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拾信心,债市交易员看好美联储力挽高通胀“狂澜”?

2022-07-25 21:00:41 金十数据 

目前,美国消费价格增速是40年来最快的,而市场尚不清楚美国经济何时会因此真正放缓。

随着投资者开始为美联储即将召开的7月FOMC会议做准备,债券市场指标表明,债市交易者的通胀预期已经有所缓和,回到了今年2月份的水平(当时,俄乌冲突推高了大宗商品价格,并加剧了全球供应链问题)。这也鼓励投资者押注美联储可能会提前结束加息周期,且最终的联邦基金利率可能低于此前的预期。

7月21日,作为衡量投资者通胀预期的一个关键指标,未来5年之5年期预期通胀率(five-year, five-year forward breakeven rate)跌至2.02%,略低于2月18日的水平和2021年初以来的最低水平。尽管该指标在7月22日有所上升,但仍远低于今年4月份触及的2.57%的水平,而美联储试图将美国通胀率稳定在的2%的低位。

管理着1480亿美元资产的Hartford Funds的固定收益产品经理Joe Boyle称:

“虽然有些因素是美联储无法控制的,但投资者们依旧非常坚定地认为,政策制定者们会处理好通胀问题。从5年和10年的时间来看,市场相信通胀已得到控制。”

造成这种情况的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市场越来越担心,美联储目前的紧缩周期可能会引发经济衰退,这往往会产生通缩的影响。

此前美联储表示,它有信心在抗通胀和防衰退之间做好平衡。然而,低迷的美股市场和短期-长期美债收益率曲线倒挂(被许多人视为经济收缩的先兆)表明,投资者并非十分信任美联储。不仅如此,近来一连串弱于预期的美国经济数据也为经济衰退的叙事增添了可信度,这反过来又鼓励市场观察者撤回了对美联储“一路鹰到底”的押注。

7月早些时候公布的破“9”美国6月CPI促使一些人预测,继6月加息75个基点后,美联储将在7月27-28日的FOMC的会议上加息100个基点。但事实证明,这种程度的鹰派押注相对短暂。上周末前端利率的急剧下降意味着,交易员不仅押注美联储7月的加息幅度为75个基点,而且现在认为,美联储在9月会议上更有可能仅加息50基点。

交易员们当前预计,美联储的“中性利率”将接近3.3%,而不是曾经暗示的超过4%的水平。而联邦基金利率的峰值或将出现在今年年底或2023年年初,而不是更久之后。

显然,近期美联储加息预期的回落有助于推动上周五市场通胀预期回升;但总的来说,美联储可能会高兴地看到投资者表达了一些信心,即:美联储最终会成功控制通胀。鲍威尔曾誓言“防止通胀担忧在美国上下根深蒂固”,而金融市场是这一承诺的重要组成部分。

美联储对市场通胀预期的关注在6月FOMC会议上就有明显体现。当时鲍威尔将注意力集中在密歇根大学(University of Michigan)公布的一项消费者预期指标上,该指标也受到广泛关注。该指标初值的大幅跃升似乎促使美联储在6月突然采取了比之前更大的加息幅度。最终,该指标的最终读数低于这一水平。而7月份的最新数据表明,通胀担忧有所缓解,显示出在抗通胀方面,美联储似乎赢回了公众的一些信任。

与此同时,最近一次与CPI挂钩的10年期美债标售获得了自2017年7月以来的最低投标倍数。这可能表明,投资者对通胀对冲的需求正在减弱。

美联储政策路径的动力不仅来自较长期通胀预期,还来自较短期通胀预期。目前,美国通胀保值债券(Treasury Inflation Protected Securities)两年期盈亏平衡利率已从3月份的4.9%以上,回落至3.1%左右。

Winshore Capital Partners的管理合伙人胡刚表示,根据他的计算,通胀掉期表明,投资者预计美国核心消费者价格指数的月度涨幅将在今年11月恢复到疫情爆发前0.2%左右的水平,从6月份0.7%的高位大幅回落。

但也不是每个人都相信美联储将成功控制通胀。T. Rowe Price的投资组合经理Mike Sewell认为,市场过于自负。近几个月来,尽管市场参与者和官员曾多次暗示通胀已见顶或接近顶部,但价格压力已表明,通胀离顶部仍有一定距离。

需要关注的一个关键指标是PCE(个人消费支出指标),这也是美联储密切关注的一个指标。作为个人收入和支出报告的一部分,这一数据将于本周公布。

Sewell说:

“债券市场希望美国经济上演一场通缩奇迹,来帮助美联储摆脱困境。”

现在,对于债券多头来说,不同的是,美国经济显示出更多恶化的迹象。初请失业金人数正在上升,消费者信心正在下降,过去炙手可热的房地产市场正在冷却。

本周,美国政府还将公布第二季度GDP(国内生产总值)初值。在2022年前三个月实际环比萎缩之后,目前市场预计,尽管没有特别强劲的势头,美国经济仍将在4-6月期间勉强实现小幅扩张。该数据在美联储做出7月加息决定的第二天发布,根据彭博调查的预估中值,第二季度美国GDP年化环比可能增长0.4%。

最重要的是,供应短缺带来的价格压力正在显示出一些缓解的迹象。大宗商品价格趋于平稳,纽约联储衡量全球供应链压力的一项指标也在6月跌至2021年3月(疫情爆发初期)以来的最低水平。

对冲基金Wincrest Capital的创始人芭芭拉·安·伯纳德(Barbara Ann Bernard)表示:

“市场预计这可能意味着通胀见顶,现在人们担心的问题是,美国经济是否会衰退。”

深耕债市40多年的摩根大通(JPMorgan)首席投资官兼全球固定收益主管鲍勃·米歇尔(Bob Michele)预测,未来18个月,美国经济衰退的可能性为75%,但他同时指出这个可能性已经被市场消化了。

7月22日,米歇尔称:

“交易者正在重返债券市场,尤其是公司债券。这是因为他们对央行重拾信心。”

全球绝大多数央行都在通过积极加息的方式来遏制顽固的通胀,同时努力避免经济因此陷入衰退。近日,欧洲央行开启了十多年来的首次加息。外媒在对44位经济学家进行的一项调查(7月15日至7月20日期间)发现,多数预期是,美联储将在7月FOMC会议上再次加息75个基点,然后在9月FOMC会议上“减速”至50个基点。

米歇尔表示:

“由于对美国经济出现衰退的预期为75%,眼下,市场正在定价美联储未来的政策路径,联邦基金利率在年底时可能达到3.5%左右。”

不同于债市,美国太平洋(601099)资管(Pacific Investment Management Co)的多资产策略投资组合经理Erin Browne表示,美股(上周刚创下了7月以来表现最好的一周)市场并未完全消化美国经济在明年出现衰退的担忧。Browne指出,美股市场定价基本上是美国经济陷入增长停滞,但她本人认为,美国经济将出现负增长。

尽管从周线来看,上周美股持续走强,将今年的市场跌幅收窄至约17%;然而,美国社交媒体公司们令人失望的业绩,以及疲弱的经济数据再次加剧了投资者对经济衰退的担忧。

Browne称:??

“事实是,消费者信心与商业信心正在一并走弱。”

全球商业活动在7月份持续恶化,对经济放缓的担忧推升美债价格。美国标普全球(S&P Global)的一项调查显示,美债收益率延续涨势,10年期美债收益率已经升至2.7%左右的高点。

由于制造商和服务提供商表示需求疲软,7 月份商业活动出现两年多来首次萎缩。

Browne表示,顽固通胀带来的影响将继续体现在第二季度的公司收益中,新进展在于,投资者将看到更高的融资成本开始对公司收益产生真正的影响。

Browne与米歇尔在欧洲的短期前景方面意见统一,即欧元区的通胀可能仍将处于结构性高位;且考虑到俄乌冲突,欧盟将继续与能源成本飙升作斗争。

米歇尔说:

“欧洲央行将尽其所能减缓欧元区的消费需求,尽管它能做到的只是将政策利率提高到1.5%、1.75%的水平。”

米歇尔称,他终将对欧元区的主权债务感兴趣,但他指的是德债,而非意债等欧洲外围国家的主权债务。

在对美元的预期上,Browne和米歇尔产生了分歧。本月,美元指数触及109高位后回落。 虽然Browne表示她预计美元将继续走强,但Michele却表示,美元的上行动力已经所剩无几。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阅读

    和讯特稿

      推荐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