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华为供应商坤恒顺维欲冲科创板 也是“嫦娥四号”的幕后贡献者

2020-03-06 08:56:15 和讯名家  翠鸟资本
导语:抱紧华为有肉吃。

  导语:抱紧华为有肉吃。

  最近一年多来,要说国内股市最火的板块,那华为概念板块肯定是其中之一。近期,华为供应商成都坤恒顺维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坤恒顺维”)计划从新三板转战科创板上市的消息就引发市场巨大兴趣。但是,虽有光环,却是硬伤难免。

  公司是华为合作伙伴

  1月7日,坤恒顺维(OC:838580)通过辅导机构民生证券向证监会四川监管局提交上市辅导备案材料。

据悉,四川证监局已于2020年1月10日在官方网站上进行了公示,坤恒顺维已进入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的辅导阶段,未来若坤恒顺维向中国证监会或有权审核机构提交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的申请文件并获得受理,坤恒顺维将向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申请股票暂停转让。

  据悉,四川证监局已于2020年1月10日在官方网站上进行了公示,坤恒顺维已进入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的辅导阶段,未来若坤恒顺维向中国证监会或有权审核机构提交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的申请文件并获得受理,坤恒顺维将向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申请股票暂停转让。

  资料显示,坤恒顺维是2010年注册于成都高新技术产业区的高新技术企业,2016年在新三板挂牌上市,公司主营业务是无线电实物仿真、无线电测试、无线信号处理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以及上述领域的技术开发服务,重点为通信、雷达、导航、航空、航天等行业的大型企业和科研院所等提供仿真、测试、信号处理产品和服务。

  在国防通信领域的硬实力,成为“嫦娥四号”幕后的贡献者之一,也是坤恒顺维备受关注的重点。

  据坤恒顺维披露,公司与华为是合作伙伴关系,自2019年开始向华为提供应用于5G测试的无线信道仿真仪。华为在国内5G基站市场占据超半数份额,且随着国内5G通信基站建设迎来高潮之际,而作为供应商的坤恒顺维定将从5G基站建设爆发中直接受益。

  另外在2019 年4月,由坤恒顺维与北京邮电大学、北京星河亮点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大唐联仪科技有限公司、北京大学、北京仪海讯港科技有限公司联合攻研的多维电波传播模型理论与模拟测试关键技术荣获中国通信学会科学技术一等奖。

  此外,据了解坤恒顺维为我国“嫦娥四号”探测器在月球背面着陆项目中提供月面回波模拟器,模拟“嫦娥四号”720秒软着陆月面的雷达回波,在地面实验室验证测速测距敏感器雷达的功能和性能。同时,坤恒顺维也参与了2018年6月发射的长二丙试验双星和2018年12月发射的长征二号丁运载火箭项目。

  根据公司近些年的数据显示,公司业务发展迅速,其中2016年-2018年,公司营收分别增长109.7%、52.17%和20.61%,同期归母净利润由914万元增至1687万元。

2019年上半年,坤恒顺维实现营业总收入2247万元,同比增长72.84%;净利润78.38万元,较上年同期增加244万元,同比增长147.14%。

  2019年上半年,坤恒顺维实现营业总收入2247万元,同比增长72.84%;净利润78.38万元,较上年同期增加244万元,同比增长147.14%。

  对业绩增长原因,公司表示,主要是2019年华为选择公司为其5G网络设备及终端进行测试所致。

资产规模小,与科创板上市企业差距大
资产规模小,与科创板上市企业差距大

  然而,需要注意的是,业绩的持续高增长却难以掩盖坤恒顺维目前所处的困境。

  坤恒顺维2019年半年报显示,截至2019年6月30日,公司资产总额仅为9450万元,净资产总额为5986万元。

而反观目前在科创板已上市企业中,截至2019年三季报,总资产规模最小的为宝兰德(688058.SH)的1.98亿元,净资产规模最小的为泽璟制药(688266.SH)的1.32亿元,两者均远超坤恒顺维目前的水平。

  而反观目前在科创板已上市企业中,截至2019年三季报,总资产规模最小的为宝兰德(688058.SH)的1.98亿元,净资产规模最小的为泽璟制药(688266.SH)的1.32亿元,两者均远超坤恒顺维目前的水平。

不仅资产规模相比已上市科创板企业有较大差距,其估值差距更大。

  不仅资产规模相比已上市科创板企业有较大差距,其估值差距更大。

  若以坤恒顺维最新转让成交价2.79元/股计算,公司总市值仅为1.17亿。而科创板上市五套标准中,按照市值门槛最低的第一套标准要求:要求预计市值不低于10亿元,且最近2年净利润均为正且累计不低于5000万元,或最近一年净利润为正且营收不低于1亿元。显然,坤恒顺维还有不小的差距。

  前五大客户集中度过高风险大

  坤恒顺维2019年中报显示,以集团客户为合并统计口径,公司对第一大客户的销售收入占比为35.22%,对前五大客户销售收入占比为85.99%。公司集团客户的子公司对外可独立签订采购合同和支付款项,其采购决策无需集团批准。

  以单个客户为统计口径,公司对第一大客户的销售收入占比为23.48%,公司对前五大客户销售收入占比为70.48%。公司的第一大客户和前五大客户收入占比较非常高,存在明显的主要客户集中的风险。

其实,该风险已经在应收款上有所反应。截至2019年上半年末,公司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合计5157.41万元,是其当期营收的2.3倍,其中,来自前五大欠款客户的应收账款共计2207.36万元,占当期4634.43万元应收账款总额的近一半。

  其实,该风险已经在应收款上有所反应。截至2019年上半年末,公司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合计5157.41万元,是其当期营收的2.3倍,其中,来自前五大欠款客户的应收账款共计2207.36万元,占当期4634.43万元应收账款总额的近一半。

  而当期,该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1836万元,比上一年同期还要高。

  新增员工仅两人,工资同比增长近40%

  根据坤恒顺维的公告,2019年上半年,该公司积极吸纳社会就业,新增员工 2 人,依法与员工签订劳动合同并缴纳各类社会保险,保障员工的合法权益。同时,公司与部分高校建立合作关系,成立实习基地,为在校学生提供了多个实习机会。

  但翠鸟资本研究其半年报发现,该公司虽然只新增了两名员工,但公司支付给职工以及为职工支付的现金为1136万元,同比增长了39.48%。

  是因为这两位员工是核心技术人员,身价比较高?亦或是整个公司进行了一次整体涨薪?又或者是前期拖欠了社保一直没交,选择一次性补齐?这些都是猜测,背后的原因暂不得而知。

  第二大股东主动“降职” ,技术人员存流失风险

  同样值得注意的还有公司存在的重要内部人员调动、流失等风险。

  2019年11月,公司董事、副总经理伍江念递交了辞职报告,其因个人原因辞去了董事、高级管理人员职务,不过将继续担任销售经理职务。

  从董事到销售经理,伍江念为何突然作出这样的“降级”决定,是公司高管内部存在博弈,还是伍江念“留恋一线”工作?

  目前能确定的是,伍江念对坤恒顺维至关重要,甚至可以和总经理张吉林“平起平坐”。

  坤恒顺维创始人张吉林现年47岁,曾是北京邮电大学的一名教师。2001年,张吉林离开教师岗位,在跨国公司安捷伦科技担任技术支持,在此期间,伍江念担任安捷伦科技深圳分公司销售部客户经理。

  之后伍江念先去了深圳顺维当总经理,张吉林跳槽到北京德辰通信公司担任技术总监;2010年,张吉林创立坤恒顺维并担任董事长兼总经理至今。伍江念的顺维也在之后注销,其本人担任坤恒顺维副总至2019年11月辞职。

  虽然伍江念离开了高管岗位,但其股份依然高达27.52%,位列公司第二大股东,仅仅低于张吉林的39.75%。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阿尔法工场。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王彦娜 HN117)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