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强生数字化创新:让职能后台成为数字化创新引擎

2018-09-06 09:09:15 和讯名家 
  强生总裁Alex gorsky:“我们近期的首要任务是在全球范围内通过创新和提升执行效率来加速增长。在内部我们建立了严谨的管理流程,以更好地集中精力。我们正在推出新的商业模式和客户体验,以应对医疗整合和医疗替代资源的开发。我们还看到,技术和数据对我们提供的产品和服务的影响越来越大,我们正在以成本效益的方式改善成果。”

  纵观全球商业市场,数字化的浪潮已经是不可阻挡。壁垒森严的医疗行业也正在被重构。

  麦肯锡创建了一个衡量标准,以评估各个行业的公司在数字成熟度方面的表现。

  数字领导者倾向于在70到80的范围内得分,其中表现最好的行业,如零售、旅游和酒店业,平均净得分在40到50之间。

  麦肯锡研究的所有企业的全球平均数字成熟度得分是33,制药行业的平均值为27。为什么在这个号称以创新为驱动和基因的行业,里子却是落后呢?原因很简单,麦肯锡报告里也指出仅有10%的公司表示,他们对数字化如何影响其业务有着清晰明确的认知和战略应对决策。

  但是潮水的方向正是由那10%的公司决定。强生正是其中之一。

  从消费品起家到专注于制药

  1886年,美国药剂师罗伯特·伍德·强生与自己的两个兄弟联手,于一家旧墙纸厂开始生产手术包扎用品,公司仅有14名员工。如今强生在全球拥有200多家公司,13.4万员工。

  强生进入医疗领域并不按照生产非处方药的路径,强生是伴随着李斯特医生提出的无菌学说,强生当时生产无菌纱布和消毒绷带。

  在19世纪末期,强生大力发展消费保健品业务。例如推出的婴儿爽身粉,一度占强生营收40%以上。以及其他的牙线、漱口水。以及再1920年发明的邦迪创可贴。邦迪不仅一度成为创可贴的代名词,也是强生最为畅销的产品。

  强生真正大步迈进处方药市场,是在20世纪中期开始,当时还只是一家小型制药公司的强生,连续收购了几家专注于制药的公司。

  1959年,强生收购了瑞士的茨拉格化工和生产儿童处方药泰诺的美国麦克尼尔实验室(McNeil Laboratories)。1961年,强生又收购了比利时杨森制药。这两次收购让强生集聚了处方药研发的力量。

  在处方药上有底后,强生也开始涉足医疗器械领域,1986年,强生购买了LifeScan的血糖仪生产线,1996年并购了Cordis及其心脏和动脉支架产品,1999年收购了生物科技公司Centocor。

注:财年与自然年不重合
注:财年与自然年不重合

单位:百万美元
单位:百万美元

  经过120多年的发展,强生的已经形成了由制药、医疗器械和消费品三大主营业务驱动的超级战舰。通过历年的营收数据可以看出,制药业务一直是强生的大头。

  虽然强生有其三角,但是结构并不稳定,首当其冲的就是强生的诊断业务。在2018年第二季度财报中,医药板块销售额为104亿美元,同比增长17.6%。但是同期医疗器械业务同期增长只有2%。

  长期来看,2017年,制药业务在强生总收入的占比达到47.4%。在过去的5年里,制药业务以超过7%的平均增速增长,而另外两大业务:医疗器械和消费品业务,则一直表现平平。

  强生自己也更看好制药部门,在今年三月,强生以21亿美元出售血糖仪子公司LifeScan。强生出售这些血糖仪这样的非核心业务,是想退出竞争激烈的低利润部门,回归核心业务。

  再卖掉医疗器械业务的同时,强生花了300亿美元收购了专注于罕见病制药的公司Actelion。收购Actelion是强生成立以来的最大手笔,强生也把罕见病制药看作是另一增长极,成为第六大治疗领域。形成差异化,领先的药物组合。

  制药业务面临难题

  不过,强生收紧业务,主攻制药也不是就可以如入无人之境了。且不说在世界前10药企中,各家都有各家的法宝,每家也都是步步紧逼。制药业务本身就面临着越来越多的难题。

  首先是在政策监管方面,制药企业的销售受到政府医疗项目、私人保险计划的影响。而伴随着医疗费用越来越多,财政压力越来越大。全球医疗保健支出预计将达到2020年将达到8.7万亿美元,这将给医疗体系带来巨大的压力。而公共部门和医疗保健服务的支付方会压低医疗服务价格。

  而且医疗体系的改革,已经有可以看到支付方开始整合价值链提供以往由医疗保健服务。整合开始之后,支付方对药企将拥有更强的议价能力,给制药企业带来更大的定价压力。

  另一方面作为支付方的公共部门在监管政策上的影响,将会给这些大药企设置更多障碍。例如在国内,跨国药企要想让抗癌药物进入医保,扩展药物可及性,价格就要面临腰斩。

  强生就直言提到美国现有的公共政策时不利于知识产权和专利保护。在日本和欧美,政府都广泛地参与医疗保健融资。而在国内这样的新兴市场,国务院医改办办公厅《关于改革完善仿制药供应保障及使用政策意见》的出台,原研药在中国的市场地位已面临严峻的挑战。

  除了政策,专利断崖带来的仿制药竞争可以说是药企都不能承受的生命之重。以强生的REMICADE ?(英夫利昔单抗)为例,英夫利昔单抗可以治疗类风湿关节炎、克罗恩病以及银屑病。

  英夫利昔单抗可以占到强生营收中的8.3%。但是这种药物正在面临着生物仿制药的竞争,在欧洲市场份额已下降了50%。强生的重要药物——治疗前列腺癌的Zytiga也在2018年迎来专利到期。Zytiga去年销售额为25.05亿美元,占强生肿瘤药物销售的份额的34%。

  当然,跨国药企的研发能力也不容小觑,它们可以开发新药物。但是几乎每家药企都希望突破尚未解决的重大疾病。肿瘤和免疫领域的药物更是被各家紧盯。就以前列腺癌药物来说,强生在其中重金投入,但是包括辉瑞、罗氏等有同样的投入。

  研发新药需要投入大量成本,临床试验的失败可以带给制药企业重创。在去年,FDA拒绝批准强生的IL-6抗炎药sirukumab的一份生物制品许可申请(BLA),该BLA旨在寻求批准用于中度至重度类风湿性关节炎(RA)的治疗。

  该项目的失败让强生虽然在2017年有Imbruvica、 Darzalex等“重磅炸弹”药物,但是还是成为强生2017年无法抹去的遗憾。

  制药企业的处方不在于药

  能否有“重磅炸弹”级的新药成为大药企的救命稻草,而数字化创新往往只被看成在加速研发上锦上添花。然而解决制药企业的难题处方不在于药。

  来自埃森哲的一份报告就指出:最畅销的top10药物中,在服用了它们的患者中,那些药物只在服药4%-25%的患者中起到作用。如果想要改善健康状况,解决办法不应该依赖于“重磅炸弹”药物,而是如何给患者提供更多的支持。

  所以制药企业的处方不是药,而是如何转变提供服务。服务是为患者、提供者或护理者提供的与健康相关的管理工具,使患者能够获得更好的健康结果。服务包括迅速扩展的一系列干预措施,如数字工具和应用程序、护理支持、远程监控、咨询和转移。

  在整个医疗体系朝着个性化和基于价值的系统转变时。基于价值的医疗服务意味着制药企业需要从以往的以产品质量为中心,转变为以消费者为中心,透明度高、可及性强、质量有保证的服务。转向以服务战略,可以为药企节约500亿美元的资金,让这些资金发挥更大的价值。

  很明显这时候谁选择旁观,谁就掉队。毕竟连苹果、谷歌这样的互联网科技公司都在整合整个市场。

  强生消费总裁Jorge Mesquita就说到:“目前在这些急速变化的中心,有一种新的以消费者为中心的模式,它完全颠覆了我们所知道的产品的成本规模和价值规模。

  创新在过去对于实业来说有一定障碍,但是现在可以通过外部伙伴关系网络获得创新,此外,对于强生这样的公司来说,财务实力也不像过去那么重要了,因为新的初创企业进入者可以相对容易地通过风投获得资金。

  已经在医疗器械也消费者保健业务中频频面对消费者质疑的强生,是认识到了现状并且朝着以价值为中心的医疗系统转型中行进的。强生认为下一步拓宽制药业务,突破的路径是保证公司能够推出新的产品以及增加现有产品的可及性和市场渗透率。

  而数字化转型的作用正如强生首席信息官和副总裁所说:“我们的商业战略并不是基于我们认为我们能做什么来实施的,而是如何在未来三到五年支持我们的目标和形成我们的流程。”

  打铁还需自身硬,强生的内部数字化转型

  动脉网已经盘点过了数家大药企转型的数字化创新之路,虽然数字化创新设计涉及从药物发现到临床试验,到药品销售以及供应链和投资孵化等全流程。但是从以往的盘点中也可以发现大型制药企业在数字化创新中各有侧重。对于强生来说,数字化转型最为浓墨重彩的一笔就是内部管理的数字化转型。

  强生副总裁以及首席信息官Stuart M. McGuigan就指出:“IT化工作是要将内部管理系统从后台职能变为真正的创新引擎”。在制药行业,数字化以前还只在制造、设计、分析和提交监管文件方面发挥了作用。现在,数字化转型解决方案可以通过将数字化战略放在合适的位置,从各个方面改变制药公司的游戏规则。

  Stuart M. McGuigan在接受采访时说到强生内部数字化转型的原因,他指出:“虽然现在强生现有的消费品业务和生命科学业务都大部分处于线下业务,但无可置疑的是电子商务才是未来的方向。加之,整个医疗保健系统正在朝着精准医疗的方向演进。大量的数据和分析推动着个性化医疗。像机器学习这样的先进的工具,我们可以直接了解哪种个性化医疗方式可以提高生活质量、降低后续医疗成本。防止特定人群疾病复发,降低再住院率。这些技术非常令人兴奋,而且哪怕是在几十年以后依然有巨大的应用场景。”

  数字化创新中,内部流程的创新往往是容易被忽视的一环。但是内部的数字化对于利用原有的数据重构工作流程,创造更大效益相关。对于推动整个数字化流程也是非常重要的。

  真正的数字化创新应该是从内部核心到供应链的创新。制药公司想要在前端实现以用户为中心的流程,那么在后台也必须实现数字化业务流程。何况制药企业维护一个原始的系统成本甚至可能高于新建一个数字化系统。

  强生在全球60多个地区拥有超过200家独立运营的公司,强生内部流程的数字化首先可以解决跨部门和跨组织的信息访问,将内容转移到混合云,从原有的系统中释放关键信息价值。强生还用分析来获得完整的客户画像,提供需求预测和定价模拟。

  强生每年在技术的投入超过20亿美元,现在已经初见成效。

  强生首席信息官副总裁宋苗称:“在云的转向上强生已经亚马逊(Amazon)和微软(Microsoft)共同创建了一个集成的、可扩展的安全GxP云IT平台,我们的混合云如今存储的数据量是谷歌每天处理数据量的2.8倍。强生现在90%的(业务)应用程序现在也在云上。”

  其它流程创新

  AI加药物发现

  来自强生旗下杨森制药的团队利用人工智能重新定义药物发现。杨森制药的科学家在Cell Chemical Biology上称杨森的科学家团队发现了一种新方法,运用人工智能,帮助加快药物研发过程。既运用机器学习完成通常需要脑力和智力需要完成的任务。

  传统的药物研发试验中,通常使代表特定疾病的细胞暴露于各种化合物中拍照。并且对随后的每个反应拍摄显微镜快照。一次实验可能产生50万张快照。科学家们通过运用AI进行分类整理,为寻找对相关疾病产生特定反应的化合物提供帮助。

  杨森科学家Hugo和他的团队发现,利用这种人工智能的新方法,能使药物研发效率比传统方式最多提高250倍。他说:“在制药领域,很多医疗需求亟待满足。我们的算法可以帮助更有效地整理相关信息,更快找到更好的治疗方法,造福病患。”

  供应链数字化创新

  强生制药副总裁 Remo Colarusso表示:“我们正在努力优化供应链,这样我们今天不仅满足病人的需要,而且能够做到预测和理解病人的需求,并且转变自身去适应他们的需求。

  医疗保健行业正在迅速利用数字技术帮助改变人类健康的进程:如今,57%的患者使用联网设备与医生分享重要数据,比如血糖读数或血压数据。

  与此同时,医疗服务提供商也在以同样创新的方式提供医疗服务,例如传递检测结果和在线预约。

  供应链的数字化创新可以实现用内部数据和分析驱动业务决策过程。尽管制药公司拥有大量的数据,但是这些数据处于孤岛状态,无法提炼出有价值的情报。而大数据、敏捷分析和人工智能等先进技术可以帮助制药企业深入了解市场动态和消费者行为智能。打通驱动战略业务决策过程的关键。

  例如强生供应链团队中的机器人(300024,股吧)yumi——一个协作机器人,可以完成某些重复性的组装任务,以帮助提高生产率,并更快地将产品提供给消费者。该机器人自2015年以来一直在法国的强生公司工作,它非常精确,甚至可以穿针,使其供应链工作高度精确。

  供应链的创新可以让强生迅速发现生产流程中的问题,并且还能在问题出现之前对其进行预测。而在数字化之前,根本没有足够的数据可以支撑这样的运算,也不具备这样的实时处理数据能力。

  为患者提供服务,而不只是药品

  制药企业想要和患者建立更直接的联系,同时参与到患者的健康健康管理中,各大药企都推出了自己的健康管理APP。

  强生看好的未来健康医疗解决方案中,希望结合消费、医疗通过早期干预改善健康结果。倡导一种可持续的健康行为改变,在消费者诊疗前期中就参与健康管理,利用全流程的数据来获取价值。

  强生的未来医疗路径应该是在诊前能够评估影响个人健康行为的因素,利用基于数据建议消费者做出相应的健康改善行为。在结果上运用实际经验和证据来提高效率并且衡量影响大小。最后利用数据分析更好地洞察消费者并且学习以进化流程。在数字化健康上强生推出了多款APP.

  One-touch Reveal

  One-touch Reveal是另一款可帮助糖尿病患者轻松监控和控制血糖水平的移动应用程序。该应用程序与J&J的一键式血糖仪连接,可以跟踪患者的血糖水平,帮助可视化其数量趋势并与医生共享数据。

  7minute workout APP

  该APP就如强生版简易KEEP。它可以和iPhone的健康应用程序同步,根据整体的健身水平,推荐不同的锻炼方式和强度,以保持运动的持久性。而且强生这款APP可以尤其适合初学者,它有12中不同的半分钟练习方式推荐。同时APP还内置了教练视频

  Rest Devices

  总部位于波士顿的Rest Devices公司宣布与强生公司(Johnson & Johnson)合作,为婴儿(以及他们的父母,用智能手机在婴儿床上方盘旋)开发一个智能的、个性化的睡眠指导系统。包括一款名为Mimo的可穿戴婴儿监视器和一款名为Nod的配套应用。

  投资及孵化器

  正如文中开头所提到的一样,创新公司可以通过风险投资获得大量资金,拥有和传统企业正面对决的力量。当然对这些创新企业提前招安可以成为一种双赢的解决方案。在2017年,强生通过旗下的强生创新公司进行了21项投资。

  强生创新公司通过自2014年开始的22个QuickFire挑战项目,扩大了对创新医疗解决方案的搜索,来自世界各地的1500多名申请者参与其中。这些挑战集中在从人工智能、婴儿护理到药物安全等广泛领域。

  强生将继续扩大比赛领域,目前在数字美容、未来实验室外套和其他领域的三项QuickFire挑战将于2018年推出。

  今年6月,强生创新宣布在上海启动QuickFire肺癌挑战赛。在国内强生还和上海浦东区政府合作成立上海JLABS孵化园。

  强生创新有限公司(Johnson & Johnson Innovation LLC)全球主管罗伯特·g·厄本(Robert G. Urban)博士说:“在强生创新公司,我们采用合作的方式,合作并根据公司及其技术的需求量身定制每一笔交易,这样我们就可以加速最好的科学技术来解决今天的医疗保健挑战。我们在外部创新方面取得了令人难以置信的成果,因为我们在2017年建立了60多个重要的新战略关系。”

  小结

  在任何行业,消费者从来不会为商家的历史传统有多深厚买单,强生的爽身粉和沐浴露以及医疗器械中的阴道网片在国外都面临诉讼。强生一直希望能够参与进新兴的医疗改革中。

  强生创新也有其一贯的本土化特点,和不同地区的不同环境结合进行创新性试验。

  同时强生创新中看好的最佳路线依然是能够紧密联合其消费品、药品、医疗器材业务的项目。提供一种整合的方式去预防、干预和治疗病人。比如强生启动的利用人工智能发现早期阿尔兹海默症的迹象以及用语音识别在线监测老年人脑部健康状况。无论是强生的数字化转型还是供应链转型也都是同时涵盖三条业务管线。

  在制药上强生希望推出颠覆性的产品,把现有的一些无法治愈的疾病转化为可以控制和管理的疾病。面对未来,强生希望不断创新和突破,找到新一阶段的出口。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动脉网。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何一华 HN110)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关于《强生数字化创新:让职能后台成为数字化创新引擎 》的报道,那就扫码下载和讯财经APP阅读吧。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