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O观察|福贝宠物排队近一年半进度落后 自有品牌业务毛利率领先而营收占比走低

2022-11-23 15:48:41 和讯股票  刘不然

  宠物行业正掀起又一波上市潮!

  2022年以来,已有路斯股份、源飞宠物、天元宠物先后上市,此外还有一批企业IPO在路上。

  稍显落寞的则是,排队一年有余,福贝宠物用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为“福贝宠物”)仍未拿到上市的“号码牌”。

  上市前景难测

  回溯福贝宠物的上市路:2021年6月28日,公司递表上交所主板,同年12月17日,公司更新了招股书。近一年半来,福贝宠物仍处于上市进程中。

  反观其他“选手”情况,与福贝宠物同样在2021年6月提交上市申请的源飞宠物已于2022年8月上市,比福贝宠物晚了半年、于同年12月递表的乖宝宠物也已获上市委会议通过,并在2022年11月提交了注册。

  不过,也有赛程更长的“选手”。曾两度筹划上市的天元宠物,2020年7月上市申请获受理后,直到2022年11月18日才顺利敲钟上市,上市历时两年多。

  福贝宠物一方面是上市迟迟未有新进展,另一方面,宠物公司密集寻求上市,资本市场却恐难予以理想回报。2022年至今,共有3家宠物用品企业上市,但它们在资本市场并不受追捧:3月,路斯股份上市次日即破发,至今仍处于破发状况;时隔两年“上岸”的天元宠物遭遇“开门黑”,首日便破发,跌10.2%;源飞宠物情况稍好,上市后股价一度暴涨至46.55元,随后一路走低,最新市价较发行价仍有超100%涨幅。

  对此,有市场人士指出,宠物行业上市破发一方面是市场大环境不佳,另一方面是概念已经被透支。这无意也令使福贝宠物的上市进度与前景蒙上了一层阴影。

  自主品牌竞争力待提升

  福贝宠物主营宠物食品的研发、生产与销售,现阶段主营产品主要包括犬粮、猫粮等宠物干粮类主粮。2018年至2021年上半年(以下简称为“报告期内”),公司分别实现营业收入3.07亿元、4.05亿元、6.64亿元、4.34亿元,分别实现净利润4672.95万元、8372.89万元、1.65亿元、1.03亿元。

图源:招股书
图源:招股书

  按地域划分,非网络渠道销售方面,福贝宠物每年约85%左右主营收入来自华东。众所周知,2022年上半年上海疫情严重,这势必将对公司经营造成不小冲击,但由于公司未披露更新版本的招股书,具体情况也便不得而知。

图源:招股书
图源:招股书

  按销售模式划分,福贝宠物产品主要通过ODM/OEM业务模式以及自主品牌业务模式销售。ODM/OEM业务模式下,公司为网易严选、豆柴、卫仕等品牌代工;自主品牌业务模式下,公司也陆续搭建了比乐、爱倍和品卓等品牌矩阵。二者最新收入占比接近六四开。

图源:招股书
图源:招股书

  报告期内,福贝宠物公司自主品牌业务毛利率(剔除运费)均在50%以上,比ODM/OEM业务的毛利率高出约20个百分点(剔除运费)。但在毛利率(剔除运费)明显占优下,公司自主品牌业务收入占比却由2019年的44.15%下滑至2021年上半年的41.42%。对比同样主营宠物主粮业务的乖宝宠物发现,2019年至2021年乖宝宠物自有品牌业务收入分别占主营收入50.40%、49.55%、51.95%,呈上升趋势。这或反映了,福贝宠物自主品牌的竞争力或并不突出。

图源:招股书
图源:招股书

  另一个可供佐证的数据是,今年“双11”天猫宠物品牌累计GMV排名显示,前TOP10的品牌分别为麦富迪(即乖宝宠物自主品牌)、皇家、原始猎食渴望、网易严选、卫仕、爱肯拿、pidan、生鲜本能、ZIWI巅峰以及阿飞和巴弟。尽管其代工的网易严选、卫仕等品牌均入榜,但福贝宠物旗下自主品牌仅有比乐登上细分榜单,为狗主粮TOP4。

  供应商与大客户疑点难消

  客户与供应商方面,福贝宠物存在诸多令人不解之处。

  报告期内,如皋市裕旺旺饲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为“裕旺旺饲料”)是福贝宠物极其重要的鸡油供应商,每年也都是前两大供应商之一,采购金额分别为1779.78万元、1901.50万元、2500.17万元、1293.57万元,分别占比9.75%、8.34%、6.75%、5.46%。而裕旺旺饲料2020年营业收入2500.23万元,与福贝宠物该年采购金额2500.17万元不相上下,基本可以推测,裕旺旺饲料营收很大程度依仗的是福贝宠物。

  天眼查显示,裕旺旺饲料成立于2014年7月,2014年便与福贝宠物合作。然而,从成立到2021年7年间,该公司社保缴纳人数一直为零,直到2021年才有4人的社保记录。福贝宠物为什么当初会选中这家新成立、且此后社保人数多年为零的供应商合作,该供应商裕是否又存在只为福贝宠物一家服务的情况,都需进一步解释。

  此外,华宠(上海)企业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为“华宠股份”)是2019年第5大ODM/OEM客户,2016年12月成立,2017年便与福贝宠物合作。天眼查显示,陈勇军持有华宠股份13.57%股份,此外他还通过持有员工持股平台宣城福毅志3.35%的股份,进而间接持有福贝宠物0.12%的股份。招股书显示,陈勇军为福贝宠物总经办人员。公司员工或为大客户重要股东,各中关系同样浮想联翩。

  手握大量资金仍要募资

  此次IPO,福贝宠物拟募资资金2.43亿元用于“宣城福贝宠物食品扩建项目”,5441万元用于“营销及管理信息化建设项目”,5065万元用于“研发中心建设项目”。近7成募资均用于扩充产能。

图源:招股书
图源:招股书

  福贝宠物对扩充产能的需求较为迫切。报告期内,公司年产能分别为2.52万吨、2.52万吨、2.94万吨、4.2万吨,自有产量分别约为2.4万吨、2.25万吨、3.3万吨、2.03万吨,产能利用率分别为95.43%、89.41%、112.34%、96.58%。公司生产线2018年起就已经接近满负荷运转,但3年时间仅增加了1.7万吨产能。

图源:招股书
图源:招股书

  然而,福贝宠物并不缺钱。报告期内,公司货币资金分别为3913万元、1.07亿元、5.17亿元、4.79亿元,分别占当期流动资产的19.32%、22.67%、88.31%、88.32%;2018年、2019年、2020年,公司通过理财产品获得的投资收益分别为682.08万、852.36万、1331.15万。在账上资金充沛的情况下,公司为何不优先将资金用于扩充产能、而是去购买了理财?这无疑使公司此次拟借助IPO募资的行为难以自圆其说。

  对于以上疑问,和讯财经曾联系福贝宠物方面,公司给出的回复为:“由于目前公司处于IPO静默期,相关问题请参阅我们对外披露的审核文件。”

  最后,值得一提的是,宠物食品多样化程度高导致了品牌集中度先天性趋向分散的特点,一个品牌难以行走天下,玛氏、雀巢等外资大牌普遍采用的是多品牌策略。比如日前,宠物界大新闻莫过于原始猎食渴望&爱肯拿母公司被玛氏收购。

  多元化也将是本土品牌必经之路。目前来看,中宠股份(002891)和乖宝宠物已有实践,除了自身分别培育的顽皮与麦富迪品牌外,还通过横向并购扩充品牌矩阵,中宠股份收购了与新西兰品牌ZIWI巅峰同厂的ZEAL,乖宝宠物则借助大股东KKR的力量代理新西兰品牌K9Natural和Feline Natural, 持续布局高端宠物食品市场。

  这考验的既是本土宠物公司品牌运营能力,也包括了资金等方面实力。因而,上市对于福贝宠物只是起点,而目前公司仍处于“水下”。未来,和讯财经将持续关注。

(责任编辑:张星钰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阅读

    和讯特稿

      推荐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