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捷成股份营收数据失真 资产减值涉嫌“业绩洗澡”

2020-03-01 07:10:35 和讯名家 

  文 | 周月明

  编辑 | 承承

  连续两年计提巨额资产减值,让人怀疑捷成股份(300182,股吧)有借这一理由进行“业绩洗澡”的嫌疑,毕竟本早就该计提的项目偏偏选择集中巨额计提,如此做法的动机让人联想。此外,营收数据在勾稽上的异常,也让人怀疑其披露的财务数据真实性。

  随着2019年报披露的开启,一些影视类上市公司纷纷预告大额资产减值,而这其中就包括了捷成股份。2020年1月21日,捷成股份发布了2019年度业绩预告,称2019年归母净利润亏损金额约23.62亿元~23.67亿元,主要原因是预计大额计提资产减值,其中计提商誉减值准备16.56亿元、应收账款减值准备4.89亿元、其他应收账款减值准备4.78亿元、存货减值准备1.35亿元,合计减值金额高达27.57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这已经是捷成股份连续两年大额计提资产减值了,其在2018年时就曾计提过资产减值10.59亿元,当时,仅商誉减值就占了8.45亿元。那一次的减值,直接造成捷成股份当时的净利润暴跌了91%,一时之间受到各方热议。

  可仅仅过去一年,捷成股份又“故剧重演”。在2019年中报披露时,监管层曾下发问询函询问公司是否有商誉减值要求,当时捷成股份对此予以了否认,然而在仅仅过去半年,公司就推翻了自己的说法,进行大额商誉减值计提。问题在于,在连续两年计提资产减值之后,公司还剩下多少核心资产能够支撑业绩持续表现呢?此外,《红周刊(博客,微博)》记者在核算该公司财务数据时发现,其数据在财务勾稽上还存在较大异常,需要上市公司释疑。

  巨额资产减值存“业绩洗澡“之嫌

  捷成股份是于2011年在创业板上市,公司最初主业是音频视频技术,此后,随着2015~2016年的一轮并购,主营逐渐转移,截至2019年上半年,其占比最大的业务已经变成影视版权运营,占比78.76%,除此之外,音视频解决方案占比14.09%,影视剧内容创作占比7.12%,由此可见,影视行业已经变成了捷成股份的主要方向。

  需要注意的是,随着捷成股份2015~2016年并购潮的过去,“买买买”带给它的业绩红利正在逐渐消失,虽然公司2017年的营收仍达到43.66亿元、同比增长33%,归母净利润实现10.74亿元、同比增长11.7%,但相比2016年时的营收同比增长48.29%、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长80%的整体表现,公司还是出现了增收不增利的迹象,到了2018年,这一迹象直接演变成大额资产减值,归母净利润大幅下跌91%,利润仅有0.94亿元。2019年,归母净利润更是下滑到亏损,预期亏损额23亿元左右。

  与2018年相同的是,捷成股份2019年又再次大幅计提了资产减值,不过2019年计提规模相比2018年要翻了近两倍,高达27.57亿元。在这两年的资产减值中,商誉减值占居了绝大部分,2018年为8.45亿元,2019年约为16.5亿元。对于这两年商誉减值问题,《红周刊》记者翻阅这两年的商誉减值的具体情况发现,标的公司早在此轮商誉减值之前就已出现经营问题。

  比如2018年减值金额最大的标的公司北京中视精彩,其商誉减值高达7.52亿元。回看当年的并购材料,中视精彩2014年底作价9.1亿元被捷成股份收购,其当时做出了2014年至2017年净利润分别不低于6600万元、9240万元、1.2亿元和1.56亿元的业绩承诺。然而在2017年,中视精彩陷入与个人股东王建军的官司之中,就此经营开始动荡,对此,捷成股份在2017年却并未提示有商誉减值的情况,只是到了2018年,才进行了一次性的“大瘦身”。

  2019年出现类似的情况,此次商誉减值的主要对象分别为影视制作板块的子公司瑞吉祥和星纪元、音视频技术板块的子公司冠华。其中,瑞吉祥减值9.4亿元、星纪元减值6.7亿元、冠华减值4445万元。

  资料显示,瑞吉祥早在2019年之前就已经业绩变脸了,其在并购之时,业绩承诺为2014至2017年净利润分别不低于9000万元、1.17亿元、1.52亿元和1.98亿元,而在此期间,瑞吉祥也“踩线”达标,随着承诺期结束,该公司2018年的净利润立马就出现大幅缩水,下滑到7202万元。实际上,与中视精彩类似的是,早在2017年时,瑞吉祥因老板的去世,经营上已经产生了明显动荡,当年的业绩承诺都是在集团的帮助下才勉强完成,仅超过承诺线12.45万元。然而,就在这样的情况下,瑞吉祥也是直到2019年才突然进行大幅商誉减值的,此前并无征兆。如此情况发生,很容易让人怀疑其是否在有计划、分批次的“业绩洗澡”。

  除瑞吉祥之外,此番减值的另一家公司星纪元在2018年才刚刚完成业绩承诺,然而在承诺期一过,2019年年末就遭到商誉突然减值,要知道在2019年中报披露时,对此还是没有任何预兆的。

  总的来说,从这几年捷成股份商誉减值的操作手法来看,其减值时点都令公司有较大业绩洗澡嫌疑,其未来是否还会“故技重施”,让人担忧。

  除商誉减值之外,捷成股份此番对应收账款、其他应收款也做了大额计提,其在业绩预告中称,将分别计提坏账准备4.88亿元和4.78亿元,而在这其中,2017年就官司缠身、2018年就业绩变脸并大幅商誉减值的中视精彩就占了绝大部分,其应收账款坏账占到2.35亿元、其他应收款坏账占到3.36亿元。然而问题在于,为何早就出现问题的公司非要拖到2019年才对其应收款项进行一次性计提呢,如此的做法目的是什么?

  若此番商誉减值16.5亿元完成,那么截至2019年底,捷成股份的商誉将减少至约30亿元,要知道,2017年末时,公司的商誉总额还为55.5亿元,仅短短两年间,就缩水了近25亿元。值得注意的是,此前3家商誉大额减值的公司自收购以来产生的净利润总共还不到25亿元,在经过这次商誉计提后,捷成股份在一定程度上可谓是“白折腾”了。

  还需要注意的是,虽然捷成股份已经连续两年商誉大幅减值,但是截至2019年,其还有约30亿元的商誉,占总资产比例仍然不低。这其中,仅华视网聚文化传媒一家公司的商誉就高达29.28亿元。《红周刊》记者查阅华视网聚近期的业绩,发现其2019年上半年已经相比往年同期出现了业绩下滑迹象,营收由2018年上半年的13.51亿元降为2019年上半年的13.35亿元,净利润更是由3.81亿元减少至2019年上半年的2.43亿元。很显然,这一业绩下滑信号是让人不安的,很难排除华视网聚在未来也可能出现大额商誉减值的担忧。

  此外,经过多次资产减值之后,华视网聚已然变成捷成股份的“顶梁柱”,2019年上半年,捷成股份归母净利润共才2.16亿元,而华视网聚就贡献了2.43亿元,若华视网聚日后经营出现问题或出现大幅商誉减值,那么,捷成股份是否会被日渐“空壳化”呢?

  营收数据失真

  《红周刊》记者根据招股说明书核算了捷成股份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的营收数据,发现其存在较大的异常。

  2018年、2019年上半年,捷成股份营业收入分别为50.28亿元、16.96亿元,公司在年报中披露增值税率最低部分为6%、最高部分为17%,若都按6%增值税率来计算,则大体推算出含税营收分别为53.3亿元和17.98亿元,但实际情况是,捷成股份同期的含税营收肯定要比这一金额要更高一些。

  同期,据捷成股份2018年、2019年上半年的合并现金流量表数据显示,公司“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项分别为39.29亿元和12.33亿元,且当期预收款项比上一年新增了5784.6万元和3377.77万元,对冲同期与现金收入相关的预收款项影响,则与2018年、2019年上半年营收相关的现金流入了38.72亿元和11.99亿元。

  将这两年的含税营收与现金收入数据勾稽,则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含税收入比现金收入分别多出14.58亿元和5.98亿元。理论上,2018年、2019年上半年的应收款项应该分别新增14.58亿元、5.98亿元。此外,需要注意的是,实际含税营收应该比理论假设的含税营收要多,所以实际含税营收与现金收入的差额一定要比14.58亿元和5.98亿元更大一些,那么,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应收款项实际新增金额还要比这些金额要多吗?

  在这两年一期的资产负债表中,捷成股份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应收票据、应收账款(含坏账准备)累计金额分别为38.83亿元、43.77亿元,相比上一年分别仅增加了13.8亿元和4.94亿元,比理论上新增的14.58亿元和5.98亿元分别少了7774万元和1.04亿元。即便我们考虑到同期捷成股份应收票据背书1974万元和1942万元影响,仍无法解释这一数据的偏差。■

  (本文刊发于2月29日《红周刊)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红刊财经。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何一华 HN110)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