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农夫山泉IPO:背后的繁荣与危机

2020-04-30 14:02:51 和讯网  新风向

    爆料邮箱:gongsi@staff.hexun.com

  近日,中国证监会网站显示,关于农夫山泉境外首次公开发行股票(IPO)申请材料已获得接收,同时间农夫山泉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农夫山泉”)于北京时间4月29日晚间正式向港交所递交招股说明书,中金公司和摩根士丹利担任联席保荐人,募资规模预计为10亿美元。

农夫山泉IPO:背后的繁荣与危机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4月29日早上,北京万泰生物药业股份有限公司(SH:603392,以下简称“万泰生物”)正式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发行价为每股8.75元。截至昨日下午收盘,万泰生物报于每股12.60元,较发行价上涨44%,市值约为43.63亿元。

  而万泰生物的董事长,正是农夫山泉的创始人兼董事长钟睒睒,即两家企业的母公司均为养生堂;而旗下两家企业在同一天分别以不同形式向两地的资本市场发起冲击,实属罕见。

  董事长曾称“不需要上市”

  3月17日,证监会官网披露,关于农夫山泉的《股份有限公司境外首次公开发行股份(包括普通股、优先股等各类股票及股票的派生形式)审批》的进度显示为接收材料。

  而早前彭博社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称,农夫山泉计划在香港进行10亿美元IPO,最早在2020年上半年进行。彼时,该公司负责人予以否认,声称“没有听说过这件事情,农夫山泉还没有上市计划。”不过,随着消息的不断传出,该负责人的表态也由直接否认转变为不予置评。

  资料显示,农夫山泉原名“浙江千岛湖养生堂饮用水有限公司”,成立于1996年9月26日,总部位于浙江杭州。目前,该公司旗下产品包括饮用天然水、果蔬汁饮料、特殊用途饮料和茶饮料等各类软饮料,除“农夫山泉”品牌外,其还先后创立“农夫果园”、“尖叫”、“水溶C100”、“力量帝”、“东方树叶”等品牌。

  早在2008年3月,农夫山泉就与中信证券(600030,股吧)签署了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合作框架协议,并在同年5月开始进行上市辅导。

  辅导期间,农夫山泉对外宣布,顺利完成预定辅导计划,辅导工作达到预期效果。但是,有媒体报道其即将IPO时,该公司董秘对外强调,“例行辅导,并无上市计划。”公司创始人、董事长钟睒睒也于2017年公开表示:“资本市场讲究需求与被需求,农夫山泉现在没需求,因此不需要上市。”

  2019年1月12日,中国证监会浙江监管局发布辅导工作进展报告称,农夫山泉长达10年的上市辅导于2018年12月29日被终止。

  财报解读:过半收入来自饮用水

  农夫山泉成立于1996年,主要以饮用水起家,销售模式主要靠经销商,自营客户占比仅有5.8%。

农夫山泉IPO:背后的繁荣与危机

  从招股书显示,农夫山泉过去三个财年的收入中都是饮用水产品占了大头,其中2017年、2018年以及2019年的营收中,饮用水收入占比都超过57%,近一年稍有提升至59.7%达143.5亿元。饮用水收入的年增长率保持在17%左右。

  盈利能力远超平均水平,计划开拓海外市场

  2017年至2019年,农夫山泉的收入分别为174.91亿元、204.75亿元和240.21亿元(人民币,下同),年复合增长率为17.2%,高于同期中国软饮料行业5.8%以及全球软饮料行业3.1%的增速;净利润则分别为33.86亿元、36.12亿元和49.54亿元,净利润率分别为19.4%、17.6%及20.6%,同样远高于国内外软饮料行业不足10%的平均盈利水平。

  而在毛利率方面,相较过去三年公司整体56.1%、53.3%和55.4%的毛利率,包装饮用水和茶饮料两大产品类别的毛利率高于平均水平。其中在2019年,包装饮用水和茶饮料的毛利率分别为60.2%和59.7%,几乎在同一水平线上。

农夫山泉IPO:背后的繁荣与危机

  2017年至2019年,农夫山泉的费用开支主要由物流及仓储、广告及促销、员工成本等组成。相较2018年,农夫山泉2019年的销售及分销开支减少1.3个百分点,主要源于广告投放的下降、优化后的物流及仓储管理运营效率的提升以及员工的效率提升。

  曾陷“毁林取水”争议漩涡

  今年1月11日,武夷山当地居民举报农夫山泉未经审批,在福建武夷山国家公园内施工,现场有大型器械设备施工,破坏植被。

  记者现场发现,取水点不在国家公园范围内,其距离公园边界约50米。而在取水点大约100米的地方有一条150米左右的上坡道路,黄土裸露,路边有开挖痕迹。

  武夷山国家公园执法支队工作人员介绍,这条道路是2019年10月份左右开挖的,当时这个区域不在国家公园范围内。在12月25日,福建省人民政府批准了《武夷山国家公园总体规划》,公园的面积为1001.41平方公里,较之前试点方案划定的区域有所扩大。划分为核心保护区和一般控制区,这条新开便道,被纳入了国家公园范围内的一般控制区。


农夫山泉IPO:背后的繁荣与危机

  记者了解到,2019年11月18日,武夷山市公安局森林公安分局就接到群众举报,称施工方在拓宽便道时,毁坏林木。警方调查后认为林木被挖掘机挖倒,没有经过林业主管部门审批,是一个擅自开垦林地的行为。虽然施工时这一区域未划入国家公园的范围,但未经审批破坏林木一样要受到相应的处罚。

  农夫山泉未经审批,在福建武夷山国家公园内施工,现场有大型器械设备施工,破坏植被。这样的举报,确实有劲爆力,也有杀伤力。尽管武夷山国家公园管理局发布了调查通报,农夫山泉公司也发布了声明,但这起公共事件并非走向沉寂,而是在舆论场中掀起了风浪。不难发现,该事件牵涉到不同企业,除了农夫山泉公司,还涉及大安源生态旅游有限公司;牵涉到不同部门,除了武夷山国家公园管理局,还包括武夷山市公安局森林公安分局等。此外,这起事件与当地招商引资有关。每个利益主体都有利益诉求,都会以“我”为主发言,难免只说于己有利的,而回避于己不利的。在这种情况,利益主体的公开发言,给人一种自说自话之嫌。

  资金需求凸显

  据《浙商全国500强》榜单资料显示,农夫山泉2014年-2017年分别实现营收90.9亿元、126亿元、150亿元和162.5亿元。《浙江省民营企业100强》榜单则显示,2018年农夫山泉实现营业收入209.11亿元,排名第57。以相关数据推算,该公司2015年-2018年营收分别同比增长约20%、19%、8.3%和28.68%,增速在2016年和2017年下滑后,于2018年恢复增长。

  在净利润方面,从其大股东养生堂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养生堂”)旗下控股的北京万泰生物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万泰生物”)披露的数据来看,农夫山泉2014年、2015年、2017年和2018年分别实现净利13.62亿元、15.18亿元、33.69亿元(未经审计)和36.16亿元(未经审计)。

  “虽然该公司并未披露2016年净利润,但整体来看,增速经历了一个高增长后已经出现放缓迹象。”一位业内人士认为,目前瓶装水市场竞争激烈,品牌众多,且消费逐渐向高端化上移,如依云、巴黎水、西藏5100等品牌增长明显,而以天然弱碱性水为主的农夫山泉或许受到一定影响。据前瞻研究院数据显示,瓶装水市场中天然水在2018年增速为17%,2017年为22%。

  2019年的咖啡市场异常火爆,农夫山泉的入局也引发业内的关注。该公司官网资料显示,农夫山泉将重点布局咖啡行业。

  “虽然咖啡市场规模不断扩大,但是群雄逐鹿,参与的重量级玩家非常多。中石化旗下易捷便利店联合‘连咖啡’推出‘易捷咖啡’,瑞幸咖啡2019年超越星巴克成为国内第一大咖啡连锁品牌,乳制品巨头蒙牛、伊利也都推出咖啡相关产品,在此竞争格局下,农夫山泉能否分到一杯羹,还很难讲。”该业内人士表示,“农夫山泉还在布局植物酸奶、果汁、功能类饮品等,同样是竞争激烈的市场,所以资金情况应该是受到了压力。”

  此外,农夫山泉在招股书中提及,疫情期间饮料产品的销售较2019年同期下降,且截至2020年前三个月的收入及净利润较2019年前三个月都将有所减少,但预计2020年全年的业绩及长期商业发展不会产品较大影响。

  

(责任编辑:张潮 HZ0011)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