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华谊兄弟的两只吞金兽胃口更大了

2021-08-23 07:47:06 和讯名家 

影视股从去年上半年的至暗时刻走出,猫眼娱乐、万达电影(002739,股吧)、光线传媒(300251,股吧)等公司都打了个翻身仗,几乎只有华谊兄弟(300027,股吧)仍然深陷泥潭。

今年上半年,公司扣非净利润-2.27亿元,与去年疫情期间相比,丝毫没有改善。

曾几何时,华谊兄弟站在影视娱乐行业的顶端,谋划了一个东方迪士尼的梦想。后来,互联网娱乐和投资业务分崩离析,仅剩影视娱乐和实景娱乐两条腿走路。

这两大业务,犹如两只吞金兽,不断消耗上市公司的资源和资金。近年,吞金兽长大,但也未能对上市公司形成反哺,反而胃口更大了。

作为一家内容公司,华谊兄弟的问题还是出在了核心影视业务上,定增的十几亿资金投入,能帮公司找到下一个冯小刚吗?

仍未走出危机

8月21日,华谊兄弟披露2021年半年报,公司营业收入5.79亿元,同比增长78.37%,归母净利润1.06亿元,同比增长145.75%。

不过,公司上半年主营业务的经营情况并未改善,扣非净利润-2.27亿元,亏损额度比去年疫情期间的2.24亿元还多。

1-6月,公司参投了票房黑马《你好,李焕英》,但主投的《侍神令》仅收获2.74亿元票房,公司影视娱乐板块收入超5亿,应该也赚不了什么钱。再加上毛利率暴降的实景娱乐和互联网娱乐业务,最终录得业务亏损。

粉饰业绩,最终靠的还是投资板块。今年前6个月,公司减持华谊腾讯娱乐,产生投资收益1.24亿元,处置腾讯音乐娱乐、猫眼娱乐、超凡网络等公司股权,获利3324.14万元,转让河南建业华谊兄弟公司股权,形成投资收益5000万元;同时,公司根据华谊腾讯娱乐、超凡网络等公司的股价变动,确认公允价值变动收益1.21亿元。

近几年,影视行业处于水逆期,华谊兄弟无疑是最惨的那个。毕竟,疫情之前就重击娱乐圈的2018年查税风波,起点就是公司投资的《手机2》。

2018年-2020年,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38.91亿元、21.86亿元、15.00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0.93亿元、-39.60亿元、-10.48亿元。

如果不是因为A股市场规则调整,恐怕华谊兄弟现在已经处在退市边缘了。

其实,早在2016年,华谊兄弟就已经走在了下坡路上。当年,公司营收、净利双降,虽然归母净利润超过8个亿,但扣非净利润-4018.28万元——这是公司自2006年披露财务数据以来的第一次业务亏损。

从那时候开始,公司就走上了年年挥泪卖资产保业绩的不归路,掌趣科技(300315,股吧)、银汉科技、华宇讯科技、GDC Technology、东阳浩瀚影视娱乐等资产都曾帮公司缓解燃眉之急。

唯一值得欣慰的是,去年以来公司经营性现金流持续优化,2020年同比增长172.69%至2.46亿元,今年上半年3.46亿元,同比增长了196.98%,主要原因是业务收缩。

两只吞金兽

华谊兄弟2009年以民营电影公司扛把子的身份,率先登陆深交所创业板,成为“中国影视娱乐第一股”。上市之后,创始人王忠军、王忠磊王中军王中磊)兄弟的目光,就已经不再局限于影视业务了。

2014年前后,公司多元化格局成型,影视娱乐、品牌授权及实景娱乐、互联网娱乐、投资四大业务,试图打造一个被称之为“东方迪士尼”的泛娱乐生态。

此后多年,投资的资产被悉数变卖;互联网娱乐业务高峰期营业收入接近9个亿,到今年上半年缩水至1500万元,且毛利率低至-8.28%。公司的主营业务又变成了影视娱乐+实景娱乐。

影视业务仍然是华谊兄弟的核心,但时代已经大不相同。北京文化(000802,股吧)这些精准的豪赌者,耳东影业这样的金融玩家,甚至是一些拿到了核心资源的小公司,逐渐取代华谊兄弟这种大导演、大制作的传统模式。

今年的现象级作品《你好,李焕英》,北京文化保底发行,华谊兄弟等一众公司参与投资,很多人不知道,它的主投方叫儒意影视,背靠出版公司儒意欣欣慢慢做大。

前几年的年度票房排行榜,背后的主投主控名单,已经很难看到华谊兄弟的身影了。对比之下,万达有唐人街这个中国影视娱乐界最成功的IP,光线传媒有彩条屋的国漫崛起,博纳有大国题材和韩寒,华谊兄弟还是只有冯小刚。

去年上映的《八佰》和《金刚川》,把管虎推上了2020年“全球票房第一导演”的宝座,但是,公司依然没能挣到钱。今年上半年的情况也差不多。

2020年4月底,华谊兄弟董事、副总经理叶宁离职,也是一个标志性的事件。叶宁早年是万达电影业务的核心,加盟华谊时,甚至直接导致了两家公司之间的嘴仗。

投入巨资的《手机2》等大项目,此前还在公司的存货名单中,如今已消失不见。这几年的水逆期,公司手上到底黄了多少项目,恐怕只有王氏兄弟自己知道。公司最近回复定增问询函,披露了2019年17个项目终止、计提6000多万元损失的情况,恐怕这也只是冰山一角。

如果说影视娱乐业务“大作不赚钱、小作亏不断”属于钝刀割肉,那么,公司近年寄予厚望的实景娱乐业务,则像一张血盆大口,数以亿计的资金投入都填不满。

截至目前,华谊兄弟旗下海口、长沙、苏州、郑州、济南五大实景项目,投入巨大,但投资收益兑现非常慢。

今年上半年,公司品牌授权及实景娱乐板块,营业收入增长433.11%至5295.00万元,毛利率暴降32个百分点至37.13%。

据公司介绍,武汉卓尔·华谊兄弟电影小镇项目、秦皇岛文化旅游项目正在推进中。

持续性缺钱

总结中国电影(600977,股吧)产业的发展,离不开华谊兄弟。

新中国电影从制片厂时代走过来,上世纪90年代末,华谊才作为民营电影公司开始崭露头角。随后,博纳从发行切入,逐渐布局上游投资和下游院线;光线传媒将业务重心从电视节目转向电影,万达电影以院线业务为基础进击上游,贾跃亭以生态理念推出乐视影业,那都是很久之后的事儿了。

它们共同演绎了五大民营电影公司的“黄金时代”,其中,华谊兄弟长期以核心的身份出现。

以公司曾经的市场地位,加上“京圈”领头人王中军、王中磊兄弟纵横捭阖的能力,即便这几年华谊兄弟的业绩表现跌至谷底,也仍然有大佬鼎力支持。

公司前十大股东名单中,除了王氏兄弟,便是马云阿里巴巴、腾讯、万向系接班人鲁伟鼎等。公司与腾讯系诸多业务交集,合资的港股上市公司华谊腾讯娱乐,成为这几年的业绩救命稻草。此前公司向银行借款,还找来史玉柱及其巨人投资提供连带担保。

华谊兄弟持续推进的定增计划,公司拟向多家机构发行股份,募集资金22.43亿元,主要用于影视剧项目(15.70亿元)和补充流动资金(6.73亿元)。腾讯、阿里、豫园股份(600655,股吧)均出现在此前计划的投资名单中。

但是,这份去年推出的募资计划,经历多轮监管层问询和方案修改,今年5月一度中止,直到最近才重新开始排队等待审核。

那边,等待救命钱的华谊兄弟,早已如热锅上的蚂蚁。

这几年,王氏兄弟从卖画到卖房,都是为了输血给上市公司。这还不够,公司四处借款,并不断延长与金融机构的债务期限,动用了几乎所有能拿来抵押的资产,包括股权、房产、未来的票房收益等等。

截止2021年6月底,公司资产负债率69.42%,远超影视娱乐公司的整体水平;同期,公司短期借款15.85亿元,应付账款10.35亿元,货币资金余额为9.10亿元。

欠债太多,导致公司近年的财务费用一直处于高位,去年2.51亿元,今年上半年1.19亿元,一定程度上侵蚀了公司的利润。

最近,华谊兄弟准备将旗下经营实景娱乐业务的控股子公司华谊兄弟(天津)实景娱乐有限公司部分股权对外转让。一方面,随着该公司出表,可以减少上市公司的亏损;另一方面,回收现金2.25亿元,又可以让上市公司缓一口气。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斑马消费。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董云龙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