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华谊巨亏39亿万达首亏45亿 2019不是影视巨头最苦年?

2020-02-06 20:22:21 娱乐独角兽微信号 

  “2019年会是未来十年最好的一年”?没想到这句预言在影视公司身上应验了。

  近日,影视公司们陆续发布2019年业绩预告,在2020年新型冠状肺炎肆虐、春节档“报废”,影视股跌成一片“草原”的背景下,影视公司们的2019年交出的“成绩单”显得触目惊心。

  截止2月3日,据不完全统计,一共16家影视公司发布业绩预告,其中亏损状态的公司达到9家,包括万达电影(002739,股吧)、华谊兄弟(300027,股吧)、北京文化(000802,股吧)等电影巨头,华策影视(300133,股吧)、唐德影视欢瑞世纪(000892,股吧)(维权)等电视剧公司。

  光线传媒(300251,股吧)、幸福蓝海(300528,股吧)、华录百纳(300291,股吧)、慈文传媒(002343,股吧)等公司则保持了盈利,但是即便摆脱了亏损,仍旧处在下滑状态。光线传媒2019年有票房爆款《哪吒之魔童降世》(以下简称《哪吒》)保驾护航,2019年利润同期下滑仍旧超过了16%。

  情况更严峻的是春节到现在A股影视板块的一蹶不振,今日节后开盘,影视股迅速爬满绿色,截止2月3日收盘概念板块整体下跌9.37%,北京文化、万达电影、幸福蓝海、横店影视(603103,股吧)等公司跌停。

  疫情还未完全控制,影院开业时间无法确定,2月的电影市场已经宣告停闭,横店剧组大量停工,保守估计3月份才进入拍摄时期。影视市场进入了一个内耗阶段,寒冬一年又一年,春天何时来临。

  北京文化预亏24.5亿,万达、华谊“悲壮的巨头”?

  2019年北京文化的巨亏让行业震惊。2018年北京文化上映《我不是药神》《无名之辈》《来电狂响》等八部电影,同时参与出品了2019年春节档票房冠军《流浪地球》,在2017年《战狼2》之后再次坐实了“爆款生产机”的光环。这一年北京文化股票涨幅一度超过60%,市值增加40亿。

  但是这份好运气只保证了北京文化2019年的开头,没能保证它的结局。2019年北京文化预计净利润亏损19.5亿-24.5亿。亏损的原因一方面是由于2019年电影市场的整体下行,爆款电影并不多,北京文化参与投资电影中除了《流浪地球》收获颇丰,其它《攀登者》《被光抓走的人》等电影票房不如预期。电视剧业务、艺人经纪收入也因为行业发展速度暂缓大幅下降。

  更重要的原因,是由于北京文化的商誉减值。2019年业绩报告期内,北京文化全资子公司世纪伙伴文化传媒(2015年收购价13.5亿)和浙江星河文化(2015年收购价7.5亿)经营业绩下滑,北京文化拟计提相应的商誉减值准备13亿-14.7亿。

  这是大部分影视公司都经历的“提炼”过程。影视公司为了扩大资本权益,倾向于通过对并购公司的宏观经营估计、前景盈利预算等元素提高并购价格,但在2019年行业下行、公司没能收割“粮草”的情况下,公司溢价并购升腾起的资本泡沫被一一戳破,北京文化4年前的资本腾挪2019年显示出了后遗症。

  同样的情况还有万达电影,万达电影2019年预计亏损33亿-45亿,而如果不计提商誉减值准备的45亿-55亿,万达电影2019年的净利润是盈利10亿-12亿,虽然不及去年同期,但是扭亏为盈。

  这种亏损情况一方面固然是万达电影电影业务的失利。2019年万达影视参与了《我和我的祖国》《中国机长》《烈火英雄》等爆款电影,但是主投主控的影片除了《绝杀慕尼黑》《误杀》等票房黑马作品,大部分是体量较小票房成绩较为平淡的影片。

  但亏损更多的还是由于万达电影对并购的影城(2014年-2018年约以35.9亿并购的14家影院)、时光网(并购价格约23.4亿)、慕威时尚(已更名为北京万达传媒)、Propaganda GEM Ltd的计提商誉减值。并购企业的营收能力下降,商誉减值对万达影视的盈利压力增加。

  华谊兄弟在2018年的风波后一直未找到喘息点,2019年最受瞩目电影《八佰》在几经波折之后最终还是没能在2019年露面。2019年华谊兄弟预计亏损39.62亿-39.67亿,较去年首亏金额进一步增加。

  而亏损原因也是由于公司主投主控影片缺失,以及拟对长期股权投资、商誉及其他资产计提资产减值准备。亏损是一样的亏损原因,但是放置在华谊兄弟身上总显得更为悲壮。

  2019年至今,华谊兄弟依旧面临着资金压力和高额借贷,进行了GDC公司、卖座网等资产剥离,公司内部股东体系从阿里、腾讯道复星、万向,巨头股东既是支援,也是压力。舆论中“华谊已经达到低谷”的说法已经流传多时,公众期待着它的触底反弹。

  实际上2020年华谊兄弟有相当的内容储备,包括贾樟柯导演的《一直游到海水变蓝》、管虎导演《八佰》、陆川导演的《两万里计划》、现象级手游改编的电影《侍神令》、李玉导演的《阳光不是劫匪》、周星驰导演的《美人鱼2》等,但是新冠肺炎打乱了电影市场的步伐,一切都显得更加不确定。

  光线、华录百纳、慈文等盈利选手,如何面对2020?

  传统电影巨头中,2019年摆脱亏损的目前只有光线传媒。2019年国产电影市场是属于光线传媒的,2019年暑期档主控主投动画电影《哪吒》票房超过50亿,为光线传媒一整年存够了粮草。

  2019年光线传媒上映了《疯狂的外星人》《哪吒》《四个春天》《夏目友人帐》《阳台上》《风中有朵雨做的云》《两只老虎》《误杀》等十八部影片,其中不乏爆款与黑马,影片的投资、发行或协助推广大大提升了电影业务利润。

  但即便这样,光线传媒相比去年同期盈利下降了16.26%-34.46%。这下降与2018年光线33.17亿卖出新丽传媒的生意有关。

  光线传媒面临的问题是,疫病之下,2020年春节档取消,各地院线关停,市场不知何时才能恢复正常节奏。《姜子牙》原本与《哪吒》等多方联动,意图在春节档再次打造一个票房爆款,但是变故来得猝不及防。

  实际上,实现盈利的华录百纳、慈文传媒等电视剧公司也有同样的问题,经历了2019年影视行业的理性洗牌,公司虽然实现了扭亏为盈,但是局面依旧紧张。

  2019年的剧集市场头部效应愈加明显,但是头部作品与传统电视剧公司之间的联系在减小,如2019年大火的《陈情令》背后的出品公司是企鹅影视、新湃传媒,《破冰行动》背后则是爱奇艺、吉祥印象传媒等,传统电视剧公司并未出现,同时老牌剧集公司也如电影公司一样,面临着商誉减值带来的压力。

  华录百纳2019年推出了《东宫》《读心》《不负时光》《乔安你好》等剧集,相对而言,真正引起舆论市场注意的爆款作品只有《东宫》,2019年华录百纳盈利1.1亿-1.15亿。

  华策影视推出了《亲爱的,热爱的》《宸汐缘》等剧集,公司结合市场环境和业务现状,经审慎预估个别存货成本高于可变现净值,认为部分商誉和资产存在较大的减值风险,计提商誉减值准备约8.4亿,计提长期股权投资减值准备约1.8亿,计提存货减值准备约1.3亿。2019年华策影视预计亏损12.9亿-12.95亿。

  相对于电影市场已经进入半停摆状态,电视剧市场遭遇的冲击是两面性的。一方面,横店各类影视剧组因为疫情进入停工状态,影视产业上游制作端进程放缓。但是业内人士认为这种情况将在3月左右得到缓解,横店也因疫情实行了剧组免租金等措施。

  另一方面,因为疫情,公众外出活动与娱乐消遣方式被迫改变,电影、演出、旅游等消费活动取消,线上长短视频、直播、游戏等娱乐时间大幅增加。虽然监管层下达了减少影视市场娱乐内容的指令,但是受众对剧集内容的需求无形中增加。目前华策影视2020年播出的《下一站是幸福》《爱情公寓5》等市场热度都不错。

  上游制作端口收紧,这就意味着一段时间内电视剧公司们的主战场是库存剧,谁储存了足够的优质内容,谁就能在特殊时期收割红利。

  此前慈文传媒对外透露,公司2020年预计有超过20亿元的资金投入,计划项目包括《一江水》《三叉戟》《紫川》《天涯客》等,现在这些项目进程无疑会被一定程度延后,无缘上半年的影视市场。华策影视2019年面临亏损,但是据统计华策影视目前有27部项目储备,包括11部待播剧,其中《平凡的荣耀》《完美关系》等已经进入了播出平台的待播名单。

  市场上耀客、新丽传媒等出品、肖战出演的《狼殿下》,中视精彩、捷成世纪等出品、张若昀主演的《霍去病》,天意影视等出品、张嘉译与董洁合作的《花开如梦》等库存剧都备受关注。

  2019年影视公司们境遇各有不同,2020年的意外某种程度上让所有人都回归到了同一个起跑点。今天(2月4日)影视板块虽然还处在下跌状态,但是完美世界(002624,股吧)、华策影视、慈文传媒、光线传媒等出现了上涨。2020年已经立春,庚子年真正到来,影视市场的开局之战也真正开始。

(责任编辑:唐欣欣 HN060)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