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中报业绩集体滑坡 跨国银行从低部重筑希望

2020-08-08 14:42:38 大众新闻 

7月8月之交的疫情时间点里,跨国银行相继遭遇了它的落寞时刻。

银行业的跌跌不休

7月14日,彭博社报道称,第二季度美国四大银行的利润总和将降至十多年来最低水平。

跨国银行上半年业绩普遍不佳

而更多的数据披露,如上图所示,显示了全球主流银行经营之不容乐观。

相较于去年同期,这些银行业绩下降幅度之大,最厉害者高达434.2%,营收也全部收窄,有的跌幅直达52%。

二季度如此。一季度,同样如是。虽然新冠疫情在欧美的流行稍晚一点,但仍无助于银行业交出好的业绩报表。

美国银行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当季营收228亿美元,当季净利润为40亿美元,去年同期为73亿美元。净利润下降的原因是该银行为公共卫生事件特别提高了其信用损失准备金48亿美元。

花旗集团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当季营收为207亿美元,当季净收入为25亿美元,较上年同期的47亿美元下滑46%。

富国银行2020第一季度财报显示,当季总营收为177亿美元,较去年同期的216亿美元下滑18%。当季净利润6.53亿美元,去年同期为55.07亿美元,同比下滑89%。

美国运通今年第一季度净利润为3.67亿美元,去年同期为15.18亿美元。因损失拨备大增,净利润下降77.2%。

高盛集团今年第一季净利润为12.13亿美元,去年同期为22.51亿美元,同比降低46%。

巴克莱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归母净利润为6.05亿镑,同比降低42%。

英国劳埃德银行集团第一季度的税前利润下降95%,至7400万英镑。

同属英银阵系的汇丰控股,2020年第一季度利润同比锐减57%。汇丰控股第一季度净利润降至17.9亿美元;第一季度收入为136.9亿美元,同比下降5%。该公司1-3月税前利润为32亿美元,低于上年同期的62亿美元。

……

银行业开启艰难模式

不论是一季度,还是二季度,利润下降皆为主调,银行业的全面下滑已成事实。

至此,多数跨国银行目前已开启生存的hard模式。

从整体来看,资本在全球调动规模与频率出现了下降情形。根据国际清算银行统计,全球主要银行的跨境金融债权由近年来高点 14.5 万亿美元下降至 2019 年第四季度末的 14 万亿美元, 2020 年第一季度跨境金融债权下降至 13.5 万亿美元左右,二季度呈持续下降趋势。

除了需求的衰减,疫情沉重打击了经济的活跃度。随着疫情传播路径的扩大,亚太、欧洲、北美纷纷沦陷,跨国银行在各主要市场的活力受到钳制,相应的就是盈利能力应声而落。如上述所罗列的,即使是汇丰、花旗、渣打此类的金融巨头,利润也是坠崖式下跌。

跨国银行的艰难,并非全球同炎凉,而是呈现地域化特征,东西有别。世界各国的经济水平不一,但总体而言,欧美处于世界经济的第一梯队之中。与此相应的是,各跨国大型银行在欧洲、北美等发达市场的业务收入规模下降迅速,甚至出现大规模亏损。

身陷亏损泥潭之中的,还有更多。合众银行公布2020年第一季度业绩,当季净利润为11.71亿美元,同比下滑31.07%;英国巴克莱银行的巴克莱国际分部业务目前以欧美地区业务为主,实现税前利润 10.89 亿美元,同比下降26%,其中零售业务亏损 5 亿美元。

银行业的艰难,应引起社会的警惕。事实上,银行稳定良好的盈利状态是国家和社会稳定的基石。而银行业盈利能力下降,背后是即将泛起的各式社会问题。这一点,当引起各界的注意。

起底银行业困境

由于反全球化浪潮的冲击,部分资本渐趋保守。呈现出来的表征,就是全球跨境活动和跨境融资需求渐渐降温。新冠疫情的席卷全球,贸易与服务的萎缩,进一步冲击了跨国银行的盈利空间。地缘政治飓风所及,以及中美关系的不确定性,英国脱欧谈判的摇摆无果, 跨国银行所面临的政治风险在急剧上升。

疫情时刻,本来就汹涌于地下的资本回流与产业链搬迁,进一步加快了脚步;今年以来,众多央行大幅放宽货币政策刺激经济,导致各经济体之间的息差收窄,跨境金融投资的吸引力下降。这些,无一不削弱了资本跨境投资的热情。

全球监管趋严,增加了跨国银行在全球的合规成本。自金融危机以来全球金融监管持续趋严,诸如反恐、反洗钱都亟需在全球搭建起监管框架,而应对美国的长臂管辖,也迫使跨国银行进一步加大合规力度,从人力到资金不断增加投入,以提升各类风险评估和监测效率。合规,已然成为银行日趋沉重的成本。

无疑,以上因素,都是银行利润下滑的原因。而换一个角度,仍要看到这些因素之外的导致银行利润下降的问题。从这一轮经济周期来看,银行业利润高增长时期已然过去了,这是时代所决定的,正如中国GDP增速告别两位数的狂飙突进一样。未来,银行业的利润增速逐步回落也将是一种新常态。

如果具备历史视野的话,把银行业的利润周期拉长,我们就会看到更多规律性的东西。银行业本身是会随着经济周期起伏而不断波动,甚至出现大幅亏损。如果只看到了银行业前几年的盈利而忽视银行业的周期性规律,不能明白亏损亦是经济生活的常态,则是对经济学莫大(博客,微博)的误解。一些网友甚至因银行亏损而看银行的笑话,无疑犯了一叶障目之失了。

现在的问题是,如果没有利润,不独是银行的风险,对全球经济都是一个致命的问题。

然而,银行业首当其冲。因此,强烈的生存意愿,必然激发银行业集体挖潜与自救的努力。

人说,疫情将改变世界。银行自不例外。

寻求改变的银行业

有经济学人认为,20020年上半年之艰难,是从二战结束以来从未有过的事情。受新冠疫情的影响,全球经济列车引擎熄火,社会生活放缓,部分行业几乎陷入完全的停顿,银行业的浮沉,自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意料之外的是,这次利润下降得如此厉害。如摩根大通,作为美国最大的银行,第二季度利润下降了51%。然而,这还不是摩根大通最糟糕的时刻。因为,第一季度的业绩,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了66.9%,降至六年多来最低水平。

汇丰亦差不多。虽然报表仍有19.8亿美金的进账,然而,相比去年同期则下降了76.7603%。

摩根大通、汇丰控股利润的下滑,是同一个时代的同一种困境。如果以他们来作样本剖析的话,或会有所发现。

它们的浮沉,是时代的浮沉。不管是摩根大通,还是汇丰,都不能脱离全球经济形势而独存,作为全球经济的一部分,其财务表现也必然受到影响。

春日花草茂盛,殊不知其生命力积聚于冬天。支撑银行业度过难关,或者在艰难处境中培育复苏的薪火,其实仍取决于银行在经济困境中的选择。是选择紧锁银根独善其身,还是选择在疫情当中义无反顾的支持客户、员工及社区,以真金白银投资他们,投资他们的企业,投资他们的事业,即是为复苏投资。

事实上,以汇丰来看,上半年业绩受到新冠疫情、利率下跌、地缘政治风险以及市场波动加剧等影响,表现弱于市场预期。但是,疫情终究会过去,地缘政治的磨合之后必然会迎来平静,在这种情况下,谁投资了未来,谁就会率先重振业绩。

上半年全球经济不景气,而下半年全球主要市场主体有望逐步复苏,尤其是中国率先复苏,为世界贡献了复苏动能。但是,放在银行业来看,要让利于实体经济,还要寻求自身业绩新的增长点,下半年仍是其承压之时。理性而言,其业绩将继续受到新冠疫情、地缘政治和随之而来的经济冲击的影响,预料其短期很难完全收复。

在局势不明的情况下,银行业如何自救,对抗下跌的总体趋势,这或是众多银行所关注的问题。

大道至简。正如例如汇丰总裁祈耀年所说的,“当前不明朗局面下,我们将继续专注于我们可以掌控的事项——协助客户以稳健方式应对错综复杂的未来,同时透过果断的行动,让汇丰能够迅速适应极富挑战力的环境。”

以客户为中心,增加投资于客户,与客户同抗风险,在客户的成长里获得银行业的成功。这仍是银行业立身之基。不过,由于疫情的风险,银行业服务模式的改变是最快得到解决的。由此,数字化的推行是水到渠成。对此,星展中国首席执行官、行长葛甘牛表示,整个银行业都在进行积极的尝试,疫情过后,将会有很多银行的传统服务模式彻底发生改变。

摩根大通的应对颇有一定的代表性,那就是在全球收缩网点以降低成本,并拓展多元化的全球业务模式来应对挑战。

沉舟侧畔千帆过,潮流奔涌谱新篇。疫情时代的银行业,也将因此而筑底起新篇,而改变,一直在路上。

(责任编辑:季丽亚 HN00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