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TURE一边大幅裁员一边大举拓店,何意?智能健身镜能走多远有待长期检验

2022-08-19 19:41:56 和讯股票  张星钰

  文|和讯财经 张星钰

  居家健身成为疫情下应运而生的一种特殊场景。刘畊宏以一曲《本草纲目》打造了“世界上最大的健身房”,相关软硬件也随之走俏:以FITURE为首、此类主打在家健身就能得到专业教练指导的智能健身镜,俨然迎来风口。

  随着疫情防控形势向好,生活逐渐回归正轨,居家健身市场亦初现潮退——刘畊宏抖音直播间热度“降温”,同时,FITURE被曝大规模裁员,尽管公司回应为“根据战略灵活调整组织架构”,但智能健身镜的未来已被诸多不确定性裹挟。

  一边是大规模裁员

  另一边则要大举拓店

  当下,有了科技加持后,一面看上去再普通不过的镜子可以为化身“私人AI教练”,自由选择课程、纠正健身动作等,在家统统能实现。智能健身镜的开创者是美国品牌Mirror,此后TEMPO、Tonal等品牌相继萌发。在国内,FITURE则成为第一个踏进浪潮的公司。随后,小米、百度等互联网科技公司,咕咚、亿健、乐刻等健身平台也陆续跟进。

  一路疾驰之际,有关FITURE的一则裁员传闻引发讨论。根据界面新闻报道,FITURE在7月13日这一周集中进行了大规模裁员,涉及人数超过500人,裁员范围集中在国内一线的业务员工,此外还有4位VP级别的高管离职。

  而FITURE就此则裁员传闻的回应为,“作为一家处于成长期的创业公司,为了更长远地发展,需要根据战略灵活调整组织架构”,同时纠正称,不存在网传的大批员工离职的说法。

  在裁员被证实的前提下,FITURE则欲加快扩张的步伐。近日,FITURE宣布将加速扩张线下店,预计10月在深圳开出当地首家直营店,11月开出第二家门店,此外年内还将在广州、杭州、南京、天津、成都、重庆等9个城市,陆续开设约20家直营门店,并与山姆会员店、盒马X会员店、迪卡侬等大型商超开设合作店铺。海外市场方面,其同样计划于年底于纽约开设第一家线下店。

  一收一扩之间,员工的流失是否会对FITURE未来扩张计划构成不利影响?官网显示,FITURE在北京、上海、贵阳、昆明已开设5家品牌店或体验店。换言之,其未来计划开店数量将是现有门店数量的4倍,也意味着需要更多人力、资金等资源投入。

  就以上,和讯财经曾尝试拨打FITURE所属公司公开联系方式,但并未取得回复。

  七弦琴(上海)医学工程有限公司董事长周树然告诉和讯财经,“大规模开店与大规模裁员不矛盾。开店是为了丰富使用场景,尽可能增加使用者,甚至想象与传统健身房抢客及借鉴其加盟等成功之处;裁员则既是优化人力资源配置,提高组织效能,更是降低成本费用,减少资金支出,确保现金流。”

  “核心问题在于,其最开始设想的商业模式没有走通或没有验证成功”,周树然表示。

  界面新闻同样报道,裁员之后,FITURE CEO唐天广发送的全员内部信如此写道,“每家快速成长的企业,在发展中都会面临各式各样的内外部挑战,为了让我们更好地应对不断变化的市场与环境,适时灵活地调整阶段性目标与组织架构,是团队走向光明未来的必经之路。”内部信还显示,公司将在8月初召开全员大会,公布新的战略、组织架构与岗位激励方案。

  “智商税”还是风口?

  智能健身镜面临这两大痛难点

  内部之外,FITURE面临的挑战或许更多来源于外部。可以说,自兴起至今,关于智能健身镜这一新兴健身硬件是不是刚需、是不是“智商税”的争议从未停歇,集中体现为质低、价高这两大痛难点:

  一是产品功能单一、容易被替代。

  在数字经济专家、《区块链思维》《元宇宙2086》作者高泽龙看来,FITURE等品牌存在的问题包括“价格昂贵、产品单一、形式固化,可能并不是很方便,也并不够亲民”。多名网友在使用智能健身镜后指出,尽管产品主打多种功能,但实用性仍不够。AI算法远不如真实私人教练人性化,在精准度上也有待提高。

  另一方面,来自抖音等直播平台同样在抢夺用户。一个刘畊宏走红后,越来越多的在线教练出现了。《抖音运动健身报告》显示,2022年1月至4月,抖音平台运动健身视频创作者数同比增长78%,运动健身视频累计条数同比增长159%;健身类主播人数同比增长38%,健身类直播观看人数同比增长80%。

  也有用户就此表示,此类健身博主已经能满足绝大多数人的跟练需求,可以说几乎不用花钱,就能享受到健身房私教的效果。

  二是定价高昂,线上健身消费习惯仍未形成。

  小小一面镜子,价格却不菲。尽管部分智能健身镜品牌已经自降身价,将价格打到2000多元出头,但多数产品单价仍集中在3000元至8000元不等。

  以FITURE为例,其淘宝旗舰店在售旗舰版、mini版、魔镜3、魔镜3 Plus不同版本产品,对应到手价分别为3899元起、2699元起、5999元起、6999元起。且这只是硬件,用户还需开通付费会员才能享受更多课程。

  《2021年大众健身行为和消费研究报告》显示,2021年大众健身年平均总消费为5670元,仅有近25%的用户体育健身消费超过8000元。而精练GymSquare《2022中国健身行业报告》指出,尽管消费者对于线上健身的消费金额有所增长,但不愿意花钱的线上健身用户比例更大了,进一步增至22.1%。

  不管哪种声音,都传递了同一个问题,即智能健身镜尚未发展到不可替代的程度。当人们不再因为疫情受制于家,他们极大可能会选择更普及、更多样、更低成本的运动健身形式。最终,多数智能健身镜也逃不过或被在二手平台上架、或“吃灰”的命运。

  存在即合理

  专家称智能健身镜是商业的长赛道

  “智能健身镜短期是风口,具有一点儿新鲜猎奇的‘智商税’特征。长期看,具有改变健身行业的潜在可能,甚至有进入大健康行业与时尚产业的想象空间”,周树然对于智能健身镜的未来仍较为乐观。

  高泽龙同样指出,智能健身镜产品本身没有问题,“这是一种满足新型娱乐和互动需求的软硬件一体机,而且也取得了不凡的成绩,这些都说明市场是客观存在的、产品是有价值的。”

  经历短期沉浮后,接下来,智能健身镜的竞争将有所倚重。周树然告诉和讯财经,“智能健身镜是一个商业的长赛道,竞争的致胜核心是从心灵深处真正解决消费者的健身健康需求,并配置持续的科研迭代与商业创新的能力和资源。”

  周树然进一步解释道,这要求企业既要“特别重视端口的互动体验感,可考虑便捷化、在线化、居家化、社交化、个性化等解决方案”,也要“重视后台的数据处理能力,设计明确及潜在商业需求的解决方案,并考虑整合相关的服务链、价值链、供应链”。

  高泽龙给出的解决方案则是,未来相关企业可以“放宽思路、更加灵活”,“比如说将设备做的更小,设备除了是镜子还可以是摄像头、音箱、壁画等,甚至可以没有设备,将核心算法做成手机/电视的APP。”在他看来,这样“集团作战”形式可能会比现在“单兵作战”更有成效。

  此外,智能健身镜亦有望搭上“元宇宙”快车。高泽龙称,“智能健身镜其实具备元宇宙的属性和特点,可以作为虚拟和现实的连接设备。如果品牌对于元宇宙有很好的理解,能够践行一些未来沉浸式的新型互动,用前沿的思维和模式重新思考或构建体系,是很有想象空间的。”

(责任编辑:张星钰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阅读

    和讯特稿

      推荐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