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诺奖得主Michael Spence:不看好股市V型反弹 疫情会加速美国朝移动支付转型

2020-05-16 12:49:12 和讯网 

  5月16日,“2020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特别策划线上举行,本期论坛的主题是“金融战疫,共克时艰”,200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 Michael Spence发表演讲。

  Michael Spence表示,不看好股市V型反弹,股市的表现让人觉得可能这次冲击是温和的,对实体经济的影响没有那么大,为什么会给人这样一个印象呢?这有几个原因。一个背后的想法是,货币政策会长期保持宽松,而且也必须保持长期的宽松,因为主权债在累积上升,我们更加具体来讲,如果一年半以后欧洲央行开始从现有政策退出,欧元的利率上升的话,那么意大利的财政形势就会岌岌可危,因为它现在的GDP负债率已经达到了160%,大家知道这个风险,所以欧央行不会这样做,市场也会知道这一点,市场也认识到了。我们除了当期之外还会有一个长期的、非常宽松的货币政策,使得贴现率很低,也就是说复苏以后的市场,那个时候业绩好的公司会实现盈利。

  Michael Spence称,疫情会加速美国朝移动支付转型,而且转型的速度会更快。五年以后美国也会像今天的中国一样。

  他表示,很多国家如欧洲、中国都竭尽全力保护就业,向企业提供金融资源,而美国主要是靠失业救济、失业保险来解决问题,救济直接发放给个人而不是发给公司。Michael Spence认为中国和欧洲的做法更好,可以确保就业。他指出,财政政策的目标主要是抵御冲击,并重新分配冲击带来的后果,最佳的结果是冲击带来的损失最终主要体现在政府的负债平衡表上,保护好家庭的资产负债表是非常重要。

  以下为Michael Spence采访实录:

  周皓:下面我们将连线200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Michael Spence发表主旨演讲。我提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和朱民院长刚才提到的相关。这次新冠疫情带来的经济衰退被认为是大箫条以来最严重的,但是股市的反应却不是那么一致,比如朱民院长提到中国股市从一、二月份跌了13%,但是三月份复工复产以后很快就回升了7%、8%;美国股市在疫情最严重的三月份狂跌30%,四月份又迅速反弹了20%,这个20%是几十年来没有过的这么强劲的反弹,我的第一个问题是:股市的强劲反弹是否预示了经济会出现一个V型的快速复苏?第二个问题和刚才谈到的政策应对,中美这两个国家政策应对不一样有关,对于美国来讲大家都采取比较标准的量化宽松、货币增发和巨额财政赤字,那么这是不是一个合适的政策?中国没有采取这种巨额的财政赤字和量化宽松政策,相反比较倚重于结构性的政策,就是我刚才提到的那些地方政府债务、扶助中小微企业和直接稳定就业,我想请Michael Spence先生对这两个政策的区别进行评价。

  Michael Spence:谢谢。我来说一下第一点,这是一个非常负面的巨大的冲击,冲击主要是由于疫情导致的,另外还有很大的波动和不确定性。需求也出现了巨大的消失,就业也消失,复苏实际上都会比较缓慢的,但是还是要看这个政策是具体针对什么,是不是要减少日常经济活动的一些风险。中国在这方面做的不错,减少了病毒传播的风险,包括封城,在病毒蔓延的时候还进行了一些追踪、检测。西方在这些方面做的不是很好,没有用太多的数字工具来控制疫情的爆发和蔓延。使用这些数字化工具确实带来了巨大的不同,中国现在已经进入了复苏的轨道上,在我的解读看来,中国的情况还是有一些就业方面的挑战,和一些社会化问题的挑战,特别是针对农民工,还会要求保持社交距离,这些都会影响到我们正常的经济活动,但是整体来说还是步入复苏轨道的。但是美国实际上是严重滞后的,我们现在慢慢的要进行解封,但是也看不同的区域,有些可能检测能力非常有限,还有密切接触者追踪以及针对性的隔离都是很有限的,我们的重启经济实际上代价很大,包括对于经济和人力的成本都是很大的,是一种不完美条件下的不完美情况。从我们医疗的产能来说,实际上不堪重负,我在意大利居住,在疫情爆发早期,意大利北方的医疗系统不堪重负,我们不希望再碰到这样的情况。

  接下来我想讲一讲,我们迄今为止看到的政策回应。西方目前的形势,我认为这和中国的情况的差别并没有那么大。各国央行放松货币政策并不是为了刺激经济,而是为了增加财政政策的空间。以在意大利为例,疫情爆发的时候,意大利的GDP负债率是135%,感谢欧洲央行大幅度的宽松政策,不然意大利GDP负债率可能增加到160%,这会带来长期的后果。如果忽视目前的危机,让病毒在全国蔓延的话,带来的消极后果会比负债率上升要更加严重。现在有了财政政策空间之后政府在做什么呢,在使用不同的渠道来缓冲疫情带来的冲击,或者是说把疫情带来的冲击做一个重新分配。在新闻报道当中也读到了一些误解,有一些人认为这是一个短暂的冲击,但并不是所有的冲击在疫情之后都能恢复,如果我们要借助这样的冲击的话,我们来看一下政府、金融和企业界的资产负债平衡表受到的影响就能够看到这一点。很多国家包括欧洲、包括中国在竭尽全力保护就业,帮助有关企业,向他们提供各种各样的金融资源,而美国虽然也采取了类似的措施,但是在美国主要是靠失业救济、失业保险来解决问题,而且这个救济直接发放给个人而不是发放给公司,我个人认为中国和欧洲的做法是更好的,因为中国和欧洲的做法能够确保就业。但是财政政策的目标主要是抵御冲击,并且重新分配冲击带来的后果,但是最佳的结果,我并不是说最理想的结果,就是最终冲击带来的损失主要体现在政府财富在负债平衡表之上,这是比较理想的,也就是说对于疫情带来的负担做一个重新的分配。由此产生的一些投资可能会被用来准备解封,现在欧美在解封的步伐以及标准方面是落后于中国和其他几个地区的,这一点是很明显的。

  解封之后,我们要做的是兼顾安全和健康,不要有人感染。什么时候能够实现复工复产呢,就是人们相信自己已经安全了,可以像过去一样去上班、出行,要想做到这一点,首先我们要降低感染率、特别是流动人口降低感染率,第二是采取有效沟通的政策,做到这一点是需要花时间的,而且这也就意味着复工复产的步伐不会太快。这段时间股市的表现各国市场有所不同,在疫情全球化的的时候,欧美的股市出现了恐慌,暴跌30%以上,当然要看你去考察的是哪一个指数了,现在已经恢复了跌幅的至少一半以上,在过去几周当中股市已经平稳下来了,波动性曾经升的很高,现在仍保持在一个高水平上,将来会慢慢的降下来。

  刚才主持人问了一个问题,股市是不是看好V型反弹?答案是,否。为什么迄今为止,股市的表现让人觉得可能这次冲击是温和的,对实体经济的影响没有那么大,为什么会给人这样一个印象呢?这有几个原因。一个背后的想法是,货币政策会长期保持宽松,而且也必须保持长期的宽松,因为主权债在累积上升,我们更加具体来讲,如果一年半以后欧洲央行开始从现有政策退出,欧元的利率上升的话,那么意大利的财政形势就会岌岌可危,因为它现在的GDP负债率已经达到了160%,大家知道这个风险,所以欧央行不会这样做,市场也会知道这一点,市场也认识到了。我们除了当期之外还会有一个长期的、非常宽松的货币政策,使得贴现率很低,也就是说复苏以后的市场,那个时候业绩好的公司会实现盈利。

  第二点,就是目前总体的市值,高市值在过去这些年当中越来越转向无形资产,特别是数字无形资产。我觉得疫情会加速美国朝移动支付转型,而且转型的速度会更快。五年以后美国也会像今天的中国一样,昨天我注意到PayPal刚刚进入了中国,在用二维码扫描,原因很简单就是无接触,它能够实现无接触付款,不需要递现金,不需要用手指去按去输密码。只要你去扫一下,零售商家的二维码就可以去付款了,在这点美国是落后于中国的,但是我们跟上的步伐也会加快。简而言之,数字化经济和技术行业他们做的很好,这是今天股市表现当中的一个重要因素。刚才在您的问题当中也提到了,疫情带来的损失的原因主要是我们要对一个公共健康的灾难作出回应,包括人员死亡作出回应,但事实上这个病毒,新冠病毒不管它有多坏,它也不能够被比作当年的黑死病,不会造成人口30%的死亡,就算新冠疫情失控的话也不会杀死整个经济,虽然一旦出现这样的情况对任何社会来说都是灾难性的后果,但是它的致死率并没有那么高,它也不太可能让整个经济都瘫痪掉。所以最终我们会从中复苏,会找到恢复的方法,虽然我觉得今天市场对于我刚才讲的这样的因素已经做了估计,甚至市场有可能低估了将来经济复苏的道路会充满坎坷这样的一个前景。现在有一点我们要指出的就是,中国更快的控制住了疫情,当然并不是说中国的经济没有受到损失。如果我们更加深刻的考察一下这个问题,我们来看一下美国的案例,美国采取的也不是一刀切的政策,一些财政政策主要是针对缓冲中小型企业遭受的冲击的。相当于一部分给了中小企业的贷款,可以让这些中小企业不需要还了变成赠款了,实际上把经济系统柔和的冲击重新做了分配,就像社保一样,多管齐下的社保。一方面是医疗体系,医疗体系在欧洲特别是欧洲的医保发挥了很重要的作用。另外一个组成部分是失业保险,对于企业的支持,这些都是有理由的,因为我们看到如果有很多企业因为抵御不了风暴就消失掉的话,我们就会遭受一个更加长久化的经济损失,所以无论是中国还是美国,以及其它国家都在竭尽全力避免这样的前景的发生。在美国包括我之内的大部分人认为现在给到企业的很多贷款是不用还的,将来就变成了赠款,来避免家庭和中小型企业遭受过多的损失,从这个角度来说实际上美国做的事情和其它国家是类似的。我们要处理的问题和其它国家也是类似的,也就是说如果我们想尽快复工复产的话我们要做到两点:第一点就是我们不能够让资产负债平衡表受到太大的损失,特别是家庭,否则人们就会停止支出、停止消费。当年在美国金融危机发生的时候就出现了这样的情况,此前有次贷危机,造成了资产负债平衡表的大幅度的损失,因为房地产市场崩盘,带来了一系列的附带的效应,人们停止了支出。

  当我们近距离的来看一看各国推出的财政政策的话,虽然这些政策措施不一样,但是目标是一样的,一,控制疫情降低风险;二,避免不可恢复的资产负债平衡表的损失,并且把这样的损失多多少少转变成为主权债务,不一定是政府,在美国州政府不可以持有大量的财政赤字。这样的规定虽然有缺陷,但是这是宪法要求的,这是很复杂的,谁有权利发债,在政府的哪个层级发债,和中国不一样。我觉得中美之间很大的一个不同,主要是中美之间的不同,也是美国和其它一些欧洲国家的不同,包括美国和意大利的不同。中国以更快的速度控制住了疫情,而且因为快速控制疫情可能复苏的速度也更快,比我们预期的速度还要更快。而且这也是一场前所未有的危机,所以我们对未来发表的任何的判断都要后面加一个括号,也就是说我们处在一个极其不确定性的时代,有一些人不敢复工,但是有一些人必须要复工,因为这是没有选择的。还有其他一些人,他们如果不复工的话,他们就活不下去了。在美国有一项估计,可能不一定完全准确,芝加哥大学的研究人员做了一个研究,美国的就业当中有百分之多少是可以以在家工作的方式来完成的?答案是约1/3,也就是说我们的就业当中有1/3得到了良好的缓冲,因为这些人至少目前能够相当有效的远程工作,包括大学。然后还有一部分人他们一直在上班,因为经济的运行少不了他们,像食品交付系统和医疗系统。还有其他一些人他们想复工,他们要复工,因为他们得生活下去,他们得吃饭,这在就业上都带来了很大的挑战,最根本性的一点是疫情带来的冲击和厌恶风险的情况不可能用政策就加以消除。我们可以想象这样的一个世界,从行为的角度来说,所有的封锁措施都解除了,大家就马上恢复正常了?没有人能够确信,我对这样的前景是表示怀疑的,我不会马上就去坐邮轮出游的,也不会到大型百货公司去购物,这点我很确定。我想说的是,可能有更多的人的想法是和我一样的。这就会让复苏的速度更慢,而且更加困难的是需求的复苏,从就业的角度来说,负责任的公司他们可以采取一系列的步骤来让工作变得安全,但是他们的东西卖的出去吗,比如说今天的中国经济和25年前不一样了,高度依赖消费,但是中国的对外贸易的外部市场目前陷入混乱之中,就像美国市场的需求大幅度下降一样,所以决定复苏速度的一个关键的因素是提升需求。

  

(责任编辑:娄在霞 HN151)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