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汇源“大败局”:北京汇源启动预重整程序 创始人多次成被执行人

2021-01-13 12:16:19 财联社 

财联社(北京,记者 杨泽世)讯,深陷复牌“拉锯战”的中国汇源果汁集团有限公司(01886.HK,以下简称“汇源果汁”),在新年伊始又面临了新的烦恼。

近日,山东德源国际物流有限公司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作出针对汇源果汁一间全资附属公司北京汇源食品饮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汇源”)的预重整申请。

相关法院也已向北京汇源发出预重整决定书,决定对后者启动预重整程序并指定了一位临时管理人。在预重整程序进行期间,临时管理人应履行若干职责,包括明确重整工作整体方向,组织北京汇源与其出资人、债权人及(意向)重整投资人等利害关系人协商拟订预重整方案,以及根据需要指导和辅助北京汇源引进重整投资人。

对此,汇源果汁方面表示,预重整程序是为了准确识别企业重整的价值和可能性、降低重整成本、提高重整成功率,由法院指定的临时管理人组织债务人、债权人、出资人及重整投资人等利害关系人进行协商,拟订企业预重整方案的程序。“未能达成预重整方案不会导致企业进入破产清算程序。”

“北京汇源的业务运作如常。同时,北京汇源与利害关系人能否达成预重整方案存在不确定性。”该公司强调。

此外,北京法院审判信息网近期还公布了汇源系公司部分2020年执行裁定书。一则裁判日期为2020年11月5日的执行裁定书显示,申请执行人北京市果树产业发展基金(有限合伙)向法院申请对被执行人朱新礼、北京汇源饮料食品集团有限公司、北京汇源康民有机农业有限公司进行强制执行,法院裁定冻结、划拨上述被执行人的银行存款632万元,同时冻结、划拨被执行人应支付的逾期付款违约金等。

但法院调查发现,被执行人名下无可供执行的银行账户,无不动产及其他机动车登记信息,且无对外投资。

“汇源果汁很多供应商及合作合同都是通过北京汇源签订,但是北京汇源并无资产,即使法院判决进入强制执行阶段,也是无从执行。”一位汇源果汁债权人曾向财联社记者透露,“汇源方面相关负责人表示,肯定会还钱,只是没有钱。我们申请法院强制执行发现,北京汇源账上只有1万元。”

同年8月,被执行人北京汇源饮料食品集团有限公司及其创始人朱新礼未按照和解协议履行,申请执行人中国民生信托有限公司向法院申请恢复强制执行,冻结、划拨被执行人银行存款15亿元。

因汇源系公司及自身频频被列为被执行人,朱新礼已被法院限制出境,且多次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北京汇源也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企业。不仅如此,汇源果汁也在复牌的边缘挣扎。此前该公司对外表示,若要申请在联交所恢复买卖,须履行5个复牌条件,在5项复牌条件中,仅有“公布所有欠缺的财务业绩,并说明任何审计修订”这一条件仍未获履行。

财联社记者致电汇源果汁副总裁李生延,截至发稿并未收到相关回复。不过,此前他曾明确告诉财联社记者,“我们正在努力复盘。”

据接近该公司的知情人士透露,“去年(2020年)很多资本都在接触汇源,仍看好其品牌、市场地位等,也在和汇源进行协调,准备进入汇源。”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向记者表示,“汇源目前的资金比较紧张,但其还具备隐性价值,包括品牌、规模价值等。未来依托在终端市场的优势,汇源或许还有东山再起的可能。”

“汇源目前面临内忧外患的处境。消费者消费习惯发生改变,此前消费者习惯购买包装食品、包装饮料,随着冷链的发展、普及,消费者会直接购买新鲜水果,这对汇源和所有果汁企业都产生影响。”

曾任北京汇源集团蓝猫淘气饮品公司副总裁及北京汇源集团她加他饮品公司副总裁的快消品营销专家肖竹青向财联社记者指出,“汇源此前利用各地政府招商引资的政策进行跑马圈地,在全国各地建设很多工厂,这对其扩张产生了推动作用,但现在来看,过多的工厂也给其带来资金包袱等一系列挑战。”

值得一提的是,李生延2020年9月10日还曾到贵州省修文县进行投资项目的考察。汇源果汁方面亦仍在宣传其“大农业”的发展思路和体系。

(责任编辑:李佳佳 HN15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