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资入主前当地资金大举买入,ST冠福股价“抢跑”巧合还是消息泄露?

2022-05-19 10:51:15 第一财经  杨佼

  股价大涨三天后,ST冠福披露湖北荆州国资计划成为其实控人。大涨期间,买入前五的席位几乎清一色来自国资所在地券商营业部

  主要股东转让、委托股份表决权,空缺大半年的实际控制人,可能因此落定。对一家处在困境中的上市公司来说,无疑是一个好消息。

  然而,上市公司的股价,却于消息正式披露前三天抢跑。这样离奇的事情,发生在ST冠福身上。

  股价连续三天涨停后,ST冠福5月17日披露,四家股东计划将占股本24. 19%的股份和表决权,通过转让、委托的方式,引入湖北荆州的一家国资。交易完成后,荆州国资将该公司实际控制人。

  ST冠福已经陷入困境多年。由于原大股东未经决策程序,就违规对外担保、借款带来巨额负债,ST冠福的2021年年报,被审计机构出具了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而原大股东的持股,此前已被陆续被拍卖,导致该公司2021年10月以来,即一直处于没有实际控制人的状态。

  引入荆州国资,让ST冠福摆脱困境有了可能。但就在这一消息披露前,其股价却在5余13日至17日,连续三天提前大涨。第一财经调查发现,ST冠福大涨期间,买入前五的交易席位,几乎清一色来自荆州当地的券商营业部。

  上述营业部席位提前大举买入,是出于巧合,还是消息泄露?

  荆州国资进入ST冠福,此前有迹可循。今年一季度,该公司在二级市场买入ST冠福超过5000万股,并接受其他股东股权质押。与此同步,此次现身的部分券商营业部,期间也曾大量买入。

  股价抢跑

  5月18日早盘,延续前一天的走势,ST冠福开盘大涨,以5.14%的涨幅高开,冲到全天最高位的3.89元之后,随即又快速跳水,并在尾盘时跌停。截至至收盘,其最新股价为3.52元,跌幅4.86%,振幅达到10%。

  ST冠福前一天晚间披露,大股东陈烈权及其一致行动人汕头金创盈投资咨询中心(下称“金创盈”),正筹划将持有的1.35亿股,以不低于协议签署日前一个交易日收盘价 95%的价格,转让给荆州城发资本运营有限公司(下称“城发资本”)。交易完成后,城发资本将成为其持有1.86亿股、占比7.04%的股东。

  同时,陈烈权、邓海雄、金创盈、汕头市金塑投资咨询中心(下称“金塑投资”),还计划将持有的ST冠福5.87亿股的表决权,委托给城发资本行使。委托生效后,城发资本可支配表决权的股数达到6.37亿股,占比24. 19%,成为公司控股股东,荆州国资委则成为实际控制人。

  注册地位于福建德化县的ST冠福,主营业务包括医药中间、塑贸电商等。2018年,该公司原控股股东林氏家族,以上市公司及控股子公司的名义,违规对外开具商业承兑汇票、担保、对外借款暴露,涉及金额达23.6亿元。事发后,林氏家族持有的2.27亿股,从2020年7月开始,就被陆续拍卖,此前该公司已无实际控制人。

  截至今年3月底,陈烈权持有ST冠福3.07亿股,持股比例11.66%,为第一大股东。邓海雄、金创盈、金塑投资合计持有该公司10.61%的股份。

  原实际控制人的违规行为,导致ST冠福背上巨额债务,且至今仍未解决。截至去年底,该公司承担偿付责任的余额仍达12.6亿元,并因此导致2021年年报被审计机构出具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

  国资即将入驻,对ST冠福来说无疑是一大利好。然而,早在股权变动披露前三天,在尚无征兆的情况下,其股价却突然开始“抢跑”。5月13日至17日,ST冠福分别上涨4.91%、3.22%、4.82%,股价从3.26元,一路上扬到3.7元,三天累计涨幅超过13%。

  交易数据显示,今年1月份至今,ST冠福成交低迷,成交额基本都在1000余万元至4000万元之间,如4月28日至5月12日,其成交额最多时只有3400余万元,最少时还不足1600万元。

  不过,此次股价抢跑、巨震, ST冠福的成交量,并未同步明显放大。5月13日至18日,该股成交额分别为4172万元、5589万元、7521万元、1.72亿元,合计成交超过3.74亿元,但除了5月18日,其他三个交易日的成交额,虽然略有增加,但放量并不明显。

  对比前的4月5日、6日,ST冠服股价小幅上涨1.7%、3.63%,但成交额却分别达到9097万元、1.57亿元。此外,该股今年还有多个交易日成交额超过5000万元,但股价上涨却并不明显。

  成交没有增加,股价却大幅上涨,原因是少量席位大笔吃货。可查数据显示,5月13日至17日,仅买入前五的席位,买入金额合计超过2650万元,在全部成交中的占比达到15%以上。若按买入金额占成交的一半计算,占比更是达到30%左右。

  谁在买入

  ST冠福利好公布前,都是哪些资金在抢跑?

  可查数据显示,上述三个交易日,长江证券(000783)、中信建投(601066)两家券商的荆州北京西路营业部,分别买入699万元、646万元,净买入332万元、—125.8万元;西南证券(600369)北京路、广发证券(000776)荆州江津路两个营业部,分别买入631.8万元、257万元。

  按照上述数据计算,5月13日至17日,ST冠福共计成交1.72亿元左右,而上述四个营业部买入金额达2244万元,占比达到13%左右。扣除卖出部分,上述四个营业部买入额占比更是高达27%左右。正是这一众荆州券商营业部,在很大程度上左右了ST冠福的走势。

  上述大举买入的券商营业部,此前并不活跃,交易ST冠福的次数也不算多。

  龙虎榜数据显示, 2006年8月至今,接近16年的时间里,中信建投荆州北京西路营业部总共在龙虎榜出现135次,其中2017年至今出现41次,而今年更是只出现了两次,但却全部与ST冠福有关。长江证券上述营业部出现次数稍多,今年共在龙虎榜现身43次,其中三次与ST冠福有关。

  虽然交易不算活跃,但部分券商营业部的买卖时点,却高度接近。以长江证券、中信建投荆州北京西路营业部为例,此前的今年3月28日至30日,这两个营业部分别买入1732万元、1121万元。

  广发证券荆州江津路营业部也是如此。3月25日,该营业部买入ST冠福438万元。同一天,长江证券荆州北京西路营业部也买入409万元。

  消息泄露还是巧合

  接受股权质押、在二级市场大举吃货,在此次正式受让股份前,城发资本接掌ST冠福控制权之事,就已显露行迹。

  今年1月份,城发资本就受质了大量ST冠福股份。1月27日,金创盈、金塑投资两家股东,就以自身融资的名义,将持有的上市公司8800万股、1200万股,合计占比3.8%的股份,质押给城发资本。

  与此同时,城发资本还持有ST冠福大量股份。一季报显示,截至3月底,城发资本持有ST冠福5052万股,持股比例1.92%,在前十大股东中位于第八,在前十大流通股东中位于第七。

  就在三个月前的2021年底,城发资本还未在前十大股东、前十大流通股东名单出现。根据年报披露,截至去年12月底,ST冠福第十大流通股东持股数量为2975万股。据此计算,城发资本即便此前就已买入,今年一季度也至少增持了2057万股以上。

  虽然具体买入时间无法确定,但城发资本大举买入的一季度,ST冠福股价也大幅波动。今年3 月 23 日至28 日,ST冠福连续四天大涨,股价从3.52元涨到4.28元,累计涨幅超过21%。

  不过,ST冠福的涨势,未能在3月28日延续,盘中快速上扬至4.28元后,随即掉头向下,最终以4.9%的跌幅收盘。经过三天连续下跌,到30日收盘,又重新跌至3.56元,三天累计下跌近20%。

  正是剧烈波动期间, 上述券商营业部席位纷纷现身。3月23日至30日,长江证券荆州北京西路买入1732万元,卖出1152万元,中信建投荆州北京西路同期买入1121万元,卖出1243万元。

  披露寻得实际控制人之前,ST冠福股价提前抢跑,是否涉消息泄露,还是属于巧合,目前还无法得知。与其他异地买壳有所不同,ST冠福的注册地虽然远在福建德化县,但由于部分业务已在荆州经营多年,该公司在业务、人员、股权上,与当地联系众多。。

  2014年,冠福股份出资18亿元,向陈烈权等人收购了能特科技有限公司 (以下简称“能特科技”)全部股权。收购完成后,陈烈权成为ST冠福持股12.96%的股东。

  成立于2006年的能特科技,注册、生产经营地均在荆州。根据ST冠福披露,今年2月,因产业规划发展需要,能特科技位于荆州开发区范围内、占地面积4.97万平方米的老厂区,被当地国土部门以1900万元的价格征用。

  根据公开信息,陈烈权正是荆州人氏,披露住址位于荆州下属县级市石首。能特科技被收购后,陈烈权从2015年6月以后,先后担任ST冠福副董事长、董事长等职,并代为履行董秘职责。今年4月,陈烈权还将持有的1.25亿股,质押给当地一家银行,为ST冠福融资提供担保。

(责任编辑:苏楠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阅读

    和讯特稿

      推荐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