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半涨超9倍!大牛股金刚玻璃股价创新高!昔日私募一哥罗伟广感叹当年折戟:德不配位,仅仅过了老板的瘾

2022-06-28 09:53:37 财联社  封其娟

  财联社6月27日讯(记者 封其娟)打出“光伏牌”、借助“HTJ”光环的金刚玻璃(300093)已经连续2个交易日收涨20%。曾经的私募冠军、“前老板”罗伟广坐不住了,接连朋友圈发文感慨,直呼“太恐怖啦”。

  面对6月27日金刚玻璃的再度涨停和股价新高,感慨的不仅仅是罗伟广,此前曾持有过金刚玻璃私募们都有共鸣:可惜我们的持股都没了。

  罗伟广的上述朋友圈,反思他投资金刚玻璃的经历与心得。这则朋友圈截屏,又反复在社交媒体传播。罗伟广直言金刚玻璃是其职业生涯滑铁卢之一,虽说过了一把上市公司老板的瘾,但他承认自己当时还“很傻很天真,德不配位”,并总结自己擅长的是挖掘潜力行业和黑马公司,本质上是个技术型人才,而不是一个杀伐果断的老板性格。

一年半涨超9倍!大牛股金刚玻璃股价创新高!昔日私募一哥罗伟广感叹当年折戟:德不配位,仅仅过了老板的瘾

  实际上,自投资42亿加码HTJ公告发布以来,金刚玻璃已经连续大涨。6月24晚间,金刚玻璃因股价连续3日大涨,收盘价格涨幅偏离值累计超过 30%而被深交所关注。

  一年半涨超9倍,“前老板”罗伟广感慨“德不配位”

  金刚玻璃股价创新高,令罗伟广感慨万千,“金刚一年半不到从7元涨到64元!投资生涯第一次搭上了主流板块的龙头股,见识了市场的疯狂,倒霉那么多年后,运气有好转迹象。”

  两年时间就看着它脱胎换骨,仿如隔世、不堪回首。

  罗伟广回顾,2015年初以21元价格斥资5亿元,从创始人手中买入大股东地位,股价也涨至50元。而后面经历一系列天灾人祸和各种螳臂挡车式的挣扎,股价一路跌到2018年的5元,最终在2019年8月被迫以7.8元的价格卖给现在的顺德背景大股东。

  2019年,罗伟广所持有的2256.5万股金刚玻璃股票,被广东福田法院及广东称汕头中院分3次在淘宝网司法拍卖网络平台上公开拍卖。当年,何光雄出价近1.7亿元竞拍胜出,完成拍卖过户,也即金刚玻璃董事长,同时为第二大流通股东。

  从3年前的被迫卖出,到今天的64元新高,不仅仅罗伟广,都是这只大牛股的匆匆过客。

  截至一季度末,金刚玻璃前十大流通股东为广东欧昊集团有限公司、何光雄、赵晓东、金钰、孙德香、余保青、杨时青、郑卫清、钱文祥、金云华。

  朋友圈发文中,罗伟广认为自己本质上是技术型人才,并指出“其实背景还是整个光伏板块行业基本面进入爆发期,好比两年前的电动车,而金刚所押宝的异质结路线有望脱颖而出并战胜topcon路线,好比一年半前锂电池‘铁锂路线’战胜‘三元路线’的案例,历史就是这么巧合的重演着!”。

  对于金刚玻璃易主后进军光伏领域,罗伟广似乎颇为肯定。

一年半涨超9倍!大牛股金刚玻璃股价创新高!昔日私募一哥罗伟广感叹当年折戟:德不配位,仅仅过了老板的瘾

  6月24日早间8时,罗伟广在朋友圈转发题为《金刚玻璃启动扩产 HTJ度电成本临界点将近》的文章,并感慨“看着自己倾家荡产养过一段的小孩在别的大土豪收养后出国留学镀金并最终事业有成,百感交集,但还是倍感欣慰的”。

  连亏三年后打出“光伏牌”,金刚玻璃股价持续攀升

  自2021年打出“光伏牌”后,金刚玻璃尝到了股价持续攀升的甜头。于是,拟再投资42亿元加码异质结电池赛道。

  6月16日晚间,金刚玻璃发布公告称,拟与控股股东共同投资,设立公司控股51%的子公司金刚羿德为实施主体,投建4.8GW高效异质结电池片及组件项目,项目后续研发、调试、生产基地均落地在甘肃酒泉。项目预估总投资额41.91亿元。项目建成稳定投产后,预计年均营业收入(含税)63.77亿元,年均利润总额7.67亿元。

  公告披露次日,金刚玻璃收盘大涨7.78%。

  到了6月24晚间,金刚玻璃发布《关于公司股价异动的公告》指出,公司股票续3个交易即6月22日、6月23日、6月24日收盘价格涨幅偏离值累计超过 30%。

  针对公司股票异常波动情況,金刚玻璃就相关问题进行了核实并说明:

  1)公司前期披露的信息不存在需要更正、补充之处;

  2)公司未发现近期公共传媒报道了可能或已经对本公司股票交易价格产生较大影响的未公开信息;

  3)公司目前经营情况正常,内外部经营环境未发生重大变化;

  4)公司、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不存在关于公司应披露而未披露的重大事项,或处于筹划阶段的重大事项;

  5)经核查,公司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在股票异常波动期间不存在增持或减持公司股票的行为。

  主营各类高科技特种玻璃的金刚玻璃,成立于1994年,2010年登陆深交所创业板。而自2019年起,金刚玻璃饱受业绩连年亏损且亏损规模逐年加大的困扰。

  2019至2021年,金刚玻璃分别实现营收6.13亿元、3.29亿元和3.21亿元,分别亏损0.88亿元、1.31亿元、2.02亿元。

  主营业务颓势难掩,金刚玻璃2021年便开始切入光伏电池领域。就在这一年,金刚玻璃借着“异质结新秀”的光环股价持续攀升,当年市值也从2021年初的19亿元涨至如今的138亿元,涨幅超7倍。

  据悉,金刚玻璃在2010年上市时,便在光伏领域有过短暂布局,后因“不及预期”而暂停。

  2021年6月相关公告显示,公司将恢复原有光伏电池及组件生产业务,以公司全资子公司吴江金刚玻璃为实施主体斥资8.3亿元建设1.2GW大尺寸半片超高效异质结太阳能(000591)电池及组件项目。该公司称,本项目建设期为8个月,第二年达产85%,第三年达产100%。截至2021年末该项目依旧在投资期,未有产成品,亦未形成收入。

  在恢复原有光伏电池及组件生产业务后,金刚玻璃在2021年11月公告向中环股份(002129)采购不少于7010万片N型G12光伏单晶硅片,预计金额6.67亿元,意在加码光伏业务。

  昔日私募一哥罗伟广何以折戟金刚玻璃?

  从股价涨幅看,现任董事长何光雄带领金刚玻璃入局光伏领域,借助HTJ打出了一场漂亮的“翻身仗”。而在前任董事长罗伟广的执掌下,金刚玻璃也曾有过高光时刻。

  以从业经历而言,1995年便进入证券投资领域的罗伟广,可谓中国首批证券私募的“弄潮儿”。

  先后在多家证券公司任职后,罗伟广2007年便创立了私募基金广东新价值投资,还获得了2009年的私募冠军。同一时期,重阳投资、星石投资、淡水泉投资等知名私募也相继成立。

  但好景不长,罗伟广所管理的产品净值遭遇了较大幅度的回撤。2010年起,A股进入漫长熊市,罗伟广也陷入“冠军魔咒”。这一时期,罗伟广开始做大短期资金,但在行情持续下跌下,客户赎回造成流动性问题,产生较大的冲击成本。

  罗伟广曾回忆:“2012年都混不下去了,有很短的一段时间也睡不着,但二级做不了就做PE,起码还有退路”。于是,罗伟广在2013年-2015年开启了PE生涯,并成立深圳市纳兰德投资有限公司。

  期间,罗伟广又开始了“一二级联动”的玩法,在二级市场不断寻找具有并购重组机会的小市值公司,然后举牌买入。他所在的私募并不直接接触上市公司层面。时机成熟后通过董秘证代等公开途径与上市公司高层接触,然后通过一级PE基金参股非上市资产,撮合资产并购重组。

  2015年8月,罗伟广成立了四只举牌主题基金,包括阳光举牌1号、阳光举牌2号、阳光举牌3号、卓泰阳光举牌1号。接连举牌了天兴仪表、科恒股份(300340)、大东海A、科斯伍德(300192)等公司。

  在重组政策趋紧下,罗伟广的“一二级联动”玩法不再灵验。在金刚玻璃上,罗伟广收到多张监管罚单,并深陷债务纠纷,并黯然离场。

  2015年9月,罗伟广受让了金刚玻璃控股股东拉萨金刚9.86%的股权。之后,拉萨金刚又向罗伟广转让300万股,罗伟广成为金刚玻璃的第一大股东。同年11月,金刚玻璃还拟以20.14元/股募集配套资金总额不超过6亿元,其中罗伟广认购不超过3.5亿元。同时,金刚玻璃公告,拟以14.53元/股向罗伟广及其一致行动人发行股份购买OMG新加坡100%的股权。

  在罗伟广多番运作下,金刚玻璃在2015年12月斩获了多个一字涨停板,股价上探至44.9元,创下上市以来股价新高。

  而到了2016年,监管风向突变,并购重组政策大幅收紧。证监会否决了金刚玻璃的此次重组。证监会并购重组委认为,公司“申请材料未充分披露本次交易标的公司盈利预测可实现性及评估参数预测合理性”,不符合《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管理办法》第四条的相关规定。而后,再次修改的方案最终在2017年初撤回,重组大戏彻底告吹。

  2018年5月,金刚玻璃公告称,实际控制人罗伟广因个人债务纠纷,其所持公司股份被司法冻结和轮候冻结,冻结股份数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总数近9成。

  2019年8月,罗伟广所持有的2256.5万股金刚玻璃股票在淘宝网司法拍卖网络平台上公开拍卖。现任董事长何光雄以约1.7亿元价格,成为上市公司的第一大股东。

(责任编辑:李占锋 HF001)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阅读

    和讯特稿

      推荐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