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O观察|“流血”上市的双元科技多次突击分红,业绩增长靠“见风使舵”?

2022-11-29 21:44:45 和讯股票  刘不然

  为比亚迪(002594)、蜂巢能源供货的浙江双元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为“双元科技”)将迎上会考核。

  双元科技是一家生产过程质量检测及控制解决方案提供商,公司产品可助力客户实现智能化检测及自动化控制,下游行业客户主要分布在新能源电池、光伏膜材、无纺布及卫材、造纸行业片材等领域。在奔赴资本市场途中,公司或需进一步解答这些问题:

  大比例股权代持与突击入股

  2022年6月,双元科技上市申请获科创板受理。就在IPO前一年,公司依旧存在突击入股、大比例股权代持等现象。

  双元科技前身为双元有限,由郑琳、胡美琴和浙大双元于2006年设立,注册资本为500万元。双元有限设立时,工商登记在郑琳名下的出资,实际系代其兄长郑建持有。2016年9月,郑琳将其受托持有的65%的注册资本转让给郑建。

  不仅替哥哥代持,郑琳还替哥哥好友等人代持。2017年12月,员工持股平台丰泉汇投资成立时,郑琳名义持有220万元合伙份额,其中104万元系由其本人实际出资并由其实际享有相应权益,另外116万元合伙份额系分别代郑建、胡美琴和边慧娟持有。该代持关系于2021年12月解除。

  胡美琴是双元科技创始股东之一,也和另一位创始股东郑建是校友皆好友。

  至于边慧娟,值得一提的是,其通过股权代持入股该员工持股平台时,并非双元科技员工。招股书介绍道,丰泉汇投资设立时,边慧娟时任杭州五星铝业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边慧娟与公司创始股东之一系好友,其基于对公司业务的了解,看好公司的发展前景,有意向对公司进行投资;而边慧娟作为业内资深人士,公司亦有意向吸引其到公司发展。目前,边慧娟担任双元科技销售部运营总监。

  本次发行前,双元科技共有10名股东,其中过半突击入股,IPO前一年新增股东达到6个,为宜宾晨道、无锡蜂云能创、金华毕方贰号、 惠州利元亨投资、宁波和歆和宁波梅山超兴,除宁波和歆通过受让股权入股外,其他新增股东皆为增资入股。

图源:招股书
图源:招股书

  业绩可持续性或受行业影响

  2019年至2022年上半年(以下简称为“报告期内”),双元科技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26亿元、1.65亿元、2.62亿元、1.76亿元,分别实现净利润2285.59万元、4162.48万元、5713.64万元、3489.87万元。

  以造纸行业为起点,在过去,双元科技很大一部分主营业务收入来自造纸等传统行业。受疫情影响,口罩的需求上升,无纺布及卫材行业2020年收入增长迅速,随着疫情的稳定,这部分收入有所回落。近两年,得益于新能源电池行业的景气度提升,公司也已经成功转换赛道,新能源电池行业对公司最新营收贡献率已过半。

图源:招股书
图源:招股书

  需要注意的是,由于设备投资的周期性及产能释放的滞后性,新能源电池和光伏行业未来可能出现周期性投资放缓,这有可能导致双元科技经营业绩无法保持持续快速增长。因此,如何将将业务大规模拓展至新能源电池和光伏领域的其他场景和应用领域,十分重要。

  与蜂巢能源关系“亲密”

  前身为长城汽车动力电池事业部、成立仅4年便跻身全球动力电池前十的蜂巢能源,近日上市申请同样获科创板受理。双元科技与蜂巢能源可以说是相当亲密。

  尽管蜂巢能源并非双元科技报告期内各期的前五大客户之一,但截至2022年10月28日,双元科技新能源电池业务在手订单中前五大客户占比为68.74%,前两名比亚迪和蜂巢能源占比合计为45.48%。双元科技还预计,未来一段时间内在新能源电池领域仍会对蜂巢能源等大客户存在一定的依赖。

  需要指出的是,2021年,蜂巢能源将双元科技纳入供应商体系,同年12月,无锡蜂云能创等通过增资的方式取得双元科技2.5485%的股权,从上文可知,亦构成了突击入股。蜂巢能源系无锡蜂云能创的有限合伙人,其持有无锡蜂云能创73.08%的股份,因此间接持有双元科技1.86%的股份。

  作为大客户的蜂巢能源同时也是股东,双元科技如何保证双方之间的交易公正公允、消除利益安排的可能性,显然相当必要。

  “流血”上市却多次突击分红

  报告期内,双元科技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1080.48万元、7205.5万元、-4738.59万元、-2.27万元。2021年以来,公司现金流明显吃紧,处于净流出状态。

  “流血”上市,主要原因之一在于双元科技新能源锂电池领域的订单增多,对该领域客户销售的产品验收周期和回款周期相对较长,在验收前的收款比例也相对较低,应收款项余额增加;另一方面是公司在手订单增多,相关存货增加导致资金占用增加。

  经测算,双元科技新能源电池领域营业收入每增加1亿元将增加应收账款和存货余额分别为3058.1万元、9001.63 万元,对应的营运资金新增需求量为4761.01万元,新能源电池领域业务对营运资金需求量明显高于其他行业。

  尽管如此,报告期内,双元科技现金分红分别为982.98万元、1226万元、1100万元、665.36万元,累计3974.34万元。

  此次IPO,双元科技则拟募集资金1.40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占募资总额的五分之一。既然公司有补充流动性的需要,为什么还要在现金流转负的上市前夕进行多次、大额分红?着实使人不解。

图源:招股书
图源:招股书

  还存3大信披问题

  除上述情况外,双元科技招股书还存在多处不一致的情况,信披质量堪忧。

  第一,有关董监高简历的披露。招股书显示,双元科技董事郑琳“1984年12月至1995年2月,就职于兰溪市电光源工业公司;1995年2月至2003年7月,就职于兰溪市光大玻璃制品有限公司”。天眼查则显示,这两家公司分别成立于1999年5月、2001年12月。那么,郑琳是如何领先对应公司成立数年乃至数十几年便入职的?

图源:天眼查
图源:天眼查

图源:天眼查
图源:天眼查

  第二,有关关联销售情况的披露。2019年和2020年,双元科技向关联方德康环保提供系统部件及维修服务的销售收入分别为1.59万元、5.36万元。第二轮问询函“湿法无纺布与发行人存在共同客户的情况”处则显示,2019年和2020年,公司向德康环保提供系统部件及维修服务的销售收入分别为1.59万元、2.09万元。可以看出,2020年存在3.27万元的差异额;

图源:招股书“向关联方销售的情况”
图源:招股书“向关联方销售的情况”

图源:第二轮问询函“湿法无纺布与双元科技存在共同客户的情况”
图源:第二轮问询函“湿法无纺布与发行人存在共同客户的情况”

  第三,关于在研项目情况的披露。根据招股书,“公司的在研项目情况”处显示,公司在研项目“AI技术用于焊接质量检测系统的研究”的研发预算为200万元。然而,“主要研发项目情况”处显示,同一项目的研发预算为400万元;

图源:招股书“公司的在研项目情况”  
图源:招股书“公司的在研项目情况”  

图源:招股书“主要研发项目情况”
图源:招股书“主要研发项目情况”

(责任编辑:张星钰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阅读

    和讯特稿

      推荐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