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白酒江湖机构势力版图生变 “喝酒”行情是否已见顶?

2020-12-10 15:20:56 证券市场周刊  易强

  “喝酒”行情是否已经见顶?这个问题由来已久。

  过去四年(2016年四季度以来),在持续不断地争论声中,不同的机构做出了不同的回答与选择。其中的对错得失,只有选择者本身及其利益相关者清楚。于旁观者而言,由于机构属性、资金属性并不完全相同,收益率高低或许不该是予以置评的唯一标准。

  抛开对错得失不论,投资者不难看到的是,在各种资金、各种观点的角力过程中,中证白酒指数(399997.SZ)已经迭创新高,而白酒江湖的“机构势力版图”已与过去大不相同。

  从数据上看,QFII几近退出,社保基金也是退避三舍,陆股通则横空出世,从2018年开始,声势一度压过公募基金,直至2020年三季度,后者才扳回一城,双方势均力敌,险资、券商集合理财及阳光私募逐渐做大,尽管势力仍然弱小,却不可小觑。

  由于陆股通、阳光私募都是交易爱好者,而交易决定价格,因此,“机构势力版图”生变带来的结果是,相关交易更加活跃,市场波动更加明显。

  Wind资讯显示,2016年,上证指数日均换手率(基于自由流通股本,下同)为1.83%,中证白酒指数为2.08%,后者是前者的1.14倍,2017年是1.27倍,2018年——陆股通声势压过公募基金那一年——升至1.59倍;2019年是1.45倍,2020年(截至11月30日)是1.52倍;其中,在四季度,后者(4.47%)竟然达到前者(1.53%)的2.92倍。

  目前暂无迹象表明,陆股通、阳光私募等爱好交易的投资者有淡出白酒江湖的趋势。这意味着,与四年前可能只关注白酒类股票的“投资价值”相比,现在的投资者或许同时更要关注交易本身。

  QFII淡出江湖

  先说QFII。三季度末,在中证白酒17只成份股中,QFII重仓的仅有一只,即迎驾贡酒(603198,股吧),持有320万股,是后者第四大流通股股东,其时市值0.65亿元;而且重仓这只股票的,也仅有一家QFII,即韩国银行。值得一提的是,在三季度之前,未有任何一家QFII重仓迎驾贡酒。

  从过去四年的数据来看,QFII重仓成份股最多的季度是2016年三季度至2017年一季度,一直是7只,自2017年二季度至2018年二季度一直是6只,2018年三季度降至5只,四季度降至3只,2019年一季度末又回到5只,然后是逐季减少。2019年二季度至2020年三季度,各季末QFII重仓的成份股数量依次是5只、4只、2只、2只、3只、1只。

  在QFII淡出的过程中,标志性事件应该是2019年三季度彻底退出贵州茅台(600519,股吧)——中证白酒成份股中的老大——的十大流通股名单。截至2020年三季度,已经连续五个季度没有一家QFII重仓这只股票。

  历史上,QFII第一次进入贵州茅台(600519)十大流通股名单是在2005年四季度。2014年,QFII对这只股票的钟爱到达顶点,一度出现4家QFII同时出现在后者十大流通股东名单上的盛况。

  以QFII重仓中证白酒成份股的市值计,2016年三季度末合计为185.44亿元,占到中证白酒成份股总市值的2.44%,此后逐季下滑,依次是1.87%、1.77%、1.63%、1.66%、1.23%、1.22%、1.09%,2018年三季度末第一次低于1%,2019年三季度末第一次低于1‰,2020年三季度末仅为0.17‰,甚至不如阳光私募。

  “侵略者”陆股通

  与QFII的消极态度相比,陆股通——即北向资金——则显示出强大的侵略性。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陆股通已重仓14只成份股。事实上,由于在中证白酒17只成份股中,有3只并非沪股通或深股通的买入标的,重仓14只已是陆股通可以做到的极致。

  就过去四年而言,陆股通整体上一直处于增持状态。

  2018年四季度末,当QFII重仓的成份股数量由2016年三季度的7只降至3只时,同期陆股通则由2只增至11只。

  2016年至2019年,陆股通重仓市值占比也呈稳步上升趋势,各年末陆股通所持成份股市值依次为283.93亿元、695.87亿元、909.19亿元、1925.72亿元,依次占到成份股总市值的3.34%、4.13%、6.88%、7.26%。

  不过,这一趋势在2020年三季度被打破。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末,陆股通重仓市值为2369.96亿元,占比7.31%,2020年三季度末重仓市值为2503.31亿元,有所提高,占比却降至6.44%。

  之所以重仓市值增加、占比却下降,是因为同期中证白酒成份股的整体市值——作为分母——的增长速度更快:陆股通重仓市值的增幅为5.63%,同期整体市值则由3.24万亿元增至3.89万亿元,增幅达到20.06%。

  陆股通重仓市值增幅之所以落后于整体增幅,原因之一在于期间其不少重仓股都被减持。例如,三大重仓股贵州茅台、五粮液(000858)、洋河股份(002304,股吧)分别被减持了551.29万股、7623.72万股、1625.91万股,减持比例分别为5.19%、23.91%、17.38%。

  从数据上看,陆股通在三季度的减持似乎有些“不合时宜”,因为随后上演了一波“喝酒”行情。而从后续的发展来看,陆股通的减持动作很难说是一种短期仓位调整还是一种方向性趋势的体现。

  以上述三大重仓股为例,陆股通在四季度(截至11月30日)进一步减持了519.31万股五粮液、1289.37万股洋河股份,但增持了33.19万股贵州茅台。

  公募的退却与反击

  接下来说公募基金。在诸多机构类型中,公募一直是白酒的拥趸者。不过,从过去四年的数据来看,公募也曾对行情——同时也是对白酒的估值——有过疑虑,以致一时大意,在2018年下半年被陆股通抢走不少份额,直至2020年三季度才扭转局面。

  2016年三季度末,公募重仓的中证白酒成份股是15只,同年底增至17只,此后直至2020年三季度末,在长达16个季度的时间里,除了有两个季度(2017年一季度及2018年三季度)重仓品种为16只外,其余14个季度都是17只。

  以持仓市值计,2016年至2019年,各年底公募持仓市值合计依次为378.82亿元、1119.13亿元、725.97亿元、1779.76亿元,占同期所有成份股总市值的比重依次为4.45%、6.63%、5.50%、6.71%。

  之所以在这里取年度数据,而非季度数据,是因为公募基金一季报及三季报只披露十大重仓股数据,中报年报的持仓数据才较为完整,这是公募持仓数据与其他机构的不同之处。

  对比上述陆股通的数据不难看出,2018年年末,当公募持仓市值同比下降35.13%时,陆股通持仓市值却增长了30.66%。

  也正是从这一年开始,陆股通在白酒板块的影响力完全超过公募。由于陆股通的交易频率大概率超过公募,因此,尽管在2018年年底之前,陆股通的持仓市值低于公募,其影响力其实早已不在公募之下。

  直至2020年上半年末,陆股通的权重仍然超过公募。

  不过,到了三季度,公募夺回一些版图,其权重——尽管只披露了重仓股数据——终于超过陆股通,期末公募持仓市值为2862.77亿元,陆股通为2503.31亿元,占比分别为7.37%及6.44%。至于四季度这一格局会否打破,仍是未知之数。

  值得一提的是,在公募投资组合中,就最近四年而言,白酒的权重总体也是呈上升趋势。

  2016年至2019年,期末公募所持A股总市值依次为14796.09亿元、16582.68亿元、14575.70亿元、24210.41亿元,其中所持中证白酒成份股市值占比依次为2.56%、6.75%、4.98%、6.71%。

  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公募所持A股总市值为38746.40亿元,其中所持中证白酒成份股市值占比为7.39%。

  社保出,私募入

  再看看社保基金。从数据上看,从2017年二季度开始至2018年一季度,社保基金对白酒的兴趣大幅下降,其后虽有所提高,但始终没有回到四年前的水平。

  2016年年底,在中证白酒17只成份股中,社保基金是9只股票的十大流通股股东之一,至2017年年底降为2只,其后虽然一度最高回到6只,但后来逐渐淡出,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仅是1只成份股——顺鑫农业(000860,股吧)的十大流通股股东之一。

  持仓市值方面,2016年至2019年,期末社保基金所持成份股总市值依次为50.42亿元、4.14亿元、13.50亿元、18.77亿元,2020年三季度末为7.57亿元。

  与社保基金消极淡出的态度相比,同期险资、券商集合理财及阳光私募的态度正好相反,整体呈现积极介入的趋势。

  险资方面,2016年年底持仓市值为26.59亿元,至2019年年底增至55.01亿元,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增至137.77亿元。券商集合理财方面,2016年年底为6.93亿元,2019年年底为76.02亿元,2020年三季度末增至134.58亿元。阳光私募方面,2016年年底为4.48亿元,2019年年底为93.96亿元,2020年三季度末增至156.12亿元。

(责任编辑:王刚 HF004)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