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了解更多关于《 》的报道,那就扫码下载和讯财经APP阅读吧。
放弃阅读
注册

圆桌论坛:金融服务防风险,脚踏实地记心间

2018-05-27 17:31:47 和讯网 

  和讯网消息 5月27日,由华鑫证券主办的“预见、非凡”首届防范金融风险高峰论坛暨2018华鑫证券5in1金融产品发布会在上海中心举行。本次峰会邀请了知名研究机构学者、金融机构负责人、科技企业管理者,共同透析金融风险防范,探讨金融科技在多个金融业务领域的应用。和讯网全程直播。

  论坛中进行了以“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风险攻坚战”为主题的圆桌讨论。央行货币委员会委员、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樊纲、上海仪电总裁蔡小庆、华鑫股份(600621,股吧)首席经济学家叶檀、上海尚雅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石波、艾瑞资本主管合伙人杨华参与讨论。

圆桌论坛:金融服务防风险,脚踏实地记心间

  

  论坛嘉宾:

  华鑫股份首席经济学家叶檀

  央行货币委员会委员、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 樊纲

  上海仪电(集团)有限公司总裁、华鑫股份董事长  蔡小庆

  上海尚雅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  石波

  艾瑞资本主管合伙人 杨华

 

  以下为文字实录:

 

  【叶檀】:先说一点:快是什么意思呢,以毫秒计的,大家都在逃的时候,可以找到一个门逃出去。

  接下来我们要做一个圆桌论坛。我刚才听得蛮认真的,今天我的角色有点变化,是一个主持人,娘家的角色,他们让我干什么就干什么了。

  我想问石先生比较庸俗的问题,您说要机构,换手率比较低,现在换手率太高了,我不是问换手率的问题,刚才您说A股被低估了,您的策略是怎么样的?告诉我们一下,我们今年应该怎么做?是不是被低估了?是买中石油,还是买茅台,或者是其他的行业?谢谢。

  【石波】:市场风格经常变化。去年蓝筹股表现比较好,今年蓝筹股有一点回调,但是我觉得大的格局来讲,小股票被高估,大股票被低估,这个会被改变。打开大门以后,市场出现国际化,去年是A股港股化,今年是加入MSCI是国际化,大家的价值尺度会向国际标准靠拢,以前A股经常停牌,2015年的时候很多公司停牌,停牌就没有流动性,风险非常大。上一次股灾就是这样。所以加入MSCI首先是国际化,投资理念上要跟国际靠拢,需要做价值投资,这是一个大的方向。被低估的,道琼斯24倍市盈率,这边的MSCI中国指数12.5倍的市盈率,有一个估值差距。放在全球市场里对标,会发现中国的优质资产会得到重估,有一个重新定价的机会。

  第二,定价权也会发生变化。一个公司在海外上市,回撤到A股,有一个5倍估值的提升,这很有问题。如果一个市场的流动性比较好,或者说按照企业的价值来评估,在不同的市场上市,它的估值应该一致,不应该有这么大的差距。国际化方向会转变,可能是一个中长期的变化,而不是一下子就扭转过来。我们做市场判断的时候,是做中长期的判断,我认为市场国际化以后,就会跟国际的资本市场放在一起,会出现一个价值的重估和变化。

  第二,投资者结构会实现机构化。机构投资者的占比今年有望超过散户的占比。过券商以散户为主,现在劵商都在发私募产品或者是FOF等产品,使散户投资者机构化,我觉得这也是市场结构变化的方向。我对短期哪些指数、哪些板块会有变化很难做判断,但是中长期的变化来讲,我认为蓝筹股有比较大的投资机会。特别是国际市场的比较来看,中国核心资产估值偏低有长期投资价值。

  【叶檀】:其实可以理解成这样蓝筹股被低估了。我接下来要问樊教授,我要代表大家问最关心的问题,刚才在说总体的金融风险,今天去杠杆,能不能告诉我们,当初什么情况收紧到什么程度不收了,还是说会继续收,对我们太重要了。

  【樊纲】:

  这个东西他们会动态来调整。如果太紧了,前一些日子降了一个点的储备几率放一放,不是刺激经济,把流动性恢复到可以接受的点,所以会动态调整的,所以有没有最初的目标,紧到什么程度,可能也没有。动态调整按照中性的原则来调整。所以也别太担心。

  【叶檀】:他还是回答了一些问题的,樊老师刚才说不用太担心,希望经济平稳的发展,信息量还是挺大的。我接着问一个问题,你们在咨询的时候是不是有一个具体的指标,那个东西超过了多少我就要收紧。

  【樊纲】:

  至少我们不敢做定量的分析,这个太难了,这么多人定量分析,我们有什么资源、权威说这个数到这个就怎么怎么样了。我们确实不敢,而且话说回来,这个应该是具体操作部门来掌握的事情。而不是我们这些局外人可以真正掌握的事情,我们各司其职。

  【叶檀】:樊老师说自己是局外人,我在想我是不是在月球。接下来我想问的是杨华总,他刚刚进上海,他艾瑞集团是全国最大的互联网股权投资分析平台,所以他的互联网这块我看过,确实不错,他是做一级市场的,刚才大家讲的都是股权二级市场,您是做一级市场,您一级市场最大的风险是什么,有没有刻骨铭心的案例,结果还是失败的。

  【杨华】:

  一级市场准确来说还有划分,我们是做天使VC的,从翻译的角度VC和天使有一个明显的界定的,VC这两个字纯粹是风险投资,所以既然有风险,所以一定要心里死掉一堆项目,这个是一个基础。所以我们在整个的投资当中其实有4个风险的管控需要我们把握的,一个是政策风险,长期投资的项目政策风险较难把控,所以有时候政策的把控是很很难的,比如说早年的P2P,刚刚出来的时候问什么政策不知道,先干了再说,所以很多投资价值,我们刚才发现被管控了,项目被关了,很正常,前一段时间的“内涵段子”几百亿的市值一下子就关掉了,对政策的把控很难,但是又秉承一个原则,对社会是不是有一个正面的价值观,这是一个比较大的管控原则。第二是行业的风险管控,各个行业的风险不同,唯一做到的就是聚焦投资,如果做早期投资还是像做后期一样什么行业都投,什么领域都看是很难的,因为每个行业的猫腻很多,水分也很多,互联网刷单、刷量很严重,光这个就搞死你了,这个东西你就需要花很大的功夫。

  【叶檀】:因为我们和杨华总还是有联系比较密切的,他们就怕刷量,一不小心就上当了。

  【杨华】:

  因为我们看过几个项目,名字不方便说,被起诉没有被投,我们一看后台是明确刷量,因为检测全国大量的数据,包括后台数据,包括我们网上抓取了很多评论,可以看到是刷的,投了2轮,还有一点惊讶是不是投错了,最近这家企业被投诉了,签了一个数据客观不造假的承诺,后面设计好几个亿,对行业的认知不了解,很多外行人进来,2015年的时候看到我们整个一级市场交易量爆增,但是2015年交易暴跌上市公司都套在里面,因为不懂行,好象VC都是薅羊毛的,但是很难,所以行业聚焦是非常重要的。

  第三个是项目风险,把控的就是一个创始人风险,这是我们一直关注的,创始团队的风险80%在创始人身上,因为团队是他搭的,他的价值观有没有底层客户伙伴,看到非常核心的价值观,是他们的代理商在他们代理商去下面演讲的时候,我们去暗访,上来代理商就讲了一句话,3000多个代理商,能管理3000多个代理商的价值观很难的,你要到末端看他的价值观,是不是达到一直认可,所以我觉得项目的风险主要就是在这里。

  最后一点就是退出风险,有时候我们很难把控,确实很难,毕竟我们有时候想退也不知道去哪里退,手上的很多企业去海外去了,最近国家又号召我们回来,可能是一个比较大的利好。我们的尽调还没有到客户,看一看合作伙伴知道不知道你的价值观,认同不认同你的价值观,上层讲得再好实际上没有价值,真的价值停留在脑袋里面,一个企业的正能量的价值观是不是可以渗透到边边角角去,被正像的价值观产生的能量是巨大的,这种企业可以变成一个伟大的企业。
 

  【叶檀】:最后一个问题要问蔡总。刚才说快,说稳健,最大的风险有可能在股市,最大的泡沫在房地产市场,您作为掌舵人,您怎么看?

  【蔡小庆】:防范金融风险,我想权威是樊老师,但是所有在座的人都会实实在在地感觉到风险。对仪电集团来讲也一样,我是说现在防范金融风险已经对仪电集团,以及所有的行业、企业都会发生非常明显,甚至重大的影响。仪电集团有三大主流:核心主流信息技术产业,两个支撑产品:金融服务、不动产,实际上都受到市场的变化,尤其技术发展的影响非常大。所以对我们来讲:第一,政策风险。防范金融风险,中央下了决心,第一个就是:两头,一头影子银行,另外一头,政府部门。我们还有很多不管是对政府,还是对企业,必然有影响。所以企业要应对这些:第一,必须要把政策的变化,对形势的预判放在非常重要的位置上。甚至哪怕不能预判,政策出来之后,要当回事。否则最后肯定要吃大亏。所以不要低估党中央的决心和意志。

  第二,企业自身要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很多东西是内因来起作用。所以对于企业来讲防范风险,不像最基本的东西。第一,任何时候不要做超出自己能力的事情。无论是加杠杆,还是不熟悉的领域盲目跨界投资,最终一定会有问题。

  再一个,现在各种商业模式创新、金融模式创新很多。千万不要忘记任何时候商业的本质,违背这些商业本质的东西,最终要么是无滋无味,要么最后就是“庞氏骗局”。

  第三,企业一定要有持续经营能力,这样才可以支撑加杠杆,等等。如果这些都没有,最后那些东西加得越多,输得越惨。还是那句话:做生意要用钱,没有钱借钱,借钱要还,最起码盈利能力要能覆盖掉财务负担。当然了,还有投资要承担风险,如果投资得不到回报,你的信誉都会差。最后,做坏事要付出代价,所以任何时候企业要坚守一条,不踩红线,合规经营,诚信经营。

  【叶檀】:说了常识:借钱要还的。这个常识很长时间不被重视。做了坏事要被惩罚,有时候做了坏事没有被严惩,因此很多人肆无忌惮地做坏事。

  刚才提到地方政府负债的问题,风险太大,赖了账没事,因此还钱的意愿很低。到底什么是最大的风险,如果是要破的话,有可能从什么地方破?

  【樊纲】:房地产有风险,取决于我们下一步怎么调控,长效机制怎么出。但是反过来想一下,大城市房价说明有需求,老百姓追求幸福生活,在追求房子。你不供给房子,大城市严格限制,结果叫供给不充足和不均衡。有的小城市敞开供地,结果人走了。所以在那儿就变成了库存积压。

  这么想一想,为什么大家还投了很多,应该说投资是为了收益,那个市场还是有收益的。总的来说,人们的需求还是旺盛,还是有收益,资金才会去。内陆地区小城市大家发现不能投,但大部分的市场还是有回报。这两年经济下滑,周期性要处理产能过剩的问题,其他的行业投资期相对来说比较少地因此大量资金到了房地产上。在这个意义上来说它是有风险,不能说没有风险,但是相比之下,比起眼看着很多项目都不能还的基础设施建设,地方政府项目,他们原来就没想还,积累起来以后,那个风险要比房地产的泡沫大。

  回到最基本的经济学道理,供需关系。从长远来讲需求有的,但是长期的供求关系。有企业的违约,房地产的违约相对来说少一些,包括信托,房地产的违约也比较少。债务一个是产能过剩,再一个是地方政府的项目。大家从各个角度来分析吧。

  【叶檀】:樊老师今天的任务就到这儿结束了。刚才石老师说了,房地产有泡沫。他们认为是信用债风险,信用债风险背后是企业的风险,企业风险后面是民企风险,民企风险特别大。石老师,您认为今年二级市场投资最大的风险是什么?因为我们知道石总的收益有好有坏,但是总体来说还是不错。

  您今年会规避什么?觉得最大的风险是什么?二级市场什么是不能做的?

  【石波】:二级市场是经济的反映吧,三去一降一补,最大的难关就是去杠杆,借到了钱要还,而且要提前还,这个压力很大。会出现刚兑,或者是不能违约,不能支付,这个风险比较大。所以对二级市场来说也一个心理上的影响。

  我看到信用市场的风险还是比较平稳,但是二级市场的反应比较过度。今年出现的问题比较多,贸易战是一个事情,还有去杠杆的事情,几重风险放在地方,市场很难表现。我记得去杠杆的风险其实政府可以控制,今年如果去杠杆去得猛,是一刀切,会出现资金链断掉,引起连锁反应。政府可以管控,包括国企,当时说地方平台债,以及国企的风险,政府都可以控制。通过其他的方式,发债券,替代的方式,这个风险可以一紧一松。很紧的话就会松。看到数据违约比较多,这个市场还是有结构性的机会。系统性机会要看外资的流入,现在开源引流,会被外资买过去。中国的核心资产还是挺有价值,市场指数比较平稳,风险可控,经过2015年股灾以后,外资也在进来了。这样只要被低估了,就会投资。所以市场有结构性的机会。

  【叶檀】:如果是被低估的企业,还是蓝筹企业,这样的企业可以投。我想再问石总一个问题,刚才说房地产泡沫很大,您觉得会崩盘吗?如果崩盘的话,会在什么时候?

  【石波】:房地产不会崩盘,因为政府在管理。其实过去三年多一直在调控房地产,什么限贷啊,首付比例提高啊,收得很紧。在这种情况下,首付比例全球最高。房地产市场的杠杆率不高。我认为在这个阶段里反而刚需、限购,一线、二线城市限购都是刚需,一旦放开需求很旺。小企业融不到钱,会退出市场。今年一季度集中度快速提高。房地产是全球最大的市场,它的集中度提高以后,会出现一些价值机会,结构性的投资机会,而且估值也很便宜。我觉得他们的货值也是上万亿。房地产行业一定会出现上万亿市值的公司。房地产市值比较便宜,买房地产股票可能比买房子要安全一点。

  【叶檀】:刚才说最大的泡沫,现在看来有的地方还是可以投资,尤其是房地产的上市公司,确实集中度在提高。我透露一下,昨天刚和房地产的一个资深人士在一起。他们卖房的时候,比如说1.5线的城市,中心城上来了。现在是轮动效应,如果是这样一来的话,我估计长春、沈阳这些地方还会藏。这是题外话了。

  接着问杨总,做了这么长时间的股权投资,风险投资这一块,现在想进入一级市场,最大的坑在什么地方?是不是跟我们说一说来避开这几个坑?

  【杨华】:实际上我们要钱的时候不大敢要穷人的钱。有一个客户的女士投了1000万,投钱的时间很长,7+1+1,9年的时间。普通人前十年赚钱太快了,要么炒房地产,要么炒股,各种套利的机会比较多。但一级市场的钱确实要沉下来。对中国来讲很多老百姓都等不了7年,所以女士到第三年就想说能不能卖掉,很难,需要一个周期套现。对普通人来讲并不一定合适,但是作为资产配置来讲,拿出5%的资产来配置,我觉得比较合理。所以100万的投资我们不敢要,因为越小的投资,说明这个人的承受能力越差,占的家庭比重高,可能只有几千万的钱,投一两百万给你,挺着急变现的。所以要认清楚自己是否适合做投资,不要看到别人赚几百倍、几千倍,就想赌一把。

  有的上市公司董事长,身价几个亿的,那就投一两百万,几百万,老百姓去投我觉得不太适合,还是资产规模在五千万这样的人群会相对比较合适。现在很多在发理财产品,什么小米上市,阿里巴巴上市。在发这些产品。原则上有一点:肯定有很大的风险。最后一轮投进去,海外上市的大部分都亏钱,不像A股还可以锁定,上去就可以抛,过程是有很高的溢价。美股、港股不认这些东西,而且对中国的企业有偏见,连跑都跑不掉。最后一轮投资实际上风险比较大。

  第三方财务公司现在最大的问题是产品不大好做,又养了这么多销售,怎么办?股权都是一波一波炒起来的,炒得很高,到割韭菜的时候了。所以不大建议资产规模小的老百姓进入这个行业。

  【叶檀】:杨总还是一如既往的姿态。虽然他自己做这个行业的,但是告诉大家,实际上一般人做不太合适,第一得有钱,真正得有钱,至少净资产在5000万以上,不太在乎那个东西。第二,你想赚快钱,在这个行业真的不合适,动不动5+2,你是7+1+1,我的天啊,9年知道。时间太长了,所以大家做的时候确实要想清楚怎么做,不要看到人家赚钱了,赚了几百倍,要知道前面的一级市场绝大部分亏钱,这是事实。

  接下来我要问蔡总,刚才说均衡,做一个资产配置,您的企业现在怎么做的?

  【蔡总】:企业始终存在一个资源配置的问题。我觉得一个企业首先还是要聚焦主营,可以适度地赌一把,但如果说盲目地去跨界,去投很多领域,贪大求全,最后肯定会有问题。

  第二,做企业肯定有风险,第一,要去承担的是可以负担得起的风险,就像刚才说的,如果你有5000万,你投个100万,没有问题。但是就那么一点钱,拿出来都投,肯定承担不起。同时,做企业和经营投资一样,需要审时度势,需要优化一些具体的结构,如果你的结构太单一,那么你的风险就会非常大,一旦出问题,最后肯定全趴下。

  【叶檀】:平时当主持人很少,今天主持这个论坛有一个感想:我们都找了什么人啊,太实在了!根本不推荐自己的产品,听了之后还想一想,我到底要不要投这样的产品,风险太大了!正因为如此,我觉得咱们把风险说在前面,讲清楚,找到专业的人,该投还是坚决投。

  感谢大家,给大家鼓鼓掌,不要走。接下来还有一个记者提问环节。

  记者:高风险高收益,低风险低收益,您是如何平衡收益和风险这个问题?

  石波:股票市场本来就是高风险,股票市场根据中国的市场包括美国40年的投资市场来讲,股票的收益比债券市场和银行存款的收益要高的。这是符合经济学原理,股票市场本身就是高风险的市场,但是机构如果是专业的理财机构的话,他的收益率应该比股票市场更高,因为私募基金收费这么高是因为他有一个阿尔法,在市场里面能够超越指数的回报,所以说他有一个阿尔法,除了市场里面贝塔之外,高风险的贝塔带来他比其他的资产类别回报要高,包括中国的股票市场,美国的股票市场都是同样的原理,怎么平衡收益和风险,机构投资人首先要做仓位管理,根据市场的牛势加仓。做对冲产品,对冲基金私募基金在国外都是用期指对冲贝塔的风险,获取阿尔法的收益。然后就是资产的类别,资产配置也是一个防范风险的一个办法,债券要配置,不要追求高收益,大家都去买股票,海外的市场也可以参与。多一个投资渠道,资产配置方面通过组合管理来防范单一市场带来的风险。

  第四就是行业之间做对冲,也就是行业的配置不能集中到一个行业,相关的行业做对冲也可以防范风险,获取一个高的收益,最核心的就是第五还是你的专业水平,有很多的公司和市场关系不大,长期的收益都是远远超过市场的表现要获取高收益就要集中到优质的股票上面,像过去上市以来,给你获得上百倍的汇报,像茅台、格力这样的蓝筹企业,长期带来的回报是最高的,所以我觉得集中优势资产也是获取更高阿尔法的一个策略。

  记者:我是来自新华社的记者,想问一下蔡总,前一段知道一行两会下发了一个指导意见,关于非金融企业投资金融机构的监管办法,在这个方面我想请问一下,上海仪电对旗下金融机构是如何有效互动的?

  蔡小庆:

  4月27日央行发布了这么一个指导的意见。我想也是针对当前存在金融怪象,确实现在有很多非金融的企业盲目去投资或者并购,甚至有一些收集牌照一样,有一些确实动机不纯,不是真正做金融机构,有的可能是炒概念,有的是把它当成利益输送。另外一个是有一些做法,包括有的虚假出资,循环出资,不具备真正自己的实力去投,再有不是真正为实体经济去服务。所以必须要有这些,这些也是防范金融风险其中一个具体的措施。我觉得这个是首先是完全正确的。

  第二个这个规定并不是禁止非金融企业去投资金融机构。中外都有实体经济或者产业资本投资金融的例子,也有很多很成功的,我们知道国际上很多大的集团都是有金融的。美国的GE,最早给产融提供了很多好的手段。但是做得好的话,这个是国内也有很多从央企到地方国有企业包括民营企业做得好的也有成功的例子,很重要就是规范。

  第三讲到仪电集团,不是今天我们要赶时髦,追什么热点才进入。已经是有这块的产业,是历史形成的,不是时髦追求的。有这块的话,我们当然也要把他做好,作为一个实体的产业集团我们做这块的话,我想可能有3点是我们要注意把握的,第一就是尊重金融机构企业自身的规律,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还是有所区别的。

  我想作为产业,作为一个实体的集团,我们做金融机构的控制也好,出资人也好,有这个体会或者更加有这个初衷是希望能够做好产融的结合,也就是真正回归本源,为实体经济服务。

  第四我们也要按照市场化,专业化去做这些金融机构,所以我们把华鑫证券这些金融机构也注入我们上市公司。这样的话也是为了更好的,公司更加透明,第二也是有更加规范,更加广阔的一些资金的获取来源和渠道,第三也是我们有市场化的激励,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情,还有我们要有自身的特色,我们毕竟不是那种非常大的,今天的五位一体我们讲在快上面也好,给我们的机构也好,更好的服务也好,就是要能够形成自己的特色。

  记者:各位嘉宾提到金融的风险,我想问一下叶总怎么看待金融领域的风险今年是哪些方面,如何进行防控。

  叶檀:刚才说的今年的金融风险在哪里的问题,其实风险已经显现了,首先表现在信用债上,以前觉得买债没有问题,现在买债有问题了。第二这个金融风险可怕不可怕?我觉得不可怕,因为这个是可控的风险。我害怕的是连锁反应比如说信用债的问题发生了之后,很多民办企业本来资产负债率比较高,现在去发债,到银行贷款,发现贷款不到了,发不了债,本来没有事,现在有事,连锁反应是金融市场最不可控的东西,如果连锁反应比较大,就会反应到我们的民营企业,现在已经开始有一点紧张,反应到上市公司,有的上市公司就开始出事,如果继续反应,就像滚雪球,我最担心是这个问题。但我认为从货币政策来看,从爆破,我把现在的金融市场称之为定向爆破,我认为定向爆破是在一定范围之内是可控的范围,所以我问了会不会等到市场急了会不会稍微宽松一点,我想是的,因为不可能再重演一遍2015年的事情,所以基本还是可控的范围之内,但是有一些企业会出乎我们的预料,会藏一些负债,表面看起来没有问题,现金流已经断了,这样的企业会出事。

(责任编辑:邵一迪 HF116)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关于《圆桌论坛:金融服务防风险,脚踏实地记心间》的报道,那就扫码下载和讯财经APP阅读吧。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