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独家|万隆制药IPO苦候六年再铩羽:昔日PE大佬“九鼎系”遭监管“冰冻”三年仍阳光难见

2020-07-31 02:36:09 和讯名家 

  导读:万隆制药的此次IPO铩羽也再次证明,虽然两年多时间过去了,昔日曾一心想打造成中国版高盛的“九鼎系”,纵然在IPO审核权下放交易所和注册制改革实施的当下,依然难以逃脱被监管继续“雪藏”的结果。

  本文由叩叩财讯(ID:koukounews)独家原创首发

  作者:覃寒池@北京

  编辑:翟   睿 @北京

  或许连九鼎投资(600053,股吧)自己也没有想到,这桩始于2018年初的“窗口性”监管会持续如此之久,作为曾经A股市场的知名PE/VC大鳄,近三年过去了,种种迹象皆表明,九鼎投资依然还未有走出那场漫长冰冻期的趋势。

  自2020年6月15日创业板上市审核中心正式接收注册制下拟IPO申请至今,340家企业向深交所申报了其上市材料。

  但直到7月30日,西安万隆制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万隆制药”)的名字还是没有出现在深交所创业板拟IPO企业的名单之中,这家早在2014年便开启其IPO之路并在证监会发行部的拟创业板上市队伍中排队多年的企业,成为了这次创业板IPO注册制改革中极为个别的“掉队者”。

  “因一些公司在短时间内无法解决和避免的问题,公司已经决定终止IPO并撤回了此前的创业板上市申请了。”7月30日,一位接近于万隆制药的知情人士向叩叩财讯透露。“申报多年,出现这样的结果,虽然遗憾,但也无奈。”

  “按照目前的相关政策,即使公司继续申报,在短期内也无法获得审核推进。”上述知情人士解释道。而其所谓的“短时间内无法解决和避免的问题”则与“九鼎系”参投的企业遭遇监管措施有关。

  早在2018年时,叩叩财讯便独家报道了证监会内部叫停“九鼎系”参投的多起IPO项目的消息。

  斯时,一位接近于监管层的知情人士向叩叩财讯透露,自2008年5月左右开始,证监会内部窗口指导,要求在拟IPO公司中,如果有九鼎投资参投的企业,尽可能暂缓接受申报材料、审核和下发批文(详见叩叩财讯报道《独家重磅||九鼎入秋:监管层内部暂停其多起IPO参投项目》)。

  万隆制药的此次IPO铩羽也再次证明,虽然两年多时间过去了,昔日曾一心想打造成中国版高盛的“九鼎系”,纵然在IPO审核权下放交易所和注册制改革实施的当下,依然难以逃脱被监管继续“雪藏”的结果。

  1)万隆制药IPO的两度失利

  这是万隆制药IPO六年来的第二次终止审核而申请撤回材料。

  2014年6月,万隆制药首度向IPO发起了冲击,这家主营业务为治疗厌氧菌药物奥硝唑的研发、生产和销售的公司,最初预计发行不超过2500万股募资3亿于创业板上市。

  随着审核的推进,2015年底,万隆制药突然选择了终止其该次首发申请并撤回申报材料,由此宣布了其第一次冲击国内资本市场以失败告终。

  据叩叩财讯从可靠消息源处获悉,万隆制药的首次IPO之所以被证监会拒之门外,与其股东、董事受让有关股份的资金来源存在争议有关——万隆制药首次IPO的保荐机构为海通证券(600837,股吧),在海通证券向证监会提交的有关申请文件中,对万隆制药主要股东、董事受让股份的资金来源核查结论存在前后不一致的情形,且未在财务报告有效期内向证监会提交相关核查报告。

  2015年底撤回申请后,万隆制药重新调整了部分自然人持股的股权结构,将三位有争议的自然人股东名下股权悉数转让给了实控人陈秋林。

  2016年4月,在将中介券商由海通证券更换为开源证券后,万隆制药旋即第二次向证监会递交了IPO申请,这一次,其依然计划发行2500万股,但募资额度从之前的3亿元调整为3.4亿元。

  在万隆制药第二次IPO申请获得接受后,2018年4月,证监会正式对其下发反馈意见,一个多月后的2018年5月4日,万隆制药完成了其招股说明书(预披露)的更新,静候发审会的到来。

  也正是在此时,原本在国内资本PE市场中如日中天的“九鼎系”突遭监管调控。所有九鼎投资参投的企业,皆被监管层内部要求尽可能暂缓接受申报材料、审核和下发批文。

  在万隆制药中,“九鼎系”旗下PE北京昆吾九鼎医药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下称“昆吾九鼎”)持有其此次IPO发行前12%的股份,为除实控人陈秋林外的第二大股东。

  两年多时间过去了,一家家原本排队在其后的拟上市企业纷纷完成上会和发行,但万隆制药的IPO流程似乎陷入了静止状态。

  昆吾九鼎是在2010年底通过增资进入万隆制药股东之列的。

  公开资料显示,2010年12月13日,就在万隆制药股份制改制之前引入的最后一轮增资扩股中,昆吾九鼎以3000 万元认购了其 849.545 万元的新增注册资本,每股增资价格为3.53元。

  2011年5月,万隆制药成功完成改制,昆吾九鼎以900万股的持股数和12%的持股比例成为了万隆制药的第二大股东。

  斯时的万隆制药应是万万没有想到,就是十年前的这笔3000万元的增资会给其IPO留下了如此大的隐患。

  “在2018年下半年,公司便已经听闻了监管层对九鼎投资的拟IPO公司进行监管措施的说法,但此时已经完成了IPO反馈程序,要撤材料并重新调整股权架构的话,流程相当复杂,再加上当时公司方面评估认为这一措施可能持续时间不会太长,毕竟九鼎投资在A股市场中也是拥有不可小觑的资本和人脉资源,于是公司选择了静待九鼎系解禁。”上述接近于万隆制药的知情人士表示,九鼎投资的实控人吴刚出身于证监会,曾是证监会最年轻的处长,加上在2017年前后,“九鼎系”PE迎来了其成立以来的最高光时刻,一年更是有十余家由其参投的IPO项目过会上市,在亮眼的资本和人脉“护航”之下,大部分“九鼎系”参投的拟IPO企业皆乐观的估计“监管措施应该是暂时性的,是短暂的”。

  浙江车头制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车头制药”)也是与万隆制药面临的相类似处境的数家之一。

  2018年4月申报IPO的车头制药,同年9月便被证监会问询了九鼎集团在其中的股权投资的安排和影响后,IPO也同样陷入了停摆状态(详见叩叩财讯报道《“九鼎系”参投车头制药IPO遭监管层重点问询 资本对赌“棋局”行至盘中陷两难》)。

  “实际上,在2019年10月,‘九鼎系’还曾一度有被监管‘解禁’的趋势。”上述接近万隆制药的知情人士透露,在2019年10月17日,居然之家借壳武汉中商(000785,股吧)正式获得了证监会重组审核通过,居然之家便是“九鼎系”参投的项目之一,其旗下的宁波梅山保税港区如意九鼎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公司)持有居然之家借壳前的0.14%的股权,位列23位股东的倒数第二位。

  但事实证明,居然之家的过审对于其他“九鼎系”参股企业而言实属特例,除了九鼎系在其中持股比例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外,居然之家中拥有的阿里巴巴、云峰基金、红杉资本、诺亚控股等诸多资本大咖参股的背景,也为该项目的成功过审提供了一般企业难及的加持效应。

  于是,在静耗了一年多时间后,2019年11月,车头制药率先选择了撤回上市申请终止IPO。

  “这两年间,万隆制药也多次动过撤回IPO申请的念头,但还是对九鼎的解禁抱有一丝幻想,结果等来的还是毫无进展的结果。”上述接近于万隆制药的知情人士透露,随着创业板注册制的改革,创业板IPO审核权从证监会手中下放深交所,“原本以为这或是‘九鼎系’参投企业IPO解禁的窗口,但与交易所方面沟通之后,之前的窗口措施却依然未有丝毫放松。”

  不过,创业板注册制下存量排队企业的平移政策则给予了万隆制药撤回IPO申报材料的契机。

  “万隆制药应该会继续申请IPO,但至于何时申请,尚不好预估。”上述知情人士透露,按照目前的政策,万隆制药要想接下来顺利IPO,在撤回申请后,首要工作便是对昆吾九鼎的持股进行清理,“清理工作也将会是一项大工程,已经持股了十年之久的昆吾九鼎是否愿意退出?以什么价格和方式退出,谁来接手这部分股权,这都是摆在万隆制药面前棘手的问题。”

  2)“九鼎系”积重难返:错失IPO最黄金岁月

  随着近年来科创板注册制的全面推行、创业板注册制的改革落地以及新三板精选层的出炉,A股IPO市场正迎来近十年来的繁盛黄金之期,IPO无论是审核宽松的趋势还是发行的速度都达到了近年来的高峰。做一个假设,如果2018年初,“九鼎系”没有因故遭遇监管的相关措施而遭遇项目冰封,那么,作为PE股权投资国内机构的执牛耳者之一,“九鼎系”在IPO市场中的收获又将是如何一派“鲜花着锦、烈火烹油”的景象?

  在2019年3月,科创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加速推进之时,曾有不少投资者还乐观认为,科创板的推出将有利于“九鼎系”的发展,毕竟在过去的多年时间里,医药、电子、材料、互联网等领域是“九鼎系”投资的重要领域。

  然而现实的残酷却让这家昔日光鲜的投资令人不忍直视。

  “九鼎系”参投企业最近一次品尝到IPO上市之喜还要追溯到2018年1月24日的华菱精工(603356,股吧)挂牌上市,其IPO发行批文于2017年12月28日获得核准。据叩叩财讯获悉,自华菱精工之后至今,整整两年零7个月过去了,“九鼎系”在管基金参投的项目无一获得证监会IPO核准批复,而在此期间,A股IPO市场内共有近450家企业完成了挂牌上市。

  受参股IPO项目的全面调控影响,2018年下半年以来,九鼎投资管理的基金新增投资规模以断崖式的方式锐减。

  据叩叩财讯获得的一组数据显示,2018年上半年九鼎投资管理的基金新增实缴规模还达到16.58亿,但接下来的2018年第三季度,其基金新增实缴规模则仅增加了0.88亿。2019年,九鼎投资全年基金新增实缴规模为8.21亿,较2018年同比下滑近60%。而到了2020年,其上半年管理的基金新增实缴规模仅1.04亿,与两年前相比,锐减超过9成。

  “目前还不是‘九鼎系’最艰难的时光。”沪上一家知名PE机构的负责人士告诉叩叩财讯,因为PE投资的特殊性,受IPO项目退出机制的影响,一般项目的退出期皆在IPO上市后1-3年内,所以九鼎投资这几年的收益还可以依靠前几年的IPO项目的减持支撑,但自2018年以来其便未有IPO项目获批,这也就意味着在2021年之后,九鼎投资的IPO项目退出回收将进入断层期。

  据九鼎投资2019年年报显示,其当年私募股权投资管理业务实现净利润 2.3 亿元,同比增加 53%。截止2019 年末,其管理的基金已完全退出项目的投资本金 123.1 亿元,收回金额 331.4 亿元,回报倍数 2.7倍。截至 2019 年末,在管私募股权基金持有的尚未退出项目的剩余投资本金为 163.6 亿元。

  (完)

  关联阅读:

  “九鼎系”参投车头制药IPO遭监管层重点问询 资本对赌“棋局”行至盘中陷两难

  九鼎入秋:合伙人吴强“撞人”背后——隐瞒资金去向、风控虚设,九州证券理财产品或涉欺诈

  独家||子公司九州证券叫停资管业务半年 九鼎超二十余项目被监管暂缓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叩叩财讯。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张洋 HN080)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