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泡泡玛特赴港上市:暴利背后合规性存疑,盲盒热度衰退前景难料

2020-06-08 18:38:00 蓝鲸财经 

原标题:泡泡玛特赴港上市:暴利背后合规性存疑,盲盒热度衰退前景难料 来源:蓝鲸财经

凭借着网红盲盒“Molly”实现业绩爆发式增长的泡泡玛特,不仅收割着一批购买力超高的年轻人,也带动着其所在的潮玩行业走向资本市场。

6月1日晚间,中国潮流玩具公司泡泡玛特(POP MART)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招股书显示,2017-2019年,泡泡玛特营收分别为1.58亿、5.14亿、16.83亿,净利润分别为156万、9952万、4.51亿。单以2019年数据计算,泡泡玛特的净利润增长353%,净利率达到26.8%,业绩惊人。

实际上,泡泡玛特从新三板退市还不到一年。此次再赴资本市场,不仅受到了广泛关注,还引发了人们对盲盒经济“暴利收割”、“可持续性”、“投机炒作”等争议和质疑。不仅如此,盲盒本身具有一定赌博性质,由于是新事物,法律并未对其做出明确界定,但其合规性依旧存疑,不排除未来政府相关部门会对其出台相关法律法规予以约束和规范。

对于泡泡玛特上市后的发展规划,以及盲盒经济的未来可持续性等问题,蓝鲸财经记者致电泡泡玛特,对方表示,目前正处于静默期,不便回应。

三年净利暴涨近300倍,合规性待考

作为一家3年净利暴涨近300倍的潮玩公司,泡泡玛特并非一直这么赚钱,在2017年前它曾连续三年亏损。数据显示,2014年、2015年、2016年1-5月,泡泡玛特营收分别为1703.21万元、4537.53万元、2942.61万元;净利润分别为-277.29万元、-1598.04万元、-2483.53万元。

泡泡玛特扭亏为盈的一大原因在于其2015年的一次转型,引入了日本玩具公司Dreams的一款盲盒产品SonnyAngel,由于它的复购率特别高,逐渐成为了泡泡玛特最受欢迎的产品。发现“盲盒商机”后,泡泡玛特于2016年与香港设计师王信明签署了“Molly”独家授权协议,并围绕着Molly这一IP推出系列产品,叠加盲盒玩法,加速了商业化操作。

Molly盲盒的火爆不仅让泡泡玛特名声大噪,更是开启了爆款IP的网红之路。之后,泡泡玛特陆续推出了POCKY、Dimoo、TheMonsters等大热IP产品,实现自身业绩的巨大飞跃。

招股书显示,从2017年到2019年,Molly系列产品分别给泡泡玛特带来了0.41亿、2.14亿和4.56亿收入。截止目前,泡泡玛特共运营有85个IP,包括12个自有IP、22个独家IP及51个非独家IP。其中,Molly为最大的自有IP,POCKY位居第二。

除了孵化IP外,泡泡玛特还搭建起了国内潮玩行业最大的渠道。截止日前,泡泡玛特在全国63个城市开设了150家直营店,1000多个自动贩卖机。此外,泡泡玛特自主开发了行业最大的线上社区“葩趣”,现已覆盖约540个潮玩品牌,众多潮玩设计师已入驻开设专栏。就如同招股书所描述的,泡泡玛特已成为了一个IP开发与运营、艺术家发掘、线上线下全渠道营销和潮玩文化推广构成的全产业链平台。

打通了全产业链的泡泡玛特还吸引了不少投资者。天眼查信息显示,泡泡玛特自2010年成立以来已完成了8轮融资。其中最新一轮融资于今年4月,投资方为华兴新经济基金及正心谷创新资本,交易金额超1亿美元。

华兴资本董事长包凡表示,“持续的IP生产力+新玩法+强渠道”是泡泡玛特让“潮玩”变成继服饰、球鞋之后,最受年轻人青睐的潮流文化派系的一个重要打法。

不过,无论用多少IP包装,也无法掩盖盲盒本身的“赌性”,盲盒在法律上是否合规值得探讨。

有业内人士分析称,盲盒理论上有可能被《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十条认定为“有奖销售”。根据国家市场监管总局的《规范有奖销售等促销行为暂行规定》,经营者开展有奖销售活动,应当明确公布奖项种类、参与条件、参与方式、开奖时间、开奖方式、奖金金额或者奖品价格、奖品品名、奖品种类、奖品数量或者中奖概率、兑奖时间、兑奖条件等信息。

随着盲盒市场的不断壮大,很可能会引发监管层的注意,甚至出台相关法律法规予以约束,盲盒还能否继续在市场大行其道,“暴利收割”消费者,恐怕要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了。

盲盒不再狂热,高增长态势能否持续?

再次上市的泡泡玛特将“盲盒经济”推向了舞台中央,让原本小众的潮玩市场直面大众考验,也引起了人们对其“暴利收割”、“可持续性”、“投机炒作”等争议和质疑。

实际上,发源于香港和日本的潮流玩具在国内发展已超过十年,但直至2018年,因盲盒的热销才逐渐跳出小众圈子。有数据统计,2018年天猫潮玩手办销量同比增长近190%。这其中,盲盒是玩家数量增长最快的领域。

在《盲盒、炒鞋引爆95后的三大秘籍:IP化、投资价值和轻赌博》一文中,蓝鲸财经记者曾对盲盒的玩法进行过介绍“所谓盲盒,就是玩家在拆盒之前不知道会是哪一款玩具。这样玩法吸引了消费者的兴趣,甚至激发了后续的收藏行为。”充满不确定性的拆盒玩法,叠加爆款IP的商业化操作,让盲盒具备了“轻赌博”的特点,从而获得超高的复购率。

2019年下半年,炒盲盒、炒鞋风潮在二手市场盛行,盲盒经济彻底“出圈”。数据显示,一年内有近20万花费超过2万元的“盲盒玩家”。其中,95后占据了大多数。这些玩家在闲鱼平台形成了上千万的交易市场。

如今,炒鞋风潮早已褪去,而盲盒狂热也因疫情有所降温。有消费者表示:“曾经是盲盒的狂热粉丝,但疫情开始后对拆盒的热情逐渐消退,已开始在二手市场上出售自己的部分盲盒。”泡泡玛特也在招股书中坦言,爆款产品后续受市场的欢迎程度无法保证。

若单聚焦于盲盒赛道,强依赖爆款IP的泡泡玛特上市之路似乎充满风险。但泡泡玛特的创始人王宁并不局限于此,而是试图打造“中国版的迪斯尼”,通过多元化IP运营突破泡泡玛特的商业想象空间。

泡泡玛特CEO王宁曾表示:“我自己觉得五年以后,我们有可能是国内最像迪士尼的公司,但是最像迪士尼不代表我们会像它一样去拍电影,而是我们也将成为一个拥有多个IP的大型集团。迪士尼是通过电影这种艺术形式让IP走进大家的生活,我们则是通过我们自己的方式让IP为大家带来美好和快乐。”

对标迪斯尼:故事可讲,路还很远

记者注意到,过去两年间,泡泡玛特确实在IP方面有所发力。除了与国内外知名IP作家达成战略合作外,泡泡玛特还孵化了Dimoo、Yuki、BOBO&COCO等新的自有IP,以及与中央美院合作开设“潮玩设计”的专业”。

不过,就目前来看,泡泡玛特成熟IP还较少,并在此前卷入了“抄袭”风波。今年2月8日,泡泡玛特新品AYLA动物时装系列在多个渠道发售。但随后有网友发现,AYLA动物系列盲盒与DollChatueau在2017年发布的席桑和翠丝特等娃娃雷同,涉嫌抄袭。

2月18日,泡泡玛特发布致歉声明,并决定即刻在全渠道下架AYLA动物时装系列,并对已出售的产品进行退款和召回。 在招股书中,泡泡玛特也提到了这一风险,包括“通过第三方制造商生产产品会给我们的业务带来风险”、“未能监控产品质量可能会对我们的业务造成不利影响。”

此外,泡泡玛特还面临着无法重续IP相关授权协议的风险。目前,泡泡玛特的部分产品根据授权协议开发,只有使用知识产权的权利。该授权协议的期限通常为一至四年,部分不会自动续期,授权方有主动终止授权协议的权利,因而可能面临无法重续相关授权协议的风险,

对于自身面对的风险和瓶颈,泡泡玛特并不避讳。在招股书的风险披露中,泡泡玛特提到,消费品,尤其是潮流文化产品,生命周期相对较短。在报告期内,Molly的销售获得很大一部分收益……“我们无法确保Molly的受欢迎程度和市场接受程度,能继续维持现有水平。”公司在招股书中也表示,“将进一步提升艺术家发掘及IP创作和运营能力。”

一位广东的风险投资人表示,尽管近年来国内潮玩市场增长迅速,但整体规模并不诱人。泡泡玛特对标迪斯尼,这样能突破潮玩的边界,对于资本市场而言,更具有想象空间。目前,潮玩赛道已逐渐拥挤,泡泡玛特需要进一步释放潮玩IP产业链上的价值空间,巩固自己的先发优势,并持续复制爆款IP,探索更多的商业化路径。

对于泡泡玛特的未来发展,北京财贸职业学院商业研究所所长赖阳指出:“泡泡玛特应该探索更多售卖形式,创造更多体验型的消费场景,例如围绕一些IP开展主题活动,或者建造小型的主题乐园,从整体上形成一个品牌的体系,而不仅仅是单独依赖产品。”

对比拥有多个经典IP的迪斯尼,目前,泡泡玛特相差较远。不过,上市之后的泡泡玛特能否借用资本的力量将“盲盒经济”放大,还有待时间考验。

 

(责任编辑:赵艳萍 HF094)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