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光大证券海外投资巨亏大失血 兜底“52亿的投资损失”

2019-04-02 14:01:12 证券时报 

  近日,上海证监局先后对光大证券(601788)董事长薛峰和光大证券全资子公司光大资本投资有限公司采取了监管谈话和责令改正的行政监管措施,这让光大资本三年前一笔耗资52亿元收的海外并购浮出水面。在这个项目中,光大资本帮助暴风集团(300431.SZ )在2016年收购英国拥有多项体育赛事版权的MP & Silva Holding S.A.65%股权(下称MPS)。如今,MPS已然破产。光大资本不仅作为劣后投资方亏掉6000万,而且与优先级投资方签订的35亿元的“差额补足协议”,让其2018年净利润锐减96.6%。

  同时,伴随着“这笔投资巨亏”,3月27日晚,光大证券向市场交出了一份黯淡的成绩单:2018年实现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1.03亿元,同比下降了96.57%。光大证券净利大幅下滑,主要是因为其全资子公司光大资本爆雷,为此计提15.21亿元预计负债及资产减值准备。

  在实施该项海外投资时,光大证券董事长薛峰时任光大证券总经理,对此负有领导责任和管理责任。根据相关规定,上海证监局对薛峰采取了监管谈话的行政监管措施。

  1967年出生的薛峰在央行、银监会工作多年,颇受原光大集团董事长唐双宁的赏识,加入光大集团后曾任办公室副主任、党委办公室副主任,也曾挂职湖北省荆门市,任市委常委、副市长。2013年,光大证券因“816乌龙指”事件,导致经营管理层发生巨大变动。2011年任光大证券党委副书记的薛峰临危受命,承担起光大证券党委书记、总裁、副董事长等职责,并自2016年11月起,一肩挑起光大证券董事长、党委书记、总裁三大职务。

  薛峰的“光大资本”

  据悉,2017年,在薛峰被任命为董事长之后的第一年,薛峰向相关子公司投入了许多资源,光大资本是股权投资为主,光大富尊投资也是以股权投资为业务重点。

  光大证券旗下的全资及控股子公司总计有6家,除了光大资本,还包括光大富尊投资、光大期货、光大证券资产管理、光大证券金融控股、光大保德信基金

  在2015年A股定增募集80亿元资金后,光大证券2016年1月曾发布公告,变更募集资金用途。根据公告,薛峰砍掉了原计划投资给光大金控和光大证券资管的3亿元投入,还砍掉了其他创新业务的10亿元投资,也砍掉了“加大信息系统的资金投入”项目的2亿元投资,变更为,给予光大期货和光大富尊增加5亿元投资,另外增加10亿元,用于扩大信用交易规模。

  2015年7月,光大资本是与北京市文化投资发展集团等机构共同出资设立了一只产业基金,规模300亿元。

  此后,光大证券还对光大资本进行了增资。根据2017年10月的公告,经过增资,光大资本的注册资本从20亿元增加到40亿元。

  光大资本主要从事私募股权投资基金业务。2016年,光大资本通过下属公司联合暴风集团,设立了浸鑫基金,由光大方面担任此基金的执行事务合伙人。此基金随后耗资52亿元收购了MPS公司65%的股权。

  不过,在被收购后,MPS三大创始人相继套现,另立门户。2017年10月,MPS接连丢掉意甲、法甲版权,并因无法支付保全费被告上法庭,随后更是官司不断。2018年10月17日,在与法国网球协会的纠纷中,MPS被判破产清算,这距离浸鑫基金收购不到两年半时间。

  今年2月2日,光大证券发布公告,由于MPS公司经营陷入困境,浸鑫基金正面临巨大风险,无法按原计划实现退出。

  相关人士分析,52亿元打了水漂。本来股权投资项目失败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但在此项目中,存在一份保本协议,如果按照此协议,光大证券要为投资失败兜底,赔偿浸鑫基金出资人的损失。”

  起底浸鑫基金 11家机构跟着踩雷

  财新网报道,一位接近光大资本人士称,光大资本之所以迅速决定成立浸鑫基金去收购MPS的股权有一个基本前提,是暴风集团及其CEO冯鑫与光大浸辉签署了收购MPS股权的回购协议,冯鑫个人向光大资本出具了《承诺函》,约定暴风集团及冯鑫对浸鑫基金所投项目即MPS公司65%的股权承担回购业务。

  同时,据此前公告称,浸鑫基金的两名优先级合伙人各出示了一份光大资本盖章的《差额补足函》,由光大资本承担差额补足义务。但目前,该文件有效性存在争议。浸鑫基金有超过10个股东,最大的股东为招商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53.82%。目前,公司公告并没有披露提出差额补足的优先级合伙人具体为哪一个,但“此事未来给光大资本带来的损失暂时无法准确估计”。由此,光大证券计提预计负债及资产减值准备合计15.2亿元,减少公司利润总额15.2亿元,减少合并净利润约11.4亿元。

  天眼查信息显示,除了暴风投资、光大资本、光大浸辉之外,浸鑫基金还有11家LP,背后的出资方招商银行、华瑞银行、东方资产、钜派投资及云南、贵州省国资均有踩雷。出资额最大的是招商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理财资金出资28亿元。紧随其后,嘉兴招源涌津股权投资基金、爱建信托两家出资6亿元和4亿元,其中爱建信托仅为通道,实际出资方为华瑞银行。此外,浪淘沙投资、深圳科华资、上海隆谦迎申投资等7家机构出资上亿。

  同时受笔投资的影响,光大证券2018年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下滑97%,从2017年的30亿元跌至仅剩1.03亿元。由于对此事负有领导责任和管理责任,薛峰被要求在3月25日携带有效身份证件到上海证监局接受监管谈话。

对于薛峰的监管谈话中指出,对子公司管控机制不完善,对子公司管控不力,公司内部控制存在缺陷;公司出现风险事件时,未及时向中国证监会报告等。

  对于薛峰的监管谈话中指出,对子公司管控机制不完善,对子公司管控不力,公司内部控制存在缺陷;公司出现风险事件时,未及时向中国证监会报告等。

  今年年初,光大证券公司内部宣布,经光大集团研究决定,由闫峻代替薛峰担任光大证券党委委员、书记一职。是否是针对海外投资巨亏一事,光大证券方面对外回避了两件事之间的联系,称这一决定只是光大集团要加强领导班子建设。

  对于MPS风险事件的处理仍由光大资本的处置小组牵头,目前正准备向暴风集团及冯鑫发起诉讼。

  有业内人士表示,光大资本的MPS风险事件实际上暴露了国内券商在境外收购中风险控制漏洞。同时,光大证券的MPS事件不会只是极个别的案例,曾经盲目跨界并购的金融机构,随着产品到期,窟窿或许会一个个暴露出来。

(责任编辑:娄在霞 HN151)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