后,基本上中国大部分的投资机构和投资个人在这个里面的损失比例是非常高的,这是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第一次在一个行业里投资整个的情况变化的是损失非常大的情况。所以农业现在作为资本的平衡,整个资产配置的比例可能就很关注,但是现在确实这个门槛比较大。

  这个里面我们有一个收获,我们写了一个Tips,就是资本事实上是一个双刃剑,事实上在融资的时候,放大收益的同时优点被放大了,同时风险也被放大了,这是一个双刃剑。在融资的时候,实际上如果你的企业内控和风险控制不到位的时候,事实上一样会被资本放大,同时给投资人和企业带来非常大的损失,包括行业。

  我们大概给大家看一下我们罗列的一些情况。我们认为,行业的一些专业技术人员,尤其是技术管理人员和专业投资人的一些情况可能在国内农业投资这一块会有些缺乏。这个可能没有办法展开了,但是我们说一点东西。刚才也看到了,中国的农产品(000061,股吧)现在在进口的情况下依赖度非常高,我们现在所说的,最近在“一带一路”这个问题上面临很多企业需要我们给出一个意见。事实上有一个很关键的问题,当“一带一路”到一个新的国家的时候,由于中国整个农业企业的农业化标准的水平比较低,消费比较低。在进入一个新的国家和新的社会环境的时候,他的整个风险的加大会放得非常大。刚才大家也看到很多中国农业企业走出去到国外收购,这个事情,其实中国的制造业很早就开展过,中间其实暴露了很多风险敞口,就是你的这次出去的目的是否能够真正确切的达到,并且从中建立一个非常有国际影响力的市场地位,这个非常重要,这是走出去的一个很大的挑战。对于中国国内的企业来讲,现在司法部门,由于国家在各方面法律升级的过程中给中国农业企业既有的法律保障体系带来了一个很大的影响。我们说现在有一个情况,一个是上市公司的实控人之中实际上是一个法律问题。第二个问题,是中国企业法律风控的底线一直是拉在民法和商法的底线上。所有法律的底线都是基于一个社会公知的基础,社会公知是刚才说的,社会上整个舆论对于整个农业投资的看法,或者是一些错误的观念,这个会对整个投资造成非常重要的影响,这个是我们需要说一下的。

  第三农业供给侧改革是农业科学化管理理念。

  我们现在给上市公司,尤其是农业企业做风控的时候,反复有一个问题是标准化。供给侧的改革事实上基础是一个科学化管理的系统和思路方式,包括了大逻辑、小逻辑和逻辑之间的分支。我们说风控实际上是一个类似大脑神经元的结构,每个神经元都有自己独立的作用,但是神经元之间是互相影响的。也就是说整个风控过程不是一蹴而就的问题,事实上是一个长时间动态的一个持续改进的过程,这个可能是之前我们很多的企业风控碰到的一个非常大的误区。

  国家农业的标准其实一直有制定,但是我们今年发现一个非常重要的现象,就是2017年不是农业的标准化年,是中国的标准化的年。我们知道就在上一个月,大家知道,在标准化水平中国最高的行业是医药业,制药业。由于跟人的生命安全有关,所以在整个标准化的过程当中要求最高,进展最快,和国际化对接的速度也最快。我们发现国家已经开始了一个医药体制标准化改进的试点,农业事实上标准化也是非常重要的,这意味着我们在国际的对接中,比如说大家知道FDA,FDA是一个监管组织,它的基础是一个标准化。标准化事实上是国际贸易之间的一个最大的阈值。当把这个阈值拉得很高的时候,事实上就直接体现了在整个国际贸易当中的优势。这个优势在国际竞争之间,大家可以看到反倾销,还有很多这种国际的诉讼越来越多。在这个里面,实际上标准化起到一个非常重要的作用。中国的标准化今年的变化事实上是对中国从企业到行业非常大的支持,这个我觉得大家要关注一下。因为没有一个系统化、标准化的大数据支持,你是没有办法建立起来一个动态的系统。没有这个动态的系统,你事实上是没有办法金融去框定你的风险的,你的风险框定会非常的艰难,所以这个应该是所有企业未来竞争当中非常重要的竞争点。

  建议大家仔细了解一下法国葡萄酒的整个过程,我们给农业的上市公司做风控的时候,多次给他们的持股人提过这个案例,这个很重要。事实上大家对法国人都有印象,可能比较散漫。但是事实上你通过了解就会发现,法国人在做跟自己利益相关的事情上一点都不散漫,非常严谨,而且做得非常细腻,很细致。他把整个法国从空气,就是大家所说的天气、气候很难控制的要素都进行了数量化,而且结合了各种手段,我觉得非常有意义,他们做得很细致,这个逻辑非常值得借鉴。

  差不多我要分享的就是这些内容,谢谢!

(责任编辑:陶海玲 HF003)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安娜:农业与资本对接过程中的风险控制》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