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永煤控股母子公司的账本冲突:半年内巨额应收款频繁变更

2020-12-01 07:15:46 第一财经日报 

  杨佼

  [ 截至9月底,永煤控股的其他应收款金额高达269.4亿元,半年里猛增110亿元以上。在母公司层面,这项金额更是高达289.8亿元。 ]

  11月27日,已经违约的永城煤电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永煤控股”)2020年第四、第七期超短融主承销商中信银行郑州银行华夏银行(600015,股吧)公告称,将于12月1日召开持有人会议,表决两只债券的持有人会议议案。

  早前,11月10日违约的10亿元永煤控股2020年第三期超短融,已经11月23日的持有人会议通过议案——先行偿付本金的50%,剩余本金展期270天。展期期间,债券利率将保持4.39%不变,到期后本息一次性偿还。24日,永煤控股已经兑付5亿元。

  违约冲击波渐渐消散,善后处置也已初现转机,但等待永煤控股的是监管机构的调查。证监会11月26日披露,已对永煤控股、希格玛会计师事务所立案调查。

  在市场等待监管调查结果的同时,永煤控股违约疑点也持续引发关注:为何账面上拥有巨额资金却突然违约?半年猛增百亿元的其他应收款、大股东在内部归集的近千亿元资金流向何处?都是笼罩在永煤控股身上的巨大谜团。

  账面上大量现金是谁的

  2020年以来,煤炭生产企业继续限产,煤炭价格持续上行。公开数据显示,1月初,秦皇岛5500大卡、5000大卡煤炭期货每吨价格分别为549元、494元,现货价格为558元、497元。到了11月初,两个品种期货的价格上涨到了583元、532元,现货价格涨至614元、562元。

  在河南省内拥有优质煤炭资源、主产优质无烟煤的永煤控股由此受益。财报显示,今年前三季度,永煤控股合并营业收入445.1亿元,同比增长近24%;实现净利润4.76亿元,同比增长近26%。

  经营状况的改善也带动经营性现金流大幅增加。前三季度,永煤控股经营性现金净流量为73.8亿元,同比增加38亿元,比去年全年还多出15.5亿元。

  与此同时,永煤控股的融资渠道较为畅通。今年一季度,永煤控股融资获得现金264.1亿元,其中借款161亿元。到了三季度,融资所得现金达到672亿元,比半年前净增近408亿元。

  不过,债务期限错配、负债结构不合理,也是永煤控股长期存在的问题。今年3月底,永煤控股合并短期借款193.6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282.3亿元,而长期借款150.7亿元。到了9月底,其短期借款、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合计超过420亿元,但长期借款只有111.2亿元。

  进入下半年,融资环境已经发生变化。前三季度,永煤控股融资所得现金672亿元,只比上半年的532亿元增加140亿元,季度增量环比减少近130亿元。融资净现金流则由正转负,从净流入2.8亿元下降到净流出32.2亿元。

  尽管如此,永煤控股账面上仍有大量现金,规模虽然比一季度末的486.1亿元有所下降,但9月底仍接近470亿元。在此情况下,10亿元债券发生违约,有市场人士表示难以理解。

  “像永煤这类公司,不具备调动几百亿资金的能力,账上怎么会有这么多现金?”一位股份制银行债券部门负责人对第一财经记者说。

  根据媒体报道,河南省财政系统厅局级官员曾表示,永煤控股账面上看起来有400多亿资金,但大部分处于受限状态。而记者查阅永煤控股2020年第六期中票募集说明书发现,截至6月底,永煤控股受限资产共计80.6亿元,其中受限货币资金只有3.6亿元。

  对比永煤控股股东河南能源化工集团(下称“豫能化”)的财务报表,今年9月底,豫能化合并货币资金只有285.6亿元,仅为永煤控股同期货币资金的60%左右,而母公司自身货币资金更是只有13.5亿元,相差的180多亿元资金去了哪里?

  巨额其他应收款如何产生

  2018年以来,煤炭价格维持相对高位,永煤控股煤炭业务收入持续增长。2019年,其煤炭板块毛利达到95.84%,贡献了永煤控股近89%的毛利。但受化工板块影响,公司2018年、2019年利润仍然亏损。有市场观点认为,永煤控股将资金借给化工板块使用,或是此次违约的一大原因。

  财报数据显示,截至今年6月底,永煤控股合并长、短期借款约355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230亿元,长期应付债券230亿元。

  2020年第六期中票募集说明书披露,6月底,永煤控股合并存续借款接近186亿元,包括银行贷款117.1亿元,信托、租赁68.6亿元,其中永煤控股自身的融资额分别近60亿元、41.8亿元,尚在存续期的264亿元债券,融资方也为永煤控股。剩余部分的融资主体为永煤股份,合计金额约84亿元。

  到了第三季度,负债主体结构有所改变。三季度末,永煤控股合并长、短期借款约318.7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214.3亿元,长期应付债券119亿元,合计金额约674亿元。

  但在母公司口径下,永煤控股的长、短期借款合计约79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162.3亿元,应付债券119亿元。据此测算,同一时期,永煤控股约70%的融资资金,使用方为母公司下属公司。

  应收利息也反映了这一特征。9月底,永煤控股合并应收利息约9.1亿元,但在母公司口径下却达到31亿元,3月底更是达到47.5亿元。

  最大的疑问还在于,截至3月底,合并口径下,永煤控股有一项金额高达159亿元的“其他应收款”,而这项其他应收款主要来自内部关联往来。上述中票募集说明书显示,截至2019年底,永煤控股对焦作煤业集团有限公司、豫能化新疆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开封龙宇化工有限公司、永贵五凤煤业有限责任公司(下称“永贵五凤”)、鹤壁煤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等五家企业的其他应收款,合计达到95.6亿元。

  而这5家公司中,除了永贵五凤是永煤控股四级控股子公司之外,其他四家都是豫能化全资或绝对控股子公司、孙公司。

  永煤控股此前披露,作为豫能化第一大子公司,对其公司业务开展的资金需求,各家银行均采用集团管理模式上报授信,授信纳入集团管理,提用按照集团控制。今年6月底,豫能化已获授信金额2260亿元,已用1280亿元。

  豫能化三季报显示,截至9月底,合并长、短期借款、一年内到期非流动负债、应付债券合计金额在1220亿元左右。母公司口径下则为625亿元。据此测算,包括永煤控股在内,豫能化全部子公司使用的资金,只占整个集团的一半左右,过半资金仍留在集团内部。

  二季度以来,永煤控股的其他应收款进一步激增。截至9月底,金额高达269.4亿元,半年里猛增110亿元以上。在母公司层面,这项金额更是高达289.8亿元。

  半年里新增的巨额其他应收款是如何产生的?永煤控股、豫能化目前均未披露。

  而永煤控股与豫能化之间的资金往来也颇为复杂。永煤控股11月2日公告,将持有的龙宇煤化工、永银化工、永乐生物、濮阳龙宇化工四家子公司股权划转至河南能源化工集团化工新材料有限公司(划出的四家公司股权,均未披露全称),将安阳鑫龙煤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38%股权、鹤壁市福祥工贸有限公司(下称“福祥工贸”)、鹤壁市福兴工贸有限公司、鹤壁福源煤炭购销有限公司(下称“鹤壁福源”)的100%股权,从永金化工投资管理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永金化工”)、豫能化鹤煤投资有限公司划转到永煤控股。

  上述中票募集说明书显示,永金化工名下的安阳、新乡、永城三家子公司,2019年底合计应付永煤控股应付款超过5.5亿元,而安阳鑫龙煤业集团名下的一家企业,2019年底亦对永煤控股有超过4600万元应付款未偿还。股权划入永煤控股的福祥工贸、鹤壁福源,两家公司2019年底也在永煤控股分别有674万元、248万元的应付款。

  不仅如此,2017年到2019年,永煤控股纳入合并范围的子公司,从59家减少到48家,但永煤控股的投资现金流却持续增加。今年前三季度,永煤控股投资现金流出109.8亿元,其中支付与其他投资相关的现金近87亿元。而在2018年、2019年,这一数据分别为49.4亿元、76.6亿元。同期,永煤控股取得子公司支付的现金却分别只有7亿元、6.6亿元。

  “上市公司最怕的就是大股东占用甚至挪用资金,如果存在这种情况,只要被占用方出现问题,大股东资金也会很紧张,从而放大风险。”华南某股份制银行债券部门管理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说。

  资金流向何处

  作为控股型平台,豫能化实际业务分布在下属各个子公司。今年前三季度,其母公司口径下的营业收入只有2.84亿元,在全部营收中占比不到1%,净利润只有3654万元。

  在此情况下,豫能化却在大力“归集”资金。7月30日,豫能化间接控股的大有能源(600403,股吧)(600403.SH)披露,拟以12.51亿元现金向豫能化财务有限公司增资,增资金额12.51亿元。由于豫能化并未参与增资,此事披露后,引来上交所问询。在监管问询后,大有能源取消了增资豫能化财务有限公司的计划,交易所问询也未做回复。数据显示,2019年底,大有能源在豫能化财务有限公司存款余额为44.92亿元,但未发生过贷款业务。

  公开信息显示,除了上述由其直接产生的负债,豫能化还归集了大量内部资金,今年前三季度,其内部单位存款高达317亿元,加上前述贷款、债券融资,其归集的资金接近千亿元。

  在11月23日的持有人会议上,永煤控股相关负责人曾表示,豫能化从11月10日起不再占用永煤资金,也不再归集资金,永煤控股能自主控制资金。

  记者对比合并财报,前三季度,豫能化合并委托贷款余额98亿元,应收利息11.5亿元,而母公司口径则为空白。同期营业收入中,合并、母公司利息收入分别为12.1亿元和近20亿元。

  扣除借给子公司的部分,剩余利息收入对应的资金去往何处目前未知。与此同时,豫能化的其他应收款也与永煤控股表现出了同样的特征。

  截至今年3月底,豫能化合并其他应收款只有83.3亿元,但母公司对应金额则高达550亿元。到了9月底,母公司口径下的金额虽然下降到370亿元,但合并口径的规模则猛增到近298亿元,半年猛增210亿元以上。

  这些金额巨大的其他应收款,短期内为何如此频繁变动?它们是如何形成的?目前无法得知。交易商协会11月24日称,已将自律调查发现的永煤控股涉嫌违法违规线索,移送给了监管部门,同时发现豫能化也涉嫌存在相关违规行为,已对其启动自律调查。随后,证监会11月26日披露,已对永煤控股、希格玛会计师事务所立案调查。

  

(责任编辑:李佳佳 HN15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