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中科寒武纪IPO:关联交易较为突出,痛失最大“A客户”致相关业务收入腰斩,业绩亏损高达8亿,未来仍可能持续亏损

2020-05-25 17:06:23 和讯网  新风向

  爆料邮箱:gongsi@staff.hexun.com

  作者:新风向

  近日,中科寒武纪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在证监会网站披露,公司拟在上交所科创板发行不超过4010.00万股,发行后总股份不超过40010.00万股,保荐机构为中信证券(600030,股吧)。

中科寒武纪IPO:关联交易较为突出,痛失最大“A客户”致相关业务收入腰斩,业绩亏损高达8亿,未来仍可能持续亏损

  翻阅中科寒武纪招股说明书,和讯网发现,公司关联交易较为突出,痛失最大“A客户”致相关业务收入腰斩,业绩亏损高达8亿,未来仍可能持续亏损。

  一、公司前五大客户销售金额占比高达95%以上。

  2017年、2018 年和2019 年,公司前五大客户的销售金额合计占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 100.00%、99.95%和 95.44%,客户集中度较高。若公司主要客户大幅降低对公司产品的采购量或者公司未能继续维持与主要客户的合作关系,将给公司业绩带来显著不利影响。此外,公司面临着新客户拓展的业务开发压力,如果新客户拓展情况未达到预期,亦会对公司盈利水平造成重大不利影响。

  二、公司业绩亏损高达8亿,未来仍可能持续亏损

  2017年度、2018 年度和2019 年度,公司归属于母公司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38,070.04 万元、-4,104.65 万元和-117,898.56 万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2,886.07 万元、-17,191.50 万元和-37,673.31 万元,截至 2019 年12月 31日,公司累计未分配利润为-85,463.70 万元。截至本招股说明书签署日,公司尚未盈利且存在累计未弥补亏损,主要原因是公司研发支出较大,产品仍在市场拓展阶段,且报告期内因股权激励计提的股份支付金额较大。未来一段时间,公司将存在累计未弥补亏损及持续亏损

  三、关联交易较为突出

  寒武纪在此块的业务收入主要源于关联方中科曙光(603019,股吧)(36.260, -1.58, -4.18%),2019年,公司云端智能芯片及加速卡销售收入7888.24万元,前述关联交易的销售占比为 80.94%。

  不过由于寒武纪与中科曙光的关联交易占比较高,而其它客户对寒武纪产品的采购规模较小,因此上交所要求公司说明,除中科曙光外其它主要服务器厂商目前搭载的云端智能芯片由何者提供,寒武纪进行产品替代的可能性及替代程度。

  因此寒武纪和华为海思作为该领域的“后来者”,均在尝试对英伟达产品进行替代。

  寒武纪称,在人工智能领域,公司产品可以替代英伟达的 GPU 芯片,而在人工智能以外的其他领域(如图形渲染、科学计算等),公司产品无法替代英伟达的GPU芯片,存在局限性。

  寒武纪透露,截至此次报告出具之日,其云端智能芯片及加速卡业务的在手订单合计为1181.61万元,客户所采购的产品均为思元270加速卡,另外公司预计销售的产品主要为思元 270,总体金额在 5000万元左右。

  回复函中透露,寒武纪的新一代云端智能芯片思元290处于内部测试中,预计2020年四季度向重点客户进行送样,但前述产品也面临着与英伟达最新发布的旗舰产品A100和上一代V100 GPU,以及华为海思的 Ascend 910智能芯片的正面竞争。

  与上述两家企业相比,寒武纪在市场渠道开拓、用户粘性、市场知名度等方面均处于劣势,为此公司也将“思元290市场推广与客户开拓不及预期”列为风险之一。

  四、痛失最大“A客户”致相关业务收入腰斩

  5月8日消息,昨日中科寒武纪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寒武纪”)交出了科创板首轮问询的答复。在多达20个的问题中,最引人注目的便是主要客户“公司A”是谁?

  “公司依据与客户签署商务合同中的保密条款,申请豁免披露部分公司名称,以代号代替。但是公司官网刊登了《寒武纪1H加持华为麒麟980带来更强度端AI算力》的文章,中证网刊登了《中科曙光:与寒武纪战略合作,推出双方联合研发产品》等文章。”上交所在关于信息披露豁免上直接发问,相关豁免披露的信息是否泄漏,是否符合《科创板股票发行上市审核问答》关于申请商业秘密信息披露豁免的要求。

中科寒武纪IPO:关联交易较为突出,痛失最大“A客户”致相关业务收入腰斩,业绩亏损高达8亿,未来仍可能持续亏损

  (图1)

  而在寒武纪的回答中,虽然正式承认了B客户为关联方中科曙光,但“公司A”依然犹抱琵琶半遮面——公司A为国内知名集成电路设计公司,公司A之母公司为全球知名科技集团公司,其智能手机产品出货量在国产智能手机品牌中排名第一,同时明确指出,客户不是小米、OPPO、VIVO等国产手机品牌商。

中科寒武纪IPO:关联交易较为突出,痛失最大“A客户”致相关业务收入腰斩,业绩亏损高达8亿,未来仍可能持续亏损

  (图2)

  从寒武纪对A公司的描述以及此前的媒体报道来看,A公司指向的应该是华为海思(海思半导体),而其母公司则是华为。据CINNO报告,2020年Q1华为手机中采用海思处理器的出货量份额达到了90%,主推机型中采用麒麟990、麒麟820、麒麟985、麒麟810居多。

  痛失最大客户致相关业务收入腰斩

  根据问询函,2017年、2018年和 2019年,寒武纪终端智能处理器IP授权业务实现销售收 入分别为 771.27 万元、11666.21 万元和 6877.12 万元,其中 2019 年相较于 2018 年下滑 41.23%。

  而为何造成这一情况?寒武纪的回答是:第一,公司终端智能处理器IP授权业务的主要客户为公司A,2019年对公司A的IP授权收入下降;第二,除已达成的合作外,寒武纪未与公司 A 达成其他合作;第三,公司A以外,报告期内其他IP授权业务客户销售规模较小。

  报告期内,寒武纪对公司 A 的销售金额为 771.27 万元、11425.64 万元和 6365.80 万元,占到公司终端智能处理器 IP 授权业务销售收入比例的100.00%、 97.94%和 92.56%,公司A 采购寒武纪 IP 的情况对于公司该类业务收入影响较大。

  公司A与寒武纪达成的《技术许可合同》中关于IP授权业务的收费包括两部分,一部分是固定费用;另一部分是提成费用。

中科寒武纪IPO:关联交易较为突出,痛失最大“A客户”致相关业务收入腰斩,业绩亏损高达8亿,未来仍可能持续亏损

  (图3)

  寒武纪授权给公司A的IP大多于2018年及之前完成交付并实现规模化出货,因此2018年寒武纪从公司A取得的收入既包括固定费用收入又包括提成费用收入。2019年以来,寒武纪从公司 A 取得的主要系提成费用收入,固定费用收入相较于2018年下滑较大。

  那么公司A为什么不选择继续采购寒武纪产品了呢?

  寒武纪的回复比较明了,称主要原因是“公司A”是按照其技术发展惯例,选择自主研发相关产品,不存在寒武纪产品无法达到客户要求的情况。

  据寒武纪透露,“公司A”拥有终端智能芯片、云端智能芯片、边缘端智能芯片等比较完整的产品线,因此除报告期内已达成的合作外,寒武纪未与其达成其他合作,预计未来其产品被“公司A”继续大量采购的可能性较小。

  短期内难以找到替代公司A的客户

  寒武纪还坦言,在短期内难以拓展一家在采购规模上足以替代公司A的客户。

  同时,寒武纪预计,2020年终端智能处理器IP授权业务收入将继续下滑,截至本回复报告出具之日,公司与公司A尚未达成新的合作。基于此,公司预计2020年公司A为终端智能处理器 IP 产品支付的提成费用金额 将下滑。

  不过,寒武纪认为,随着未来公司对外授权产品类型的进一步丰富,人工智能芯片应用领域的进一步拓展,以及公司客户群体的进一步增加,该类业务收入预计未来不会长期下滑。

  

(责任编辑:张潮 HZ0011)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