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新三板摘牌后华新环保冲刺创业板:四分之一主营收入靠补贴、多位高管曾涉贿

2021-08-12 18:11:53 和讯股票  阿a

  郑州特大暴雨后,约有40万辆“泡水车”的善后问题急需解决:保修、理赔、回收,甚至直接报废。

  华新绿源环保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新环保)便是一家从事相关业务的公司。公开资料显示,成立于2006年,华新环保在固体废物资源化利用与处置行业深耕多年,主营业务包括电子废弃物拆解、报废机动车拆解、废旧电子设备回收再利用和危险废物处置等。

  2019年2月从新三板摘牌后,华新环保日前正式向创业板发起冲刺。深交所公告显示,华新环保IPO申请于2020年11月被受理,目前进度为“已问询”,东兴证券则是其保荐机构。

华新环保IPO进度
华新环保IPO进度

  另据招股书,华新环保本次拟公开发行7575万股,预计募集资金5.10亿元,按照轻重缓急顺序依次投入冰箱线物理拆解、分类收集改扩建项目,2500万元;危险废物处置中心变更项目,2亿元;3万吨/年焚烧处置项目,8500万元;以及补充流动资金,2亿元。

  四分之一主营业务收入依赖基金补贴

  电子废弃物拆解行业高度依赖基金补贴,华新环保亦如此。

  招股书显示,2018—2020年华新环保分别实现营业收入4.22亿元、5.83亿元、5.70亿元,分别实现净利润5717.43万元、8578.69万元、1.32亿元,呈快速增长。其中,盈利主要来自于销售拆解产物、回收再利用产品,提供危险废物处置服务,并通过拆解废弃“四机一脑”向财政部申领基金补贴。从历年经营情况来看,基金补贴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约四分之一,占比较高。

华新环保主营业务情况
华新环保主营业务情况

  补贴基金是否持续及数额,都有可能影响华新环保营收情况。2021年4月1日,财政部、生态环境部、发改委、工业和信息化部正式下调基金补贴标准。华新环保表示,这将在未来一段时间内会经营业绩产生不利影响,存在营业收入、净利润减少的风险。

  另一方面,由于基金补贴发放周期较长,这导致华新环保面临着较大的资金压力。

  应收账款余额高企。2018—2020年,华新环保应收账款分别为2.83亿元、3.70亿元、4.37亿元,占总资产的比例分别为37.79%、41.47%、41.75%,应收账款余额较大。其中,应收国家财政部废弃电子产品拆解补贴款分别为2.80亿元、3.47亿元、4.26亿元,占应收账款的比例分别高达99.16%、93.79%、97.48%。

  现金流紧张。2018—2020年,华新环保经营性现金流分别为1.19亿元、2967.24万元、1.36亿元,波动较大。从招股书中可以发现,由于2018、2020年均有基金补贴款到账,因此当年经营性现金流被垒高。

  由于基金补贴发放时间较长,华新环保资金压力较大,无法大规模进行原材料采购,使得产能利用率整体不高。招股书显示,2018—2020年,占主营业务收入比例超过60%的电子废弃物拆解业务,产能利用率均未超过65%;至于报废机动车拆解、危险废物处置业务,产能利用率则时高时低。

华新环保产能利用率情况
华新环保产能利用率情况

  正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一旦基金补贴出现大滑坡或者取消,则将为华新环保后续经营带来一系列负面影响。

  IPO前更换董事会秘书、财务负责人

  董事会秘书是公司的“发言人”,在IPO进程中不断督促公司达到发行上市的要求。但递交IPO申请前夕,华新环保才紧急任用经验丰富的董事会秘书。

  招股书显示,华新环保IPO启动前,总经理王建明兼任董事会秘书,任期为2015年11月—2020 年6月。从简历中可知,王建明此前主要从事研究、开发,以及公司管理运营工作。

  财务负责人则“三任三离”。从华新环保回复深交所的公告中可知,2017年2月孟聪因个人原因辞去财务负责人职务,2018年5月—12月王建明代理财务负责人职务,2018年12月—2020年6月罗嵩担任财务负责人,直到刘时权接棒。

  2020年6月,华新环保聘任刘时权为新任董事会秘书、财务负责人,并在招股书中表示,王建明不再兼任后,能够将更多的精力用于公司经营活动;刘时权则具有丰富的财务、管理等工作经验与专业能力,能提高财务管控质量,提高日常经营的规范性;历任财务总监对公司财务数据不存在不一致意见。

  此外,原核心技术人员亦在2020年4月离职,目前华新环保共拥有6名核心技术人员。

  另注意到,华新环保在社保、住房公积金执行方面信息存在信息披露不一致、欠缴等问题。

  信息披露不一致。招股书显示,2018—2020年,华新环保为员工缴纳社保的人数分别为266人(其中267人缴纳养老、失业、工伤保险,265人缴纳医疗、生育保险,此处选取中位数266人,以下同理)、530人、544人。但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公布的年报显示,2018—2020年该数据分别为133人、226人、178人,基本不到一半。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的公示信息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的公示信息

  社保、住房公积金欠缴。2018—2020年,华新环保分别有57人、83人、33人未缴纳社保,105人、85人、31人未缴纳住房公积金,且大多数均是自愿放弃。经测算,华新环保需补缴社保及公积金1076.46万元。对此,华新环保表示各年未缴纳社保及公积金的金额占当年利润总额的比例较小,对公司的影响较小。

  劳务派遣用工曾超标。第一版招股书显示,2017年华新环保的劳务派遣用工比例为19.15%,违反了《劳务派遣暂行规定》关于企业使用的被派遣劳动者数量不得超过用工总量的10%的规定。被深交所问询后,华新环保在最新一版招股书中删除了2017年劳务派遣用工数据。

  多位高管曾涉他人受贿案

  华新环保旗下的多家子公司,可以说是屡屡犯错、频频被罚。

  招股书显示,子公司香蕉皮、内蒙古华新,已注销子公司云南华柏、华星康彩,曾因为消防消防、税务问题分别被处以50元—3万元不等的罚款。对此华新环保表示,前述行为不构成重大违法违规行为,不会构成本次发行上市的实质性障碍。

  华新环保亦曾被行政处罚。北京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委员会2014年出具的一份处罚决定书显示,华新绿源环保产业发展有限公司(华新环保的前身,以下简称华新有限)在未取得某工程建筑工程施工许可证的情况下,违法进行工程建设,责令华新有限改正,并处工程合同价款1%的罚款共计25.13万元。

  另注意到,2014年华新环保被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法院是深圳市龙岗区人民法院,执行金额9.31万元。

  而华新环保多位高管涉及他人受贿案,一度引来了深交所的关注。

  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8年出具的刑事裁决书显示,2000—2013年,中国移动通信集团湖南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湖南移动)原党组书记、董事长、总经理王建根涉嫌受贿犯罪,利用职务便利收受财物折合1019.77万元。其中,包括收受北京市太极华英信息系统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太极华英)股东张军所送干股和现金,折合300万元。

  太极华英成立于1999年,为张军(华新环保实际控制人之一、董事长)、林耀武(董事、常务副总经理)、张玉林(董事)等人共同持有。太极华英曾持有华新有限50.16%的股权,后因自身业务经营不善,计划注销,2015年将其所持华新有限的股权分别转让给4名股东。

  裁决书显示,太极华英参与湖南移动相关业务,张军、王建根私下则成为朋友。为感谢王建根对其经营太极华英期间的关照,2008年6月,张军将太极华英10%的股权(价值290万元)转让给王建根指定的亲属。后因为害怕被牵连,王建根2年后将股权退回,期间太极华英未曾向王建根分红。此外,2015年王建根退休后,张军安排其侄张玉林代取10万元现金,由张军送给王建根表示感激。

  有关部门表示,王建根系列案件已审结,对华新环保、太极华英、张军、林耀武、张玉林不予立案及追究刑事责任。

  但华新环保相关业务是否都通过类似方式开展?还有多少不为人知的“隐秘角落”?这些问题若不理清,或将成为华新环保未来发展的绊脚石。

(责任编辑:张星钰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