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ST星星陨落背面

2021-08-31 01:49:38 21世纪经济报道 

如今一片狼藉的*ST星星,在红得发紫的高光时期,就已经埋下“地雷”。

突如其来的财务大洗澡冲击波,瞬间让*ST星星(300256.SZ)露出千疮百孔的破败相。

市场数据统计显示,在8月16日至30日的11个交易日内,*ST星星股价暴跌59.42%,市值仅剩下22.7亿元。而一次会计差错更正让公司2020年合并净利润的向下调整金额超过25.45亿元,恰恰是*ST星星崩塌的深层根源。

针对市场股价异动,*ST星星此前曾发布公告称,已被法院批准预重整,公司生产经营正常,目前形势利好,可加大法院批准公司进入正式重整程序的可能性。

“去年*ST星星向一家金融机构申请贷款,但这家金融机构经过核查后,发现*ST星星隐藏不少潜在问题,最终拒绝放贷。”有知情者于8月30日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

事实上,如今一片狼藉的*ST星星,在红得发紫的高光时期,就已经埋下“地雷”。

举债激增暗含玄机

*ST星星股价雪崩,造成了第二大股东萍乡中州信安所质押股票被动减持和被申请可售冻结。

据公告,8月27日,兴业证券(601377,股吧)以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处置中州信安所持占*ST星星0.67%的646.5万股股票,原因是触发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业务约定的违约条款。而兴业证券拟处置股份合计为不超过4789.68万股。

中州信安所持股票是从*ST星星原实控人叶仙玉手上受让而来。

在萍乡经开区管委会所属的萍乡范钛客受让叶仙玉、星星集团、王先玉等所持占*ST星星14.9%的1.44亿股之后,叶仙玉于2020年8月17日将其持有*ST星星8%的7663.49万股转让给中州信安。

与范钛客以3.39元/股受让不同,中州信安的受让价提升到了6.21元/股。

截至8月30日,*ST星星收盘价为2.37元/股,范钛客和中州信安所持股份分别出现了30.09%与61.84%的账面浮亏。

上市之初,叶仙玉及其控制的星星集团分持*ST星星24.75%与4.79%股份,但2021年半年报显示,叶仙玉及星星集团的持股比例仅剩下1.27%和2.63%。

叶仙玉除了通过大肆减持*ST星星套现,其控制下的*ST星星尚有大量借款去向存疑。

“通过对比可以看出,*ST星星从2014年开始借款迅速提升,到萍乡经开区管委会接盘前夕的2018年底,增加了20多亿元,这些钱具体做什么了应该重新核查。”一位注册会计师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

公开资料表明,*ST星星的短期借款和长期借款,在2013年分别为2.2亿元与零元,2014年就变成4.29亿元与3500万元,到了2018年提高到25.08亿元与4.89亿元。

“*ST星星借款增加,设备购置支出也大量增加,可以合理怀疑其中有勾连。”上述注册会计师表示。

数据显示,从2016年至2020年,*ST星星购置设备投入分别为5.28亿元、4.64亿元、4.97亿元、4.11亿元和5.14亿元。

与此相对应,*ST星星大量购置设备的贡献却难以体现,营收甚至出现了下降。

*ST星星历史公告表明,其触控屏2017年和2020年9月底的产能,分别为4500万片与3750万片。同期,精密结构件产能分别是50000万个和52500万个。

而*ST星星营业总收入在2017年为56.47亿元,2020年调整后是51.31亿元。

*ST星星的举债规模更是令人瞠目结舌。

根据年报资料,*ST星星2020年有息负债合计39.55亿元,其中1年内到期的有息负债合计35.44亿元。

*ST星星的大量有息负债,亦存在“大存大贷”问题。

2020年,*ST星星期末货币资金余额为6.84亿元,但其中因抵押、质押或冻结等对使用有限制的款项总额为5.33亿元。

有毒并购和投资“黑洞”

依靠借款粉饰的*ST星星,并购项目存在大量有毒资产。

按照*ST星星2020年年报,其全资子公司星星触控和深圳精密当期净利润分别达到6585.75万元与5747.05万元,是其最重要的盈利来源。

历史公告表明,*ST星星收购星星触控和深圳精密100%股权,交易对价分别为8.39亿元与14亿元。

此前,*ST星星的商誉减值测试结果显示,2021年至2025年,星星触控预测期利润为11159.41万元至15660.34万元,深圳精密为17364.14万元至23991.36万元,声称不需计提商誉减值准备。

但2021年半年报却显示,星星触控和深圳精密在今年上半年分别亏损9.01亿元与7.19亿元。

为此,*ST星星决定补提星星触控和深圳精密2020年商誉减值准备8.76亿元。而这个商誉账面价值,占*ST星星当年净资产的比例为44.78%。

而*ST星星2019年9月收购的东莞精密,当月业务就大幅下滑,并逐渐萎缩,于2020年8月开始停产,处于资不抵债状态。

在*ST星星定期报告中,东莞精密2019年至2021上半年分别亏损3685.54万元、16239.91万元和2570.72万元。

*ST星星投资打水漂并不止这些。

2020年8月,*ST星星决定以8.8亿元向深圳市一二三四增资,获得后者26.67%股权。

但2020年报显示,*ST星星已向深圳一二三四预付股权投资款5.5亿元,因尚未完成投资协议约定事项,导致公司尚未取得被投资单位的股东权益。至今,该事项仍悬而未决。

2017年5月,*ST星星以自有资金1000万元与关联人毛肖林共同投资清华能波,获得10%股权。到了2020年,*ST星星以标的长期亏损为由,以12.5万元的价格转让所持股权,造成987.5万元损失。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ST星星充当接盘侠角色的尚有不少,多年来,被其纳入麾下的还有深圳联懋、珠海光宝移动、广州光宝移动、深圳光宝移动等。

但这些公司的盈利状况皆堪忧,早前公告表明,上述3家光宝公司 2019 年度第一季度亏损8049.31万元,*ST星星预计短期内无法实现扭亏为盈。

“现在*ST星星的问题被撕开了口子,其之前的大量并购和投资,应当重新梳理,从中或可发现其会计处理、资本运作和钱款去向的轨迹。”一位券商人士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认为。

*ST星星不仅并购投资有毒,其吹牛本领也对投资者产生了误导。

2015年7月,*ST星星时任董事长王先玉接受媒体专访时宣称,公司预计到2019年实现净利润超过8.3亿元,市值计划达到500亿元级别。

事实上,至2019年底,*ST星星的净利润仅为1.74亿元,市值为57.86亿元。

如今,虽*ST星星走到了资不抵债的预重整地步,但包括王先玉在内的*ST星星前期高层和股东,都早已从中赚了个钵满盆溢。

(作者:张望 编辑:朱益民)

(责任编辑:董云龙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