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科技泡沫后再现危险一幕:疫情过后,标普500指数将有大变化

2020-05-19 13:18:08 金十数据 

  在疫情爆发之后,美股出现前所未有的剧烈震荡。先是10天4次熔断,以罕见的速度直接入熊;后又借助美联储的宽松货币政策疯狂反弹,光速由熊转牛。

  股市的动荡不仅吓坏了投资者,监管机构也意识到有一些事情必须作出改变,首当其冲的就是标普500指数成分股企业的入选规则改革。那么在危机过后,标普500指数成分股会有什么变动?今天就让我们一起梳理一下。

  大洗牌:众多企业或遭标普500指数成分股除名

  首先,经过一轮巨震之后,标普500指数各个板块的实力此消彼长,由于部分企业市值大幅缩水,一大批公司可能将从标普500指数成分股中消失。而这个艰难的决定,就落到标普委员会的手上了。

  在分析这个问题之前,我们先来了解下面这两件事。

  第一,根据相关规则,想成为标普500的成分股的公司,必须四个季度保持盈利。像特拉斯这样盈利极不稳定的大企业,哪怕光论市值能排到前100,但由于无法保证在接下来的几个季度内保持盈利,也无法获得成为成分股的资格。

  第二,就目前的板块划分而言,科技股在标普500指数成分股中所占权重明显过高。数据显示,若标普500指数成分股中没有苹果、微软以及谷歌,那么该指数过去十年的回报率可能会降低23%。

  那么在危机后的调整中,哪些企业可能能除名呢?又有哪些企业会候补入选呢?

  外界关注的焦点,就是前面提到的特斯拉。特斯拉能否成为标普500指数的成分股公司一直是市场关注的重点之一,因为这是该企业能否获得稳定盈利的风向标。

  数据显示,截至上周五收盘,特斯拉的市值为1510亿美元,这一体量完全够资格入围标普500指数成分股行列。然而,利润才是关键。

  值得一提的是,如果特斯拉成功入围标普500指数成分股,那么该指数的汽车板块将发生根本性改变——权力中心从传统汽车和新能源汽车的转移。

  数据显示,按照特斯拉当前的市值,若成功入围的话该公司在标普500指数中所占的权重将为0.66%。相较之下,通用只有0.12%,福特仅为0.08%。

  科技股依然为王

  近年来,科技股在标普500指数成分股中占据统治地位。话不多说,我们一起看看下面几组数据:

  1.苹果的市值从2010年底至今一共上涨了1万亿美元,为标普500指数贡献了7.5%的增长率。

  2.谷歌的市值在同样的时间内上升了8000亿美元,增长贡献率为6%。

  3.微软的市值自从2010年以来狂涨1.2万亿美元,为标普500指数的增长贡献了9%的力量。

  在2010年前后,这些科技巨头的市值和特斯拉相仿,但是最近十年,双方已经拉开了巨大差距。统计下来,这10年间三大科技股巨头就一共为标普500的上涨贡献了23%的力量。

  在此次危机过程中,科技股的表现依旧抢眼。随着航空业、制造业和工业在疫情期间大受打击,科技股在标普500指数中的地位或将变得更加重要,增长贡献率也有望进一步提升。

  成分股企业变更频繁会带来什么影响?

  虽然标普500的成分股时不时就会发生变化,但鉴于最近市场出现巨大波动,成分股公司的变化幅度可能过大,这会产生一些意想不到的结果。

  数据显示,去年有20家公司由于市值过低而被标普从成分股中剔除,2018年和2017年则分别为22家和24家。对比之下,有分析师预计,标普500委员会现在可能不得不更换30余家成分股公司——也就是说一次更换的数量比平时一年都要多。

  事实上,一次性更换数十家成分股公司,也是无奈之举。数据显示,经过魔鬼3月的洗礼之后,现在有不少公司的市值已经低于标普500成分股企业82亿美元的市值门槛,航空业和零售业是重灾区。比如在2016年被纳为成分股的阿拉斯加航空,如今市值只剩35亿美元;服装制造商PVH目前市值已经跌至惨不忍睹的3.1亿美元,另一著名零售品牌 Harley-Davidson也有类似的遭遇。

  标普500委员会的当务之急,就是决定给这些低于成分股门槛的公司多少宽限期。而市场上另一些不同的声音,也值得委员会留意——比如修改成分股企业入选标准的建议。

  标普委员会面临的艰难抉择

  正如上文提到的那样,修改成分股企业的入选标准,是市场人士提出的一个最新诉求。

  之所以出现这样的呼声,主要是出于两点考虑。

  一方面,标普要求公司在被纳入标普成分股的前一个季度必须保证盈利。但根据当前的市场状况,2020年的第二季度的企业营收预期会比第一季度更糟糕,所以这会导致很多公司难以符合被纳入标普500指数成分股的要求。

  另一方面,由于疫情期间各大行业的发展出现明显分化,如果标普不改变此前的要求的话,成分股企业的板块实力分布可能会进一步失衡,科技股的势力将进一步壮大,这不符合标普500指数的全面性、公平性的定位。

  说到这,我们就不得不再次提及那个关键话题了:标普委员会如何解决科技股权重过高的问题?

  从今年的情况来看,之前被寄予厚望的旅游、共享经济行业前景非常糟糕,优步、来福车以及大量的中小型共享经济企业今年恐怕都难以实现盈利,更不用说进军成分股之列了。而科技股目前已经占有标普500指数26%的市值,达到21世纪初科技股泡沫以来的巅峰。如果进一步纳入亚马逊和Facebook,占有率就将到达36%,标普委员会可能不愿意在成分股中再加入一个具有统治性地位的科技巨头。

  

  综上所述,虽然美股涨势如虹,但标普委员会的考验才刚刚开始。而疫情过去之后,标普500指数将来会出现怎么样的变化,也仍然有待观察。

(责任编辑:娄在霞 HN151)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