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华亚智能IPO涉隐瞒重大信息 保荐券商东吴证券前保代突击入股

2020-08-13 10:31:52 叩叩财讯 微信号 

主要供应商疑为实控人“白手套” 华亚智能IPO涉隐瞒重大信息 保荐券商前保代突击入股

作者:纪沐阳@北京

编辑:翟 睿@北京

即将在8月13日证监会2020年第120次发审委工作会议上受审的苏州华亚智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华亚智能”)IPO申请,相比较其他在近期冲击IPO的企业而言,这一登陆资本市场的窗口契机得来的并不容易。

早在2018年6月便递交IPO申请之后,2018年11月便获得证监会的反馈意见,在根据要求补充回答完有关信息后,2018年12月,华亚智能便根据监管层的反馈意见更新了其招股说明书,等待着发审会审核日的到来,但这一等,便是一年零8个月,与之同期申报IPO甚至许多晚于其后的企业,在此期间,都纷纷完成了上市挂牌交易。

也正是由于上述原由,华亚智能公开披露的招股书至今还依然停留在2018年底更新的一版,虽无以窥探其自2018年下半年以来的具体财务数据,但从其已披露的数据显示,选择在深交所中小板上市挂牌的华亚智能,其业绩并不算突出,在2016年和2017年,扣非净利润分别为5070万元和5646.15万元,则仅能说刚好满足当年监管层内部对中小板企业业绩划定的“最近一期不低于5000万元”的窗口指导“红线”。

华亚智能与诸多民营江浙企业类似,也是一家不折不扣的家族企业,从1998年成立至2016年股份制改制之前,王彩男、陆巧英夫妇二人一直把控着华亚智能的全部股权,即使是在筹谋IPO之后开始进行股权机构的调整和引入外部投资,王彩男、陆巧英夫妇二人及其子王春雨三人还是依然通过直接或间接的方式持有华亚智能目前83.1%的股份,除此之外,王彩男的哥哥王水男和陆巧英的兄长陆兴龙也还分别持有华亚智能股份2.28%。

不过,苦侯两年多时间,华亚智能能否在即将到来的发审会审核中顺利通过,作为实控者的王彩男家族能否借助华亚智能的上市完成财富的进一步爆增,结果变数仍存。

据叩叩财讯调查获悉,近年来,一家突然现身在华亚智能供应商名单中的企业真实身份存疑,作为一家与华亚智能有着重要业务往来的企业,二者之间除了供应商与客户的关系之外,还有更为紧密的勾连,有证据显示,这家企业很可能为华亚智能实控人所实际拥有,但在招股书(申报稿)中,华亚智能却并未披露相关信息。

1)神秘的“道法利精工”

公开信息显示,华亚智能主营业务是专业领域的精密金属制造服务。

“以半导体设备领域业务为发展核心,致力于成为半导体设备领域国内领先的集精密金属结构件制造、设备装配及维修服务为一体的综合配套服务商。”在华亚智能招股书(申报稿)中,其如此描述其企业定位。

由于其行业缘故,在华亚智能生产成本中,原材料占比则一直保持在60%-66%之间。华亚智能表示,在其此次IPO报告期内,受公司产品定制化特点的影响,公司采购的原材料种类较多且较为分散,其中主要采购金属原材料、零配件和外协加工三类。

一家名为苏州工业园区道法利精工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道法利精工”)的企业,便是华亚智能重要的零配件供应商。

据华亚智能招股书透露的数据显示,2018年1-6月,在其零配件前五大供应商名单中,道法利精工以106.4万元的金额位列其第五大供应商。

实际上,道法利精工的名字早在2017年之前便出现在了华亚智能的供应商名单中。

2017年,华亚智能在零配件采购额上同比大增55.73%,为解释这一采购异动的原由,在招股书中,华亚智能给出的一个原由便是因2016年10月公司取得了新客户的订单,于是向几家零配件供应商增加了结构件的采购,在增加采购的供应商名单中,道法利精工的名字便已经赫然在列。

据工商信息显示,道法利精工成立于2016年6月21日,注册资本仅为100万元,由自然人徐情独资设立。

也就是说,几乎就在道法利精工设立当年,其便被列入了华亚智能的供应商名单之中,并开始向其采购有关零配件,此后,采购额还在不断逐年递增。

那么,看起来无论是资历还是资本实力皆不出众的道法利精工是如何获得华亚智能的青睐并在成立不久就迅速成为其供应商的呢?

除了供应商与客户关系,在华亚智能的招股书中,并未披露其与道法利精工有任何关联关系。但据叩叩财讯调查,道法利精工与华亚智能的关系或并不仅仅于此。

“道法利精工与华亚智能实控人之间关联紧密,在一定程度上,存在着前者或为后者的‘白手套’企业的可能。”一位接近于华亚智能的知情人士向叩叩财讯透露。

叩叩财讯亦从一些工商信息的细节上也侧面正面上述知情人士所言或并非空穴来风。

据启信宝工商信息显示,虽然从目前道法利精工的注册地址、股东以及联系方式上看,与华亚智能并无交集,但其2016年注册时及2016年报企业年报报审时,这家注册于苏州工业园区的企业留下的电子邮箱为hj@huaya.net.cn。

显然,Huaya这一电子邮箱后缀的缩写,不得不使人联想到华亚智能,而华亚智能目前工商信息留下的联系电子邮箱也是以huaya.net.cn为后缀,为hyzn@huaya.net.cn。

如果说这一疑点还不足以说明道法利精工与华亚智能之间的关系的话,还有更为直接的证据。

据叩叩财讯获悉,在苏州工业园区内还曾有一家名为苏州工业园区华亚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华亚科技”)的企业,这是一家注册成立于2003年的企业,目前已经被注销,从工商资料留下的年报更新记录显示,这家企业的注销时间则是在2016年后。

工商信息显示,这家华亚科技的法定代表人和实控人正是目前华亚智能的实控人王彩男,王彩男直接持有华亚科技70%的股份,而另外30%的股权则由自然人韩旭鹏持有,韩旭鹏的另一个身份则是华亚智能的监事会主席。

在华亚智能的此次IPO招股书中,也承认了华亚科技的存在,将其在报告期内曾经的关联方一栏中予以了披露。

需要重点指出的细节是,工商信息还显示,在华亚科技的联系方式中,其公司电子邮箱地址则是与道法利精工在2017年之前工商资料中的公司联系电子邮箱一模一样,皆为hj@huaya.net.cn。

虽然目前对于道法利精工的全资所有者徐情与华亚智能的实控人王彩男家族之间的具体关系,但随着上述蛛丝马迹的隐现,二者之间存在的关联关系已呼之欲出。

“存在关联关系的企业应在招股书中进行披露,对其中交易往来的背景、必要性和定价的公允性皆要进行详细说明。”深圳一家大中型券商投行负责人士向叩叩财讯表示,近一年来,随着IPO审核机制的改革和注册制的实施和推广,信息披露的完备已经被视为IPO审核的“生命线”。

在近期科创板IPO的审核中,也出现了一例类似隐瞒关联方被证监会查处的案例。

2020年3月31日,证监会发布《关于对深圳市创鑫激光股份有限公司及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蒋峰采取责令公开说明措施的决定》,称在创鑫激光的科创板IPO审核中,其实控人蒋峰隐瞒其通过第三人实际控制深圳爱可为激光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爱可为)的事实,在招股说明书(申报稿)中未将爱可为作为关联方披露,也未将创鑫激光与爱可为之间的交易披露为关联交易。

爱可为与创鑫激光之间的交易虽然仅仅几十万元,但证监会认为蒋峰“持续隐瞒实际控制爱可为的有关事实,主观故意明显,致使公司招股说明书(申报稿)中关于关联方及关联交易的信息披露存在遗漏”,上述行为违反了《科创板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注册管理办法(试行)》的规定,决定对创鑫激光及蒋峰采取责令公开说明的监督管理措施。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创鑫激光在2019年11月14日成功通过了上交所科创板上市委的审核,并于2019年12月向证监会正式提请注册,但8个多月过去了,其注册申请至今未被证监会批准,成为了科创板上市“难产”企业。

那么涉嫌隐瞒关联关系的华亚智能会否步其后尘?这值得关注。

2)保荐券商前保代股改前夜突击入股

正如上述所言,在2016年股份改制前夕,华亚智能不折不扣的为一家家族企业,即使期间几经增资或股权转让,除了一次员工激励外,其股权依然在王彩男、陆巧英夫妇及其子手中调整,直到2016年10月,也就是其股份制改革前夜,才有外部投资者以“突击”的方式现身其股东名单中。

2016年9月28日,华亚智能进行了其股份制改革之前的最后一次股权转让,陆巧英将手中的一部分股权分别转让给了6个自然人,其中除包括王水男、陆兴龙、、韩旭鹏、金建新等王氏家族的亲戚或华亚智能的重要员工外,还有另外如自然人王学军等与其截然无关的外部投资人。

上述六人的入股价皆为6.75元/注册资本。

自然人王学军是除王彩男夫妇及其子外持有华亚智能股份最多的自然人股东,在2016年9月末的那次股权转让中,王学军从陆巧英的手中以1012.50万元的价格获得了华亚智能对应150万元的出资额,以3.43%的持股比例成为了华亚智能第五大股东。

2016年10月12日,当上述股权转让完成当日,华亚智能便宣布启动股份制改制,由此正式启动其IPO。

经股份改制折算,王学军最终持有了华亚智能在此次IPO前205.5万股。

王学军又是谁?其缘何能在华亚智能股份制改制前夜能与王氏家族和企业关联人一起获得突击入股的机会?

在华亚智能的招股书中,并未对王学军进行过多的信息披露。从仅披露的部分身份证信息和住址显示,王学军出生于1973年,现居于苏州市。

据叩叩财讯获悉,王学军,1995年开始从事期货证券工作,而其还与为华亚智能此次IPO担任保荐工作的券商——东吴证券(601555,股吧)关系密切。

“王学军曾在投行里工作十余年,是比较早的一批保荐代表人之一。曾在华泰证券(601688,股吧)、东吴证券的证券部和投行等部门工作。”一位接近于王学军的知情人士向叩叩财讯透露,王学军尤其与东吴证券关系密切,王学军曾在东吴证券投行部门负责保荐工作长达13余年。

2002年8月,在华泰证券证券部工作刚满4年后,王学军便跳槽东吴证券投行部门,并取得保荐人代表资格,之后直到2014年,十余年时间里,王学军皆在东吴证券投行部门担任保荐工作,并担任东吴证券投行事业五部总经理、债券及并购事业部总经理,期间其以保荐代表人身份参与过吴通控股(300292,股吧)、康力电梯(002367,股吧)等IPO项目以及西藏旅游(600749,股吧)的定增等诸多项目的资本运作。

2014年,王学军离开东吴证券投行部,进入到东吴证券斯时新设立的东吴并购资本管理(上海)有限公司出任总经理开始涉足投资并购。

一年后,2015年,王学军从东吴证券正式离职并开始涉足私募投资。

2016年9月,王学军便成功入股华亚智能,成为当年获得相关股权最多的投资者。

不过,到底是因为王学军的入股,在投行圈内处于二三线位置的东吴证券才获得华亚智能IPO这一项目,还是因为东吴证券,王学军才能得以突击入股华亚智能的机会,目前尚不得而知。

可以肯定的是,如果华亚智能能在8月13日的证监会发审会上顺利通过IPO审核并成功挂牌上市,王学军将成为除王彩男、陆巧英夫妇及其子王春雨外最大的受益者。

苦侯IPO多时的华亚智能否抓住此次得来不易的上市审核契机成功敲开A股资本市场大门?王彩男夫妇及其家族诸多亲戚能否最终获得财富的爆增?曾为他人上市做嫁衣的昔日保荐人代表王学军能否又一次迎来属于自己的高光时刻?我们一起静候答案。

 

(责任编辑:张潮 HZ0011)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